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挑战孤星(4.第二日)

(2018-10-15 18:47:44) 下一个

挑战孤星(1. 小试牛刀)

挑战孤星(2. 行前准备)

挑战孤星(3.第一日)

 

第一天晚上没睡好,后半夜半醒半睡间一直在担心第二天体力不能恢复。早上6点刚过,就听老二在营地四处溜达了。过了一会儿我也起来了,老三过不久也钻出了帐篷。虽然感觉晚上没睡好觉,但是躺着不负重徒步,就是最好的休息。早上起来后,觉得体力基本恢复了。脚底的泡也因为血水挤出去而感觉不那么钻心地痛了。因为第一天最后4英里走得感觉脚底摩擦小一点,我决定还是穿五指鞋。我也注意观察了一下,发现老二老三也都比昨天傍晚显得更情绪高昂了。我心中的担心缓减了许多。

早上大家又生火做了一顿方便面。收好帐篷,装好背包,又准备出发了。看了一下徒步指南,下一个确保有水的地方是Camelia Lake,就是我们春假走过的那个居民区边上的漂亮小湖。在32英里处,离我们出发的营地大约12英里。这个距离因该是可以不加水就走到的。但是指南上说,那个湖里常喷农药,作为饮用水不是很安全。保险起见,临走以前我喝了两大罐水,然后把所有的空瓶子全都装满。感觉这些水应该可以坚持很久。

本来我们计划第二天早点出发,因为第一天我们要从家里开到终点,再开到起点,花了不少时间,而第二天我们起来后吃完东西就可以走,所以我们以为7点就可以出发了。这样我们可以比第一天多走一个半小时,也就是大约三英里多的距离。但是结果我们磨磨蹭蹭吃完饭,收拾完东西,上个厕所,装完包也是8点多了,跟第一天差不多时间从营地出发。今天是准备走20英里。

走到营地门口,发现有个交钱的地方。没有工作人员,交钱全凭自觉。三个基督徒,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不交钱。我把身上带的现金放在信封里,投到了收费箱里。

出了营地,过了一座桥,我们很快就在右手边找到了徒步道入口,走进了树林里。 因为昨天看到老三的步伐比较慢一些,所以我建议让老三在前面领走,并且嘱咐他不要走得太快。

那一段路正好树林很密,蜘蛛网很多,所以一路上要防止树枝挂脸,打蜘蛛网,还要注意脚下不要踩到蛇。大概是休息了一个晚上体力基本恢复,大家刚开始走的时候都感觉良好,特别是老三,在前面带路,情绪高昂,走得很快。老二和我在后面紧紧跟随。

我边走边照植物。下面这个植物在孤星徒步道上到处都是。用“形色”一认,是紫珠。

走了大约20多分钟,来到一个岔路口,没有看到树上的路牌标记。拿出地图来看,也没找到有这样的三岔路口,徒步指南也没提到。回想起来,刚才我们走得又快,又忙着打蜘蛛网,怕踩蛇,怕树枝挂脸,有一段时间没注意看树上的标记了,也不记得多长时间没看到标记了。我们已经犯了明显的错误: 3-5分钟没看到标记,应该马上后退找标记。我们意识到可能走错路了。但也可能前面不远处标记又会出来。我们决定三个人分三路去找路标:我往左路,老三往右路,老二原路倒退回去。               

我走了大约15分钟,没有看到牌子,这路肯定不对,于是往回走。这次我们出来说好了要一起走,所以没有带无线对讲机。后来每次走散时,通讯基本靠吼。回到岔路口,我扯着嗓子吼了几声,老三答应了,说他那边也没看到路标。於是我们一起后退去找老二。过了一会儿,老二的声音也出来了,他说看到路标了。

往后退了半英里以后,终于看到一个岔路口,我们走的时候居然没有看到,走了一个错误的岔口。这么来回一折腾我们浪费了半个多小时,大概白走了一英里多。这实在有点太令人失望了。对本来已经在第一天走得很累的三个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当头一棒啊!我心里很自责:为什么没有注意看路标!春假来探路时我还责怪我女儿不看路标而迷路,结果现在自己也犯了同样的低级错误。

