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博文
“归去来兮”随笔(6)游子回国须知快乐玉子在多伦多时看到一则新闻,外籍华人因回中国没有去公安局办理临时户口,出境时被罚款人民币五千,还因此误了登机时间。一到上海便向小妹打听此事真假,她一头雾水。同楼的邻居从美国回来已有月余,听小妹问起,好生诧异。“没人通知我啊?”看来要核实此新闻的可靠性。必须亲自跑一趟公安局。我可不想冒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归去来兮”随笔(5)老爸老妈的故事 快乐玉子 下着小雨,先生陪我回家探望我老爸老妈。 老爸老妈算不算一个奇迹?年近九十的一对老人,住在没有电梯的楼房里,不靠子女不雇保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照料自己每一天的日子。 八十年代初上海医科大学为照顾知识分子盖的六层楼房子。三居室的空间,朝南且南北通风。第五层,不潮不晒,当年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归去来兮”随笔(4)古道热肠的兵团战友快乐玉子人还没有回上海,昔日兵团好友文静和宏武已安排好接风的饭局。实诚的洪娣知道我去国多年已不熟上海的街路,特地到南京西路我此次居住的地方探路,怕误了今天接我同去餐馆的时间。兰英姐早早的发来邀请,让我去她家小住。人还在多伦多,竹秀就给我打电话盼着等着。小季说他将带我探访当年下放的农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归去来兮”随笔(3)南京西路的昨日今天快乐玉子倒时差睡不着,与其在床上翻来翻去滚被子,不如起来逛逛,买菜去吧。一大早与先生闲步南京路。毕竟是生于此长于此的故土,尽管城市改照旧貌换新颜,还是能发现依稀的昔日痕迹。恰是应了古人的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先生激动不停地唠唠叨叨。这儿是他的小学旧址,那里是他的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归去来兮”随笔(2)不了的情和梦快乐玉子十二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准点到达上海。先生的好朋友小卢派来的人已摇着接人牌,在出口处等我们。原以为星期五傍晚堵车厉害。过南浦大桥时道路通畅。进市区后也没有堵。一路顺风,不到一小时已经在南京西路上。上海的交通整顿确有成效。记得几年前从机场回市区时,堵了近二个小时。小妹打电话来,“家门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归去来兮”随笔(1)我是一颗蒲公英种子快乐玉子一小时前还在家,转眼间已托运了行李等在多伦多的机场候机室里。在家时左称右磅,生怕行李超重。也许我和先生携带的东西不多,二个人的行李都不够磅,收行李时机场的工作人员二话没说,过了。装冰酒的那个行李箱被贴上“易碎(fragile)”的标记。可能冰酒属于低度酒,没有限量。工作人员连带了几瓶都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冬游班芙(7)班芙城,落基山脉的灵魂!
快乐玉子 断断续续连着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天放晴了。阳光下,远远近近的山峰峡谷,大大小小的湖泊,高高低低的树林灌木,闪耀着圣洁的光。太阳下的雪景美得无以复加,赶紧用手机摄下最后的留恋。
要和班芙告别了,心不舍呢。先生边整行李边说,“夏天我们再来。”
“行。”如果有缘,任何季节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冬游班芙(6)浪漫刺激的狗伴之旅快乐玉子早起,去楼层走道阳台欣赏雪景。忘戴围巾手套,好冷。天气预报零下16度。
“要出发啦,你们准备好了吗?”女儿电话来问。
“好啦。”我和先生早已等着了。盼了几天的狗拉雪橇,今天终于成行。
在多伦多时看过班芙狗拉雪橇的介绍。被评为五星级的“喧嚣狗伴之旅”(HowlingDogTours)公司的狗拉雪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冬游班芙(5)现实版的童话世界快乐玉子
弥漫着童话意趣的露易丝湖边,浪漫的马拉雪橇仿佛是写实版的童话。
冬季的马拉雪橇是班芙国家公园内非常热门的一项户外活动。马拉雪橇大约从12月中旬开始持续到来年的四月。露易丝湖边的马拉雪橇路线非常诱人。马车沿着露易丝湖边的松林小道穿行。坐在马车上就可以从露易丝湖的各个地点,近距离观赏那湖与那山的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冬游班芙(4)童话般的露易丝湖快乐玉子下了一夜雪,大地山峰原野盆地一片洁白。大雪天,开车出行是否安全?来不及犹豫,女儿一声召唤,我们踩着积雪出发。
原以为大雪天出游的人少,错!去露易丝湖(LakeLouise)的高速公路上,车堵了好几里路长,慢慢爬行着。
忘了今天是周末,去阳光滑雪场(sunshine)的汽车挤塞了车道。
滑雪是班芙公园冬天最受欢迎的旅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