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我的马拉松情缘(2. 温水煮青蛙)

(2018-03-14 07:10:57) 下一个

我的马拉松情缘(1. 第一个四百米)

 

岁月无情地向前流淌了几十年,到了2000年。那时我的第二个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自从结婚以后,特别是有了第一个孩子以后,活动明显减少,体重明显增加。和我从学校毕业的时候相比,体重最多的时候增加了35磅。特别是腰围,突飞猛进。几年前的裤子都因为腰围太小而不能穿了,脸也圆了。很多年后看那时的照片,我跟女儿们开玩笑:别总觉得我们家人都瘦,有这照片为证,你们可以自豪地告诉后代,祖上曾经胖过。唉,美国生长的孩子哪里读过鲁迅?简直是对牛弹琴。

体重的增长是悄悄地发生的,有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感觉。或者说象鬼子进村,悄悄的,开枪的不要。但是一个偶然的事情还是引起了我的警觉。我当时看到一个工作的机会,看上去不错,就递了一份申请。人家打电话来找我,电话不巧放在二楼。我在一楼听到铃声就快步上到二楼,拿起电话,才发现是找工作的事情。但就这几步上楼梯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说话都呼哧带喘。这事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一种危机感。从那以后,我下决心要开始锻炼身体了。否则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一开始是找朋友一起打排球,网球,壁球,乒乓球都试过。但是工作忙、家里忙,和朋友约好了常常又不得不爽约,有时候打排球,5个人等我一个人,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就慢慢退出了这种团队运动。那就找一个自己一个人能进行的运动吧。首先想到的是跑步,可是跑步我真心不喜欢。有位好朋友,大学里的万米冠军。我们常在一起打壁球。他说你打壁球体力这么好,肯定可以练长跑。他极力动员我和他一起练长跑。我心想:你是不知道我从小学到大学在跑步上受到的羞辱。当然话没有说出口。找了一堆理由,什么伤膝盖啦,无聊啊,挑战身体极限肯定有害健康啊。这位朋友真的是一个非常humble的绅士。任由我胡说八道,没有反驳我。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觉得脸红。我那时要听他的忠言,我的跑龄会多7年,我的成绩肯定会比现在好很多,我的身体也会比现在更强壮。现在有时也会遇到象我当年那样的人,对跑步充满了偏见。我知道,就象我当年一样,这样的人你越想说服他他越不愿听。有时最好的办法还是象我那位朋友那样,一笑了之。也许等到有一天,有什么触动,自己就开始跑了。当然如果有人愿意听,我会和他/她分享我的经验和看法。从这个角度来看,动员别人跑步,有点象基督徒给别人传福音。我原来不信,最烦人家给我传福音,一言不合就跟人家辩论上了。后来我自己成了基督徒,我一般不主动向人传福音。我会让人知道我是基督徒,但只有当人家有兴趣、提问题的时候我才会谈自己的看法。否则大部分人会烦你、远离你。真正要信的都是自身有一种探索信仰的需要的人。

好吧,言归正传,跑步排除了,还剩下什么?力量训练,自行车,和游泳。我挨个试了试,感觉游泳还不错。游泳大概坚持了大半年,最多的时候能一口气游3千米了。但是最后因为几件事情让我停止了游泳锻炼。第一是时间问题,我想去的时候游泳池可能关门了。有时候去了人多,没有泳道, 又得改时间再来。还有游泳池里加的氯。我穿的两条游泳裤原来的颜色最后都被漂成白色的。我的头发也开始发黄。耳朵每次都进水!眼睛虽然带了游泳镜,但是少量的水进到眼睛里还是每次都发红。其实现在看来都是借口。现在力量训练,自行车,和游泳我都开始慢慢学习。目的是为以后的铁人三项做准备。不管怎么样,也许是上帝的安排,我快到37岁“高龄”时,终於开始跑步了。一开始跑,就上瘾了,一发不可收拾。

 

我的马拉松情缘(3. 开始长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桉桠' 的评论 : 那得悠着点了。祝你早日康复。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光盐行者' 的评论 : 今天医生就是说我是因为游泳受伤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桉桠' 的评论 : 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容易受伤。游泳应该好些吧?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um59'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点赞绝对是我快写续集的动力。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说得很诚。我也经历过你说的温水煮青蛙。也很赞同你那种不强求人的有涵养的保持。这个年纪运动,一定要注意得法,否则很容易受伤。我今天就去看医生了:(
plum59 回复 悄悄话 赞你一把!等看续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