走回正路以后我们继续往前走,我感觉老三自从那以后情绪就有点低落,走的步伐也慢了。走了一会儿,老三落到后面了。老二在前面大踏步前进。我放慢脚步,想等老三。过了一会儿还没看到他。我就放开嗓子喊了一声,没用回应。我心里一紧,干脆往回走,边走边喊。走了一阵,终於听到老三的回音了。他还真迷路了,在一片树林里找不到路。顺着我的喊声,终於回到正道。

又像头一天一样,走到中午11点左右的时候天气很热,太阳在头顶上,有不少地方树都挡不住阳光,在阳光下这样走很热,出汗很多,喝的水也很多。

吸取第一天的教训,今天我更加注意用水量,每走几英里我就会问大家:喝了多少水了? 然后不断在估计我们用水量会不会不够。在大约28英里处,我们看到一个小池塘,水看上去有点脏。我看了一下我还剩的水,估计坚持十几英里没问题,我就决定不从这个池塘里灌水。老二也决定不灌水。老三水消耗比较多,水都快喝完了,所以他决定不管怎么样先灌上两瓶再说。到时候如果实在不行的时候过滤了再喝,如果后面有比较好的水,这两瓶脏水就不要了。当然他付出的代价就是需要背着这两瓶水。第二天的时候他可能体力还没有下降太多,所以背两瓶水还没有觉得是个大问题。第三天他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希望他能坚持到32英里处的Camelia Lake。根据徒步指南上的说法,那个湖里农药浓度过高。所以我想如果能够不从那里打水是最好的,但是实在没办法的话,喝点带农药的水总比渴死好。

水的问题一直让我焦虑。更糟糕的是,老二老三的脚底都打泡了。我换了五指鞋后感觉比第一天好些,但还是每走一步都有痛感。脚底打泡、换穿五指鞋后,最痛苦的事是在碎石子路上走。因为五指鞋相当于光脚走,在松软的徒步道上没有问题,但是孤星徒步道上有好多段路是要走马路或者机耕路的,最长的有几英里。机耕路基本上就是碎石子路,马路上如果没有路肩,边上也是碎石子路。每次踩到碎石子上,脚底的泡都立刻直接向大脑汇报,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看了下地图,离那个湖不远处就是一个公园(Huntsville Park) 。公园里有露营地,那里可以打水。但是我们要离开徒步道,走一英里多才能走到露营地,来回要多走两英里多路。在休息的时候我们商量这事。 我说如果我们不喝那有农药的湖水的话,没必要三个人都多走两英里多路,我可以把背包卸下来,带上所有的水瓶去打水。你们可以找个阴凉地方坐下等我。因为我感觉这两天走了这么多,我已经看出来,三个人中间大概我的体力还是最好的,我应该还可以多走两英里没有问题。我看到老三已经是很吃力了,他绝对不应该再去多走两英里多。老三不去老二也没有必要去。有点令我意外,我的提议并没有得到队友们的支持。老二甚至说多走两英里还不如喝有农药的湖水。我说那行,我们到了那个湖再说。不行我们把水烧开后再喝。

然后我又想到,我们上次走过那个湖的时候,是走出了小树林要经过一小片居民区。我们可以去居民区里的住户敲门,跟他们要点自来水应该没有问题吧。老二还有点担心,说我们这样骚扰人家不好吧?老三同意我的看法: 当我们水不够,人都不行了的时候,就不能太客气了。大不了就是拒绝我们吗。

老二在徒步道的一个入口留影,看上去还很轻松。

又到了一片路都不明显的地方。经过早上的教训,我们现在一直一边走一边注意找路标。

走过两根倒在地上的枯树,我看着象春假来时停下来吃午饭的地方。不过边上的树多了很多绿叶,和那时看着很不一样。后来在这一段再也没用见到这样两根树干在一起的。所以这肯定就是我们上次坐着吃午饭的地方了。

我们在炎热的天气下又走了一阵,终于走到了Camelia Lake。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走了12英里,加上走错路走了一英里多,我们已经走了13英里多了。

