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非洲之旅 (17)毕纳德的非洲故事

(2017-11-08 03:25:55) 下一个

非洲之旅 (17)毕纳德的非洲故事


快乐玉子
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上午

阳光明媚的早晨,空气清凉。大概朝北走的缘故,越来越暖和。
周围的田野一片葱绿。远处绵延不断的山脉。太阳在我们的右前方,吉普车沿着山脉朝西北方向行进。这山好长啊,开了好久,山还在。
“你们看到的是阿布戴尔山脉。”毕纳德今天坐我们的车,他和Stephen轮流换着坐各辆吉普车。
毕纳德在,一路故事不断。
“阿布戴尔山脉是肯尼亚最高的一片高原,平均海拔2700到3000米左右。她也是肯尼亚最长的山脉,绵延起伏一百多公里。”
怪不得我们的车一直在山脚下转。
“阿布戴尔高原上有一片广阔的盆地,森林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五。这里雨水丰沛,好几条河源发于此,是周边地区的主要水源。盆地位于肯尼亚国土的中心,被称之为肯尼亚心脏。由于近年来过渡采伐,生态环境遭到破坏,降雨量逐年下降。政府已在采取措施,争取尽快恢复到20%。” 
“难怪这里的植物和草地在旱季还是绿色的。”我说。
“是啊,盆地不仅雨水充沛土壤也松软肥沃,一种特殊的火山土。”
“仙人掌能当食物吗?”看见长得象树一样高的仙人掌,我问。
“有的能吃,有的有毒,吃了眼睛会瞎。肯尼亚是农业国家,出口茶,咖啡,玫瑰花,和蜂蜜。蜂蜜是金合欢花蜜,营养价值很丰富。”
“非洲的金合欢花树生命力极强。炎热干旱时,叶子落尽,为保持树干的水分。金合欢花树高矮不同。长得矮一般都因为缺水。”
突然有似曾相似的感觉。红色的土地,辽阔的绿色田园,稀少的人口密度…,有点像加拿大的王子岛省。
不时提醒我这是非洲的是路边的小孩子们。
吉普车开过,只要孩子们看得见,会满脸含笑地向我们招手,甚至会快步跑到车旁。公路上的车和游人对于固守在土地上的孩子们来说是精彩的天边外世界。
“非洲孩子们能上学吗?”我问。
“政府免费提供全民小学教育。中学要自费,中学离家远需要住校。许多农村家庭付担不起。”毕纳德说。
“是不是因为一夫多妻,孩子太多?”
“也不完全是。法律规定一夫可以多妻。当今城市的年轻人只愿娶一个妻子,生二三个孩子,生活压力太大。农村还存在多妻多子。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抚养不起多妻。在贫穷的农村,孩子很难得到学习的机会。” 
闲聊中不知不觉到了赤道线(Equator)。
路口,竖着二块醒目的赤道线标志牌,不远处一棵特别大的合欢花树,
这就是把地球划分成南北两个相等半球的赤道?!
还记得小学地理老师说起赤道时的神秘神情。
“赤道是人为划分的线,取地球自转轨迹中最长的圆周,周长40076公里,它是南北半球纬度的零度起点。”
我们正站在地球的分界线上!何以证明她就是赤道呢?
毕纳德带来一个当地的年轻人。
年轻人提一只蓝色塑料盆和一个红色塑料桶,塑料盆底部有一小孔。
他在赤道标志牌停下,说,“我站在赤道上,你注意看盆里和桶里的火柴和水。”
他把盆里装上水,然后放一根火柴杆进去。火柴定住不动,滴下的水呈直线状。
“仔细看啊。”他向赤道标志牌前挪了一步。“我在北半球!”
盆中的火柴自动旋转起来,滴下的水也在转动。盆里的火柴和桶里的水按顺时针方向旋转。
观看的游人迷惑不解,让年轻人再演示一遍。
他端着盆桶走到标志牌后面。人站在南半球,火柴的旋转和下滴的水循逆时针方向转。
为什么水在赤道上静止不动?为什么南北半球会产生不同的旋转方向?如果不在赤道边,如此实验会结果如何?
还想仔细瞧瞧,年轻人居然要收钱了。演示一遍五美金!像被马蜂叮蛰了一口,赤道线居然也变成了商品,实在有伤游人的好奇童心。
一个瘦高个当地人走过来,发给游人一张画着赤道标记的纸。“填上你的名字,盖个章,留作纪念吧!”
“多少钱?”有人问。
“五美金。”口气不小。
没人想去盖章,那人立马把纸头收了回去。
赤道标记牌旁是个集市,卖各种木雕石雕纪念品,非洲大花图案披肩。
凭借景点的便利做游人的生意无可厚非,只是把赤道线也当成买卖有亵渎大自然之嫌。
赤道的神秘与世俗的商业化毫无关连但又无可奈何地绑缠在一起,感觉不伦不类。
站在赤道上留个影吧,一只脚在北半球,一只脚在南半球。
“下一个景点汤姆森瀑布。”毕纳德说。
田埂旁草地上零零散散的几头牛。黑白相间的皮色,看起来是奶牛。没有放牛娃,牛自由自在地吃草。
