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三十七. 总督之城(上)

(2018-05-17 13:22:32) 下一个

我们目前处于整个行程里最重要的一个阶段的终点,利马!
我们仍然身无分文也无意去挣钱,穷困但不潦倒,我们非常快乐!

利马是一个不错的城市,这里已经看不到任何殖民城市的痕迹了(尤其是经历了库斯科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一切都已经被压在了崭新的建筑下面了。如果说利马是现代城市的典范,也许有些过火或是无厘头。不过城市的规划确实很有条理,几条宽阔的大路为住在郊外人们提供了非常便捷的交通,可以让人们方便的到达海边的度假村。住在利马市区的居民通过宽阔的主干道只用几分钟就能到达卡亚俄(port
of Callao)港口。当然这个港口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现代港口的建设几乎都是标准化的),不过附近的城堡却是很多著名战役的古战场。站在城堡的城墙上面我们感叹着科克伦王(Lord
of Cochran)的辉煌战绩!当时科王率领着他的拉丁美洲的战将攻破这座城堡,而那场战役作为最壮美的诗篇被列入到了拉美自由独立历史。

利马另一处值得称颂的是矗立在城市中心的壮美的天主教大教堂,这座教堂与我们之前在库斯科见到的那座巨型怪兽般的建筑有很大的不同,库斯科的那座教堂只是在张现征服者的荣耀。艺术在利马得以典范化,甚至带有一些女性化的气质。例如这座教堂的塔楼,耸高而华丽,也许是所有西班牙殖民地的教堂里最纤立的一座了。库斯科城里建筑奢华的木质饰物在这里已经过时了,取而代之的金饰品。教堂的前庭采光很好而且通风也不错,比较之前其他印加城市的那些阴暗,恐怖的洞穴式的建筑,简直是天壤之别。壁画的色彩也很是亮丽,甚至带着喜乐,更接近于当前的流派。而密兹人(Mestizo南美土著人与欧洲殖民者混血的后裔)的画作就相对保守,他们喜欢用暗色调来展现一种压抑的愤怒。所有的教堂都采用西班牙巴洛克式的镶金饰品来装点它的正面和圣餐台。而正是这些财富使西班牙贵族可以持续抵抗南美解放军的冲击并坚持到最后一刻。利马同时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它的存在证明了秘鲁这个国家并没有完全摆脱殖民统治的封建状况,它在等待一场真正的民族解放革命的洗礼。

在这座王的城市的一个角落有着我俩的最爱。我们长久的频繁的逗留在那里,并以此来缅怀我们在马丘匹楚的经历。那是一座考古学和人类学的博物馆。它的创始人是唐.胡里奥.特洛(Dan
Julio Tello),一位纯粹的印第安学者。博物馆里收藏了很多非常珍贵的展品,通过这些展品可以豹窥整个印第安文化。

利马与科尔多瓦(Cordoba)非常不同,但它还是保留了一种殖民地城市的样子,并不像秘鲁其他的省会城市。我们去了趟领事馆(应该是阿根廷领事馆),因为有封信需要我们去取。打开看了一下,原来是一封介绍信要我们拿着它去见一位领事馆的官员。等我们去了之后才发现,那位领事馆官员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们。接下来我们埃家儿的去“拜访”派出所,直到有一家派出所给了我们一盘米饭吃。吃完之后我们去见了雨果.派斯(Hugo
Pesce)医生。派斯医生是麻风病学的专家。对于我们的到来,派医生给与了热情的欢迎,亲自带领这家闻名于世的医院的院长一起来接待我们。他安排我们在麻风病院住了下来,当天晚上还邀请我们去他家吃晚饭。这时候我才发现派医生是一位非常健谈的人物,那天我们聊到很晚才回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们起来的很晚,吃了早饭。当天并没有安排什么活动,于是我俩去了卡亚俄海港。那一天是五月一日公共假期,没有公共汽车可坐,我们只好步行14公里。到了之后感觉点点失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值得欣赏。也没有几条来自阿根廷的船。饿劲儿又上来了,现在的我俩更没啥不好意思的了,直接奔警察局要饭吃,然后迅速的返回了利马。晚饭还是到派医生家里吃,一边吃饭一边听医生给我们讲他在麻风病学领域的经验。

早上起来我们又去了考古学和人类学博物馆,确实非常的可观,可惜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参观。下午的时候,我们去了麻风病医院。莫利纳医生带我们转了转。他既是一位麻风病医生,也是一位出色的胸外科医生。晚饭按照惯例,还是去派医生家吃。

星期六一上午都耗在了市中心了,我们打算换50瑞典克朗,最后终于如愿了,当然我们也还是耍了一点小聪明。 下午的时候我们去参观了医院的实验室,说实在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反而我们还给实验室的改进提供了一些意见。例如实验数据记录就做的一团糟,毫无组织可言,找起东西来非常费劲。晚上我们又去了派医生家吃饭,当然仍然要领教他的长篇大论。

星期天是我俩的重要日子。我们生平第一次观看了斗牛表演,或者说是“实习斗牛表演”,因为牛的体形稍微小些,斗牛士也很年轻。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很兴奋很期待的,以至于上午在图书馆捧着塔洛的书却怎么也读不进去。我们到了斗牛场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见习斗牛士在刺杀牛。不过他没有用剑,而是用的匕首去刺断牛的神经丛。牛倒在地上非常的痛苦,见习斗牛士上前一步准备结束它的生命,场内的观众开始大声鼓噪。第三头牛给大家带来了刺激,因为它一度把斗牛士抛在了空中。等到第六头牛被放翻在地之后,今天的狂欢节就到此结束了。这是艺术吗?我没看出来。是勇气?也许吧。技巧?也没什么技巧可言。刺激?有那么一点点。总而言之,就看你想怎么在周日开心了。

又是一个星期一的早上,我们去了博物馆。傍晚的时候我们到派医生家报到,在那里遇到了另一位神经病学教授,瓦伦佐医生。瓦医生也是一位健谈的人,他给我们讲了许多打仗期间的奇闻轶事,还有一些他身边的日常牢骚,现摘录一段:“有一天我去电影院看坎汀弗洛斯(Cantinflas, 著名的墨西哥喜剧演员,号称墨西哥的卓别林)的电影。每个人都在笑,我就莫名其妙他们在笑什么?这并没什么特别搞笑的东西啊,我想别人也没看明白多少。不过就是一直在跟着笑。他们为什么要笑呢?实际上我认为他们在笑自己,每个人都在嘲笑自己。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并没有什么文化与传统,就好像是刚刚被发现的一处原始地一样。他们是在笑话我们被毁掉的正处于婴儿时期的文明。但是北美的文明就真的成熟了吗?因为他们有摩天大厦,有汽车,有大量的财富?他们已经度过青春期了吗?没有!北美与我们的差异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上的差异,根本上并没有不同!所有的美洲国家都是兄妹。因此我在看坎汀弗洛斯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种泛美的文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也是有同样的困惑。
书里原文是这样的:We lost the whole of Saturday morning in the city center trying to change 50 Swedish crowns; we succeeded finally after a bit of hustling.
我也没有搞清楚他们拿了来的钱去换克朗。也许切在这里用了曲笔,他们是在周六上午找了临时工,挣了50克朗。也许我还要在查一查其他的资料来源。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星期六一上午都耗在了市中心了,我们打算换50瑞典克朗,最后终于如愿了
=================================================================
没看懂,他们哪来的钱,莫非我漏了什么细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