在那个湖附近的居民区里,老三见到一个居民,居民告诉他, 湖旁边有一个过滤水的地方,房子边上有一个自来水龙头, 徒步的人可以在那里免费打水。我们一听喜出望外,赶紧去找那个小房子。 就在水坝边上有一个房子, 在墙角下有一个水龙头。我们在那里停下来,把所有的空瓶子都拿出来。这次不用过滤,直接就能喝,好痛快!我先喝了两杯水,怕水喝太多了缺盐,所以又拿出牛肉干、花生豆等有咸味的东西吃了。然后再把所有的瓶子又全都灌满。这下今天肯定不会再缺水了。老二老三也基本上做了同样的事情。吃完喝完,休息了一阵,体力恢复了不少,我们又可以雄赳赳气昂昂地上路了。走前先在湖边照了几张相。

水坝看上去和春假时照的基本一样。

刚休息完,又吃喝饱了,三个人看上去都不显得很疲劳。

不过我们马上发现一个问题: 装满了水以后背包重了好多。 但是也没办法,想到没水的时候的情形,宁可累一点也是要背水,毕竟人不太可能累死,但是很可能会渴死。

走到上次我女儿迷路的岔道口,我和老二等了一下老三,怕他迷路。过了岔道口,老二又加快了步伐。我想这段路春假老三走过,下面也没什么岔口,老三应该不会迷路,於是跟老二先走了。老三落在后面。很快我们到了春假时走过的独木桥。桥上多了很多新长的小树枝,容易挂背包。再看河水,已经成了涓涓细流。所以我们果断地选择了直接跨过小河。

春假走过的另一座木桥

终於我们走到了上次春假徒步的起点,我和老二在那里休息了很久,等老三。我在那里照相、喝水、吃东西。这一段不到3英里,老三居然落后了半个多小时。我暗暗开始担心。

终於老三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步履已经有点蹒跚了。他抱怨脚底的泡很疼,但是这时候我们也没什么办法。老三看到这个起点,情绪又高昂起来了,大概是因为勾起了春假在此徒步的美好回忆吧。我在那里给他照了一张相。

这是35英里处,所以我们今天走了大约16英里了。休息了一会以后,我们又上路了。下面一段要在高速公路边上走。还好那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太阳已经照不到了,不然的话公路边上一点阴凉都没有,会很热。我们三个人同时出发,但是很快就拉开了距离,走了大概1英里的时候,我大概领先了老二400多米,老二领先了老三更多,我都看不到老三了。 我停下来照了几张相,也是等他们一下。老二在相片里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影子,不仔细看照片里都很难找到。他是马路和天际线交接处,路肩上的那个小点。

正走之间,突然一辆车从我身边开过时发出一声巨响,吓得我往路边草丛跳了几步。惊魂之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大概是车胎爆了。但车子好象没什么事,一溜烟开走了。我觉得很奇怪,回头一看,才明白:车子压过了一只不守交通规则的乌龟,乌龟为此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代价。各位如果曾经拿过交通违规罚单,不要怨天尤人,感谢上帝吧!

走过这一段高速公路以后,我在下面的路口等大家,以免后面的人迷路。老二面带笑容上来了。

这时天色开始发暗,大家体力又下降很多,一不小心走错路,后果不堪设想。我们走过了Huntsville公园,因为在湖边续了水,不用考虑绕道到公园里打水了。

我们在马路上走了一段,然后就迷路了,因为找不到回到树林的入口。在地图上看,应该就在某一个点附近。但是就是找不到入口。老二和老三放下背包就地休息,我说那我去找。我先往一个方向走了大约有三四百米没有看到入口。我又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半英里多,还是没有找到,我只好往回走。后来老二用他的电话通过卫星定位找到了入口的精确位置。原来我第一个走的那个方向走得不够远,继续再往前走四五百米入口就到了。我因为找这个入口又多走了1.5英里。而且当时累得脑子有点儿不转了,应该放下背包去找的,我背着三十磅的背包来回走,真傻。入口终於看到了,但这么来回折腾,又浪费了不少宝贵的时间。