毕纳德继续他即兴而起的故事。
“动物的嗅觉很灵。非洲奶牛大多出生在主人家,自小熟悉了家的味道,能记住回家的路。早上主人放它们出去吃草,太阳落山前它们自己回来。牛靠鼻子的嗅觉认路。”
“第一次听说牛也有这么灵的嗅觉?!“
“是啊。狒狒的鼻子更神奇。它靠鼻子能识别哪些果子能吃,哪些有毒。狒狒敢吃的果子绝对不会有问题。”
路边出现去尼胡鲁鲁镇(Nyahururu)的指示牌。汤姆森瀑布公园到了。
五岳归来不看山,维多利亚瀑布归来再看汤姆森瀑布觉得气势太小。不过她的秀丽仍让其成为肯尼亚著名的风景度假区之一。
起源于阿布戴尔山脉的艾瓦萨尼若河河水(Ewaso Ng'iro)从74米的悬崖冲入峡谷,形成这里的瀑布风景。峡谷里树林茂密,林中有很不错的步行道。电影《走出非洲》就曾经以此地为背景。
1883年苏格兰地质学家约瑟夫·汤姆森(Joseph Thomson)来到汤姆森瀑布,作为第一个来此的欧洲人,他用自己的父姓为瀑布命名。
瀑布上游的悬崖边,一幢幢如画般的别墅。一看就知此乃富蔗之地。
一个当地人拿来几只褐色蜥蜴。是变色龙?!没容我看一眼,他已不由分说把二只蜥蜴放在我衣袖上。
“照相,照相。”他问我要手机。
拍了几张照片,接下来伸手要钱,狮子大开口五元美金。
感觉他有点讹钱的架势,大概以为中国人个个富豪呢。
“我让你把蜥蜴放我身上了吗?” 我微笑着反问他。
“那就三块?”大概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过分。
我摸出一块钱,“如果你不要,就还给我。”
赶紧拿了钱,他又去找别人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路上遇到各种小商小贩,像他这样耍小聪明的滑头实属少见。
听说这里上厕所也要收钱,在非洲这么多天,头一遭遇到。
能感觉出这一地区的富裕。农村有电有水。整片的茶园,没有污染的地热发电。物质生活水平在提高,旅游区逐渐商业化,淳朴善良的人心面临金钱物欲的冲击。
路边一群小孩在跑步。肯尼亚长跑运动世界有名。执着地跑啊跑,或许有一天跑出了家乡,不知不觉跑出个世界冠军。
车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到达目的地博格瑞亚湖温泉度假村(Lake Bogoria  Spa Resort)。
毕纳德给大家介绍,度假村里拥有整个东非唯一的一个天然温泉。据说温泉水可以治疗皮肤疾病,许多人特意慕名前来。度假村还拥有自己的有机菜园,餐厅的蔬菜全部出自他们的有机菜地。
午饭的自助餐我拿了许多蔬菜,很新鲜爽口。
猴子们在树枝上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手中满满的菜盘。猴子实在精灵可爱,它会认人哩。
餐厅服务员在近旁走来走去时,猴子们老老实实坐在树梢。服务员一离开,它们吱溜滑到地面。
猴子能在一堆调味品中一眼认出糖袋,一眨眼功夫,抢走好几包。服务员老远训斥它们,游人饶有兴趣地看得直乐。
猴子得意洋洋地躲到树上享受甜蜜,它们爱吃糖。
非常漂亮的度假村,到处是五颜六色的热带植物。最吸引我的是那座山峰般的白蚁城堡。
一路走来,常常发现非洲旷野上有形状不同奇奇怪怪的土堆,每个堆上都有高高的形似烟囱状的设计。毕纳德说,那是白蚁的家。白蚁创造的防雨散热的奇特建筑。
以前只知白蚁繁衍快,啃食树木,木质房屋一旦被它们侵占,结局十分恐怖。还听说白蚁营养丰富,非洲人喜好吃白蚁。没想到它们竟有建造房子的本领。
走近白蚁的城堡仔细观看,城道曲曲弯弯,无数个出口。楼上楼下层层叠叠,几十层楼呢,数都数不过来。
复杂的结构看得我眼花缭乱,天才的建筑设计师啊,真该为这些小不点儿点个赞。上网一查,它们居然还是维护非洲草原的功臣。
科学网讯认为:非洲大草原真正的国王不是狮子,也不是大象,而是最不起眼的白蚁。白蚁遍布于整个草原。他们在地底下的活动,使非洲草原上的土层不会因为旱季而太过干燥。雨季来临时,雨水快速透过白蚁松动的土层渗入地下,让草原上的植物能及时得到雨水的滋养。白蚁特殊的生活方式维护了大草原的生态环境。茫茫大草原,若没有他们,有可能早就成了沙漠或者废墟。
科学家的DNA分析证明:大约七万年前,地球上人类祖先曾一度只剩七万人,这些人聚集在非洲。不幸的是,以丛林为生的古人类生存的凭证被白蚁吃掉了。非洲久远的历史留在了白蚁的肚子里。
谁曾想过,被人们视为害虫的小小白蚁居然掌控整个热带草原的兴衰,甚至还吞噬了远古人类历史的秘密。非洲的故事真是千奇百怪出人意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