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从里海大学想到GRE老师

(2018-03-29 21:24:40) 下一个

“老师请问你在美国上的哪个大学?”

“里海大学。”

“英文是怎么拼的呢?”

“Lehigh“。

“听起来是很厉害的大学啊”!

 

那天开车经过里海大学附近,就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时在国内参加GRE补习班时和老师的对话。

GRE有三位老师,两位姓张,一位姓石。

姓张的有一位年龄大些,估计有五十好几了吧?眼睛鼓鼓的,好像老是没睡够一般。他讲数学,几个小时坐在讲台后面几乎不动。

另一位名叫张基佩,年龄就和我现在差不多,肤白偏胖,好像有些油光满面的,也许是生活很滋润的原因?他讲逻辑,好多时候讲得我二晕二晕的。他是培训部的负责人,有时我们在私下开玩笑叫他“张鸡婆”,没有恶意,只是他的名字发音好笑而已。

两位姓张的有没有出过国不知道,但姓石的老师刚从美国回来不久。老师有一个英文名字叫Stan。他说他在里海大学学习,从此就想像里海大学就在一个大海边,白色的墙,红色的瓦,房前屋后有几颗棕榈树,绿绿的草坪在阳光下耀眼。

石老师每天来上课都会先讲一个小幽默小笑话什么的。我连估带猜基本能明白什么意思,所以很喜欢他的课。他应该算是比较老的海归了,有时他也讲他回到现在大学的一些事情。印像最深的就是他说他从美国带回去很多书,学校就给他一个很小的房子,结果没地方放书。书就堆在客厅中央好几个月,他太太很伤心,要他再到美国。我出来后,有次看学校的情况,发现他成了学校的副校长。我想,他的书一定有地方放了。

石老师有时也说说他在美国的生活。有次他说,他有一位美丽的女学生,在他上次去美国时还专程去看他。在他下一次去美国时,她打电话说,她不能来看他了。因为她出了车祸,腿断了,现在坐轮椅。她不想让他看见她现在的样子,只想在他心中保持原来的美丽。

原来,她要上高速公路,从ramp要merge到快车道上,她没经验,速度没提起来,刚一并道就被后面高速来车撞翻了。从此就知道了merge 的意思。

两年后当我在美国学会开车后上高速时,我就油门猛踩,速度很快地并进了主道。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并不上去的情况。

转眼之间,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老师们还好不?

也不知当时一起复习的同学们还好不?

里海大学 (图片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孤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老头' 的评论 : 真的是世界很小。我没写清楚,他说的是他在中国的学生到了美国。
傻老头 回复 悄悄话 石坚还是喜欢乱吹,他哪里有什么美国学生啊?
随便说一句,他在Lehigh和我同学,世界真小。有机会问他好!
孤湖 回复 悄悄话 当时觉得他很有知识分子的味道,我对留过洋的又很景仰得很。真的是权力让人改变啊!
wodedongxi 回复 悄悄话 喔。川大外语学院的啊。石坚和张基佩啊。石坚后来成了川大的副校长,我见过他几次长谈过。和我以前对的影像差别很大,当了副校长之后,说话夸夸其谈的很多,但是我觉得他并不适合做官,当然他现在已经下来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