我向老二老三高喊,他们还在半英里以外,马路的尽头处。

我们一起进了树林,天很快黑了下来。我们商量今天要走到哪里呢?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如果太累的话就走到哪算哪。我建议最好在天黑以前20分钟我们就停下来搭帐篷。如果搭帐篷的地方不允许生火的话,我们吃点干粮就睡了。另外一个选择是再往前走,大概38-39英里处有一个露营地。在地图上我们看不出来这个营地是什么样的。有的营地是没水没厕所的,叫原始露营地(primitive camping ground),就是一片平地而已。有些营地就像我们第一天住的那样,有水,有凳子,还有厕所,这样就比较方便。老三一直念叨,说最好能找一个像昨天那样的地方,这样可以吃得好一点,睡得好一点。

天基本上黑了,离露营营地还有一英里多。我说不行就停下来吧,不要去那个营地了。我是担心黑夜走路不太安全,比如踩到蛇的可能性比白天大了很多,还有可能崴脚。另外也担心今天走太多后面走不动。但是老三坚持说我们还是继续走吧。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我在前面打着手电带路,他们两个人说为了省电还不要用他们的手电,他们就紧跟在我后面。我的手电要照路,要知道往哪里走,还得防止被树根绊倒。这时蛇是看不清了,听天由命吧。还得时不时用手电照树上的路牌以防止迷路。所以我的手电一会照树上,一会照地上。这时如果有什么动物在附近,估计都被晃来晃去的灯光吓晕了。每过一个干枯的水沟都得提醒后面的人。因此这样天黑的时候行进的速度比较慢。

到了后来,老三脚底的泡大概疼得厉害,每走一步他都要吼一声替自己鼓劲。他完全是靠着一个信念往前走:一定要走到露营地,那里会有水有厕所。。。

晚上九点种我们才到营地。到了一看,是个原始露营地。老三非常的失望,他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坐在地上动都不想动了。我和老二赶紧打着手电就搭帐篷。我告诉老二:今天你自己一个人找个地方,离我们俩远一点,这样晚上打呼噜不会对我们影响太大。

不到十分钟我搭好帐篷,才看到老三还坐在地上发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我能不能不搭帐篷,就这样睡了?我说绝对不行,这里的蚊子一个晚上可以把你的血吸干。我发现老三情绪低落。我想可能是又累又疼的情况下,靠着到一个舒服的营地的信念,坚持着走了那么多,现在发现没有舒服的营地,一下子心灰意冷。我打着手电,让他找他的手电。在我再三催促下,他才无精打彩地开始翻包找手电。我和老三一起搭好他的帐篷,我赶紧钻进了自己的帐篷。第一件事:挑血泡。完了以后吃饭喝水。隐约之间听到老二又 “裸聊”上了。

我算了一下,我们今天才前进了19英里。但是大家都走了一英里多冤枉路,我还因为找路,又多走了一英里半路。今天因为在湖边灌了自来水,所以水不是问题。脚底的血泡至少没有更严重,好象也习惯了这种痛感,应该还可以坚持把96英里走完。对老三的状况有点担忧,今晚他肯定没有情绪,准备明天和他商量一下怎么办。

想完这些,就准备睡觉了。不过还是睡不好,主要的原因是天气太热,脱得光光的还是不行。树上的知了也吵得很,千百个知了不停地叫。还有一个问题:我的衣服上为了防虫子走前都喷了药。结果被汗水一泡,味道很冲,象氨水那样的味道,很刺鼻。以后绝不喷药了。又象第一天那样,似睡非睡,过了大半夜。

 

挑战孤星(5.第三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桉桠:你一下子就说到要害。我们也在想怎么样才能不起泡。因为我以前一天走过20多英里,也没这么打大血泡,所以我想可能是背包重量引起的。是否有血泡肯定跟摩擦力有关。而摩擦力等于正压力乘摩擦系数。因为我穿的鞋袜是一样的,唯一的变化是正压力。下次争取减重,同时要试试脚底抹点润滑剂。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三兄弟相互照顾,克服困难,赞!看到你们的脚都出问题,还是有点让人concern - 究竟怎么穿才不会伤脚?还好休斯敦周围都是平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