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博文

“归去来兮”随笔(20)滨江大道的夜色快乐玉子与徐汇滨江大道情有独钟,三顾茅庐啦,为得是看一眼滨江大道的夜景。天一黑我就有些转向。加上换了出发点,不敢确定在哪里下车。汽车上一位乘客见我们在向司机问路,主动与我们打招呼,“我常常去那里走路。和你们同一个站下车,我给你们指路。“有人为我们带路,一路顺利到达滨江大道。“又是一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归去来兮”随笔(19)还在燃烧的余热快乐玉子早上知青朋友竹秀来电话。“想请你来家坐坐,一起吃顿饭。”竹秀,真诚实在的朋友,她邀请,我理当前去。不过我还是婉转拒绝了。她近些年生病,做过手术。身体尚在恢复期,又挑起为儿子带小孩的重任。“儿子媳妇都太忙,不帮帮他们,于心不忍,哎,只好发挥余热啊。”好心的她说。“要注意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归去来兮”随笔(18)缘分的红丝线快乐玉子人生旅途漫长,许多朋友亲人走着走着像断了线的风筝散了。微信犹如红丝线聊着聊着断了的线又续上了。终于找到了三十多年前的老朋友童干事。何止是朋友,是亲人啊。多少次相逢在梦里。重逢在今日,何等开心激动。地铁上,我不停地向先生唠叨有关我和童干事一家人的故事。75年底安徽兵团转为农场,兵团战士的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归去来兮”随笔(17)老人的快乐快乐玉子“想去旅游,出去换换空气。可是人家不带我们玩。”老爸老妈委屈地向我叹苦经。如今中国老人大多有可观的退休金,无衣食温饱之忧。可论到快乐则一言难尽。据说在中国七十五岁以上就不能自己单独出去旅游,必须由子女携带,旅游公司才接受出行。我理解经营旅游公司的不容易,可把负担转嫁给子女就苦了老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归去来兮”随笔(16)嘉定的迷人紫色快乐玉子上海的地铁便利且四通八达,郊区与市区的界限渐渐模糊。记忆中的遥远郊县显得近在咫尺只手可及。我喜欢坐地铁,方便又不堵车。心血来潮想逛逛嘉定紫藤园。一查路线,坐地铁11号线到嘉定北转10路车即可。从计划出行到我站在紫藤园门口,不足一小时。正是紫藤花开时。不是节假日,也非周末,紫藤园大门口仍排着长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归去来兮”随笔(15)风轻轻地吹快乐玉子睡睡懒觉写写随笔,一上午过得好快。我和当年的兵团战友洪娣约好,下午在小木桥路41路汽车站碰头,然后一起去滨江大道。先生去娄山关路买熏鱼去了,据说那里的熏鱼口碑甚佳。远远看见老战友熟悉的身影,她已经在车站等我。“我经常去滨江大道散步。”带路的她对这一带非常熟悉。微风似柔和温暖的手轻拂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归去来兮”随笔(14)速如旋风的变化
快乐玉子
阴天,说是要下雨,没有出门。
小妹去了“农家乐”,先生在逛阿里巴巴网店。我玩微信玩到眼痛。
先生外出买菜,派我在家守候。他在网上订了许多东西。估计今天快递小哥会来。
看他关门离去的背影,禁不住笑了。都说女人爱逛街,我们家的这位与众不同。
只要他想买的东西,定会精挑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归去来兮”随笔(13)闲人们的闲趣 快乐玉子 昨晚聚餐,嘴一馋,吃多了,肚子隐隐不适。躺在床自省:人的理性往往无法抵御欲望的引诱。 电话响了。 “小裴来上海检查身体,今天回合肥。”小倪说,“咱们几个老朋友一起见面聚个餐吧。” “好啊。”我应下了。 肠胃水土不服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近日不宜上餐馆,刚才还在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归去来兮”随笔(12)玩趣盎然的老总
快乐玉子 卢总邀我们去参观他的办公室。
进入办公楼只见投影大屏幕上,我们的名字在“欢迎”二字旁忽闪。
招待我们两个闲人,用不着这么上心。也许天性使之然,他做事情求尽善尽美。
算得上经营汽车配件的“老革命”了。二十多年一直坚持在做。上海汽配行业多如牛毛,不说求发展难,就是站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归去来兮”随笔(10)重游滁洲快乐玉子晨起,胃七上八下的翻腾。还是去“百姓人家”吃稀饭酥饼。新华兴冲冲赶来,热心人新华!谢谢她这几天马不停蹄前前后后陪我们。还得谢谢她那位曾经当过空军大队长的好老公,这几天新华陪我们,带孩子做饭的事情他全盘包办了。新华说,“我老公是甩手将军,家务事琐碎全我做主。做什么主啊?干活的主呗。&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