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三十. 我们的“地震之主”

(2018-02-08 10:59:00) 下一个

库斯科大教堂的玛丽亚·安哥拉大钟在大地震之后发出了第一次的洪响。传说中这口钟是世界上所有的大钟里面最著名的一个,装饰这口大钟共用了27公斤的黄金。据说这口钟是一位叫做玛丽亚·安哥鲁的女士捐赠的。但是最后大钟的名字稍微做了一点改变,因为这位女士的姓氏的最后一个音节发音于一个不太上得了台面的西班牙俚语过于相似。

大教堂的钟楼曾在1950年的那场大地震中被毁坏。后来西班牙弗朗哥政府出钱重新修复了,为的是当时有个乐队在这里演唱西班牙国歌。当那个乐队刚刚唱出第一个和声,主教大人就像个木偶一般的挥动手臂叫停。他大声嘟囔着:“停下来,停下来,搞错了!修了两年的功夫才完成,就让他们在这儿唱这歌?”他的声音足够大,那些西班牙人都会听到。说实在的,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会让乐队在这里唱西班牙国歌?

在下午的时候,地震之主*离开他那庄严壮丽的大教堂,开始巡街游行。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染成深褐色的基督的样子。当他穿行于库斯科城的时候,他的朝拜者都肃穆的站立在各个大教堂的门前。当他经过时,人们开始争先恐后的向他抛撒手里的小花,就是那些盛开在山坡上的“努楚花”(nucchu)。鲜红色得花朵,古铜色的地震之主,以及托载着他的银色祭坛,这些斑斓的色彩把游行变成了一个异教徒的节日。特别是那些身着民族传统服装的印第安人,那些五颜六色的衣服是对自己文化的一种传承,同时也加深了游戏队伍的节日气氛。相对应的是另外一些印第安人,他们穿着欧洲人的服饰走在了游行队伍的前面。他们疲惫又做作的脸孔放佛在故意丑化那些不愿听从曼科二世的召唤,甘愿臣服于皮萨罗统治的克丘亚人。同时也传递一种信息,就是曾经独立的民族所拥有的自豪感在逐渐消失。

我发现在一小撮儿聚集在一起观看游行的印第安人中间有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北美人偶尔闪过。他拿着照相机,穿着运动衫,看起来好像是来自一个与印加帝国相隔绝的世界。

*地震之主是库斯科大教堂里的一个深棕色的基督十字架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这也是我想了解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