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和兄弟走美西(24)-旧金山之二

(2018-10-14 21:14:58) 下一个
一上大街,那来往的车流让人觉得更加无法忍受。向右一望,果然一家咖啡店。我几乎像影子一样飘到门口,快速推门,冲到一店员跟前。
 
“Can I use your bathroom, please?”我几乎是尖叫着说。
 
“Fifty Eight Seventeen" 我话音未落,他报给我四个数字。
 
愣了一愣,眼光左右扫动找侧所。看到门上的密码锁,突然意识到他在告诉我开锁的密码。于是两步跨过去,颤抖着按下这四个数。
 
门开了。
 
门还没有完全关闭,我裤子已褪下大腿。随着门的卡嚓一声关上,一股激流已从双腿间射入坐便器。
 
时间仿佛已经停止,那如泉水的声音犹如音乐般悦耳,突然就得出一个结论。
 
能够排泄是一种幸福。
 
牛顿会不会是在同样情况下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的呢?
 
前段时间听说中国出了一些奇葩论文,也许我也可以来一篇论排泄和幸福的关系?
 
从咖啡厅出来,一身轻松,放眼望去,兄弟正开着车在停车场上街的口子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后面一辆车轰着喇叭。我快速冲过去,换下兄弟,把车插入车流。
 
兄弟说,幸好你回来了,我又不懂英文,没法和人交流,开车又不知往哪里开。
 
我心下歉然。说,干脆我们还是回去接上大家,先去九曲花街吧。兄弟说,也好,反正也找不到停车的地方。
 
就在这时,侄儿打电话说,旅馆有valet parking. 马上决定回去让旅客工作人员停车去。到了后,大家都是对旅馆又埋怨又取笑,我们都问他们在哪里停车了,他们也不顺便说一声有代为停车服务,太死板了!
 
第二天取车,发现代为停车服务收费六十五刀。
 
把停车问题解决后,就决定先去吃饭。自然又是中餐。搜索发现就在住的附近几个街区的地方,有一家中餐馆很不错,在唐人街上。于是决定走路去吃饭,顺便逛中国城。
 
兄弟对中国城那些老旧建筑很感兴趣,一路狂拍。
 
中国城(1)
中国城(2)
 
也许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省城的建筑?
 
餐馆是个好餐馆,可是却不允许喝白酒,因为没有烈酒牌照。
 
几位老总大失所望,对他们而言,没有烈酒就相当于没有喝酒。在中国城不喝酒简直不可思议!几次三番和女服务员交涉,服务员就是不答应,并往墙上一指。
 
原来即使是老板的朋友都不行,我们非亲非固,更是别指望了!
 
可是,这也难不住几位对白酒有强烈渴求的人。于是要来几瓶矿泉水,把瓶里的水倒掉,然后灌入白酒,放在桌下。趁着服务员不注意,拿出来喝一囗。
 
不知服务员有没有闻到白酒的香味?
 
也许,她闻到了酒香味而装作不知?
 
各位在家乡呼风唤雨的老总,到了旧金山居然只能用矿泉水瓶偷偷喝白酒,每次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
 
不知他们回到家乡后有没有记得这些奇特的经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