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三十一.强者的国度

(2018-02-15 08:56:27) 下一个



作为曾经无比奢华的印加帝国的国都,库斯科在简单平淡的外表之下掩藏着炫目的光华。过去有过一些人来到这里去窥探她丰富的资源,那些自古就有的矿藏。也有过那么一段时间,人们汇集在这里过度的开采金矿和银矿。那个时候的库斯科不再是过去人们眼中的
世界的中心,而只是一个让人眼热的淘金之地。她的宝藏被源源不断的运到国外,跨过大洋,变成了其他皇宫贵族的装饰品。从此印第安人不再只是在贫瘠的土地上辛苦的劳作,外来的西班牙殖民也不再需要为了维持生计而每天打仗,他们开始怀着单纯的贪婪来掠夺这里的资源。慢慢的,库斯科失去了以往的活力,逐渐被推向了世界的边缘,消失在群山之中。与此同时,在太平洋海岸的另外一个竞争对手却在逐渐壮大。它就是现在秘鲁首都,利马。它以中间人的身份向流往海外的资产课以重税,通过这种方式,利马得以快速发展。尽管两者之间的地位转化并未引发任何灾难性的后果,不过从此库斯科不再是繁华之都,并逐渐沦落到现在的这种境况,时过境迁。直到最近才有那么一两栋现代化的高楼出现在库斯科的城里,其他的仍然是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痕迹。

大教堂就矗立在城市的中央,它有着那个时代建筑物特有的坚固性,这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城堡而不是教堂。它内部华丽的装饰体现着它辉煌的过去。悬挂在侧墙上的巨幅油画与散落在教堂四处的装饰物并不完全搭配,但是也没有显示出格格不入的样子。 至少对于我来说,那副圣·克里斯朵夫出水的油画就绝对是一副珍品。地震也给这里造成了严重的损害,油画的画框被折断了,油画本身也出现了划痕和褶皱。装饰圣餐台的黄金边框和门也都与绞索脱离了,这样的景象好像在给人一种感觉,这一切都是无情的岁月带来的损伤。黄金并不是像白银那样随着年代的久远而罩上一层沉淀的光彩,因此这个大教堂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画上浓妆的老妇人一般。在唱诗台那里有一个真正的艺术品,是一个印第安人或是弥迪人(Mestizo西班牙人与美洲印第安人的混血)的木制工艺品。这是一副木雕画,描述着圣人们的生活。在这幅画中同时注入了天主教的精神与真正的安第斯人的神秘灵魂。

库斯科的另一个珍宝,值得每一个到访这里的人去看的,就是圣布拉斯基督堂的布道坛。这个布道坛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上面的精美雕刻。你站在它面前就会立刻被它吸引,就和大教堂的唱诗台一样,这个布道坛的雕刻也融合两种不同的甚至可以说相敌对文化。可以说整个库斯科城就是一个巨大的艺术馆:这里的教堂,每一所房子,每一个探出街道的阳台都在唤醒人们对其往昔的回忆。而且每一个建筑都有各自的特点。当我现在写着日记的时候,已经远离了那座城市。笔下记载的东西开始逐渐褪色模糊,我已经无法挑选出哪一个建筑给我的印象最深了。在所有参观过的教堂里,倍楞教堂(church of Belen)的钟楼给我留有印象。钟楼在地震中倒塌了,孤零零的栽倒在山坡上就像是失群的动物一样。

如果真的是用心去欣赏,你会觉得库斯科并没有什么真正值得称道的艺术品。相反的,整个城市会留给人一种偶尔不安,但多数情况下会更平和的印象,同时也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是一段文明的中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老大建议的对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面目一新,这样读起来更加的形象直观。好!

祝兄弟全家在新的一年里天天向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