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就在木罕默德被炒鱿鱼后不久,我也被炒了。 我在社区学院上课是前同事介绍的。 有一天,我在上班,因为废水排放的问题,就去问上个公司的同事,他曾是上个公司的环保安全副总。除了问他专业问题,顺便问他现在在哪里上班。他说他现在在一个社区学院教课,教化学。 我开玩笑说,还要不要老师啊,我也来上课吧!我可以上晚上的课的。他说,我们还真缺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那天一位网友提到教书的故事,就想起在社区学院的一位教化工过程质量控制的同事。他上白天的课,我上晚上的课。 这位同事是巴基斯坦人,就叫他木罕默德吧,反正我认识的信伊斯兰教的男人好像都是这个名字。 巴基斯坦是中国人民的全天候的朋友,中国人民从上至下自豪地称它为巴铁,我也不好说巴基斯坦朋友们的不是。曾经和另外的巴基斯坦人共事,他讲了一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公司在英国有三位同事,每个人都是VP。一位中东和非洲地区VP,一位欧洲和亚洲VP,还有一位是公司技术VP。前年和中东及非洲地区的VP一起在中东地区走过一趟,记录在《中东三国行》的博文系列中。 刚进公司不久就恰好是公司的MLT,大概是managementleadershipteam开会,HR的VP亲自操作PowerPoint,我被介绍给各位VP,看大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让我心里的崇敬如滔滔江水绵延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日瓦斯被炒掉后的一个星期,公司里每天都一辆或两辆警车停在我们公司的停车场上。据说日瓦斯在走之前扬言要报复,公司就通知了警察局,警察局就派了警察来驻守以防万一。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关系那么糟糕,自己很可能就是他的屠戮对象之一,在我脑海里,浮现一幅画面,日瓦斯就好像《第一滴血》里的史泰龙,背着一只冲锋枪,手里握着一支冲锋枪,腰上别着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如果说,公司里有一个我最不喜欢的同事的话,那就是环保安全官员日瓦斯了。日瓦斯就是人们心目中典型的南方红脖子。他那粗大肥胖的红脖子异常短,就好像他那颗光亮无发的大脑袋直接放在了肩上。他的脾气极为暴燥,别人稍微说了一下他的不是,他马上就青筋暴跳,脸红脖子粗。一双小手合在一起,从额头往下抹过下巴,就开始发作。公司里人人怕他,就是我也惧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每个公司都有客户服务部。我们客户服务部很大,员工几乎都是女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女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当然少不了东家长,西家短,流言,算计,明争暗斗。前面说的我们那被炒掉的秘书就是这种争斗的牺牲品。 当然,男人之间亦是如此,只不过更深沉而已。 客户服务部这种几乎清一色女人的地方,人员流动非常快。两任女主管一个换了公司,一个直接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公司里百分之七十都是老墨。特别是车间里,几乎清一色都是老墨。有一家老墨是特别扎眼。这家老墨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四个儿子都在美国,而且都在我们公司上班。老大是副厂长,老二是一个车间主管,老三是维修部主管,老四在老三手下做维修工。只有这两个女儿还在墨西哥。不仅如此,他们的下一代也在公司。老大的儿子,是网络管理员之一。老二的女儿,在客户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到毒品抽测,有一次我老板连续三次被抽中去做毒品测试,把他气得火冒三丈,大骂公司的环保安全官员蠢货。我们也估计那是环保安全官员在显示权力,给我老板小鞋穿。以前公司做药检时,先抽出四五个人的名字,然后来到办公室让放下一切活计,集中在停车场,然后环保安全官员把大家拉到一个三十分钟外的诊所撒尿测验,兴师动众的。现在简单了,直接来到你办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多年前在路州乡下一个化工厂的质控中心上班。这是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 公司里的工人,管理人员,质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当地人。我不但是外地人,而且是外国人,同事们对我首先就有了天然的戒心,认为我是来抢他们工作的。再加上又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英语,估计比广东人说的普通话更加让人难懂,同事们又都说着路州乡下的英语,我和其他同事的交流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圣诞节,空时间多,八卦一下这段时间很热门的奶茶妹和刘强东。我就想预测一下他们什么时候离婚?也许大家不太相信他们会离婚。在我看来,他们离婚是板上钉钉的事。首先,刘强东可以说狗改不了吃屎,他永远喜欢年轻漂亮的女性。当然,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无可厚非,只是世上大多数男人没有经济基础去追求年轻漂亮的女人,少部分男人有那实力却发乎情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