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妮燕

听从心灵的声音,讲述感动的故事!
正文

胜利在望

(2017-03-30 08:05:43) 下一个

我工作的公司是一个管理全省医疗设备的非盈利组织,由于加拿大是全民医保,所以我们这个公司经营情况相当不错,属于那种顶级非盈利组织,员工各项福利都比照省政府公务员,甚至比他们还好。所以七年前当我被这个公司财务部录取时,简直是欣喜若狂。然而华丽的外表往往掩盖着丑陋的内在,没想到小小的没几个人的财务部,内部争斗堪比宫斗,我被整得死去活来差点抑郁。

我们的皇上是CFO,他管理着几个大部门,所以对内部争斗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在关键时刻才出来说两句。而皇后则是Director,她总领财务部和Payroll,内宫全她说了算。最可怕的人物出场了,贵妃Tracy, 我叫她“鬼”,她在这个公司工作30多年,虽然没有学历和Destination,但她工作兢兢业业,对所有的岗位和工作细节都倒背如流,所以皇上和皇后都非常依仗和离不开她,而且她有强烈的控制欲,什么都想抓在手上,对她想打击的对象是毫不留情,往死里整。其它人物小A,小B,小C分别是Accounts Payable, Account Receivable, 和 初级会计,他们三个全是“鬼”的跟屁虫,小C还好点,因为她来公司也有三十多年了,资格在那里摆着,而小A,小B简直为“鬼”马首是瞻。 而我(Lisa),因为有学历和CPA证, 所以进公司时职位跟“鬼”差不多,都是中级会计,但因为活都被“鬼”抓着不放,我只能捡她的漏,看她的脸色,所以我在公司地位跟“鬼”相差十万八千里,只相当于宫里的十八子,小答应,小常在。

因为“鬼”有强烈的控制欲,所以她的奋斗目标当然是财务部经理,然而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学历和CPA证书就是财务经理的脸,象我们这样级别的公司,没有学历是万万不能当经理的,所以即使皇上皇后对“鬼”万般宠爱,也不能扶她上位,只能在别的方面尽量满足她的欲望。而不幸的是我恰好有学历和CPA证书,所以一进公司就被“鬼”视为竞争对手而被当作眼中钉肉中刺。而幸好我是包子型的,也没有太多野心,多次明示暗示我不想当经理,所以还能残存在公司。每天早上我上班都要经过“鬼”的卡位才能走到我自己的位置,每天她都在那里象女皇一样大声说笑,旁边两个应声虫小A和小B则一唱一和,出于礼貌我对她们说“Good Morning”, 而“鬼”得意洋洋的象没听见一样,继续自说自话,我则尴尬跑回自己的位置。这样每天的工作都在黑暗的绝望中继续,直到部门新经理的到来为我带来了一丝光明。

其实公司里比我更惨的当然是那些个财务经理了,他们是“鬼”的直接敌人,从我进公司开始先后有5任经理被“鬼”和皇后沆瀣一气整走,而这次新来的经理居然也是个中国人,叫吴胜利(你说你叫什么不好,叫个无胜利,这样我们的胜利还有希望吗),他一看就是个精明强干的职业经理人,更象个战士,据说他原来在“四大”干过,也在别的公司当过经理,属于职场老江湖了。他一来就看清公司的形式,要励精图治,首先要把属于经理的权利从“鬼”身上夺回来,而这是“鬼”最忌讳的,以前有个啥事不管的大混子经理还能在“鬼“的“手下”苟延残喘时间长点,而象胜利这种真想干事的经理,绝对不容于“鬼”,胜利在工作上是叫不动“鬼”的,甚至都叫不动她的跟班小A和小B,只能叫动我和小C了,我也意识到即使我给“鬼”舔鞋,她也不会对我和颜悦色的,所以我也愿意为胜利干活,时间一长,我就被贴上“和胜利是一伙”的标签,山雨欲来风满楼,在胜利耍完他的新官上任三板斧之后,“鬼”要开始行动了!

一开始只是开会时“鬼”和皇后各说各的,故意说些咱中国人插不上嘴的话题,后来干脆有些重要会议都不通知胜利参加,等于把胜利完全架空。不仅如此,开始使用各种最折磨人的无中生有的“人身”攻击。

一天,“鬼”居高临下的跑到我的桌前,说,你能不能提醒一下胜利,以后用点mint , 这是说胜利有口臭,这招已经不新鲜了,几乎会用在所有被打击对象身上,我刚来的时候,她们还到人力资源那投诉说我有口臭,人力资源还为此找我谈话,向我推荐各种市面上最流行的mint和牙医,搞得我下班后哭着去买了一大包各种口香糖。

某一天,小A也跑到我桌前,假装跟我套近乎,然后小声的说,那个胜利怎么不换衬衣?天啊,对于天天换衬衣这件事,我们哪个中国人不是必修课,人家胜利明明换了,他们怎么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但出于好心,我还是暗示了胜利,建议以后衬衣的颜色可以反差大点,比如今天穿白衬衣,明天穿黑衬衣,后天穿花衬衣,这样让她们找不出借口拿这个说事。

又某一天,小B悄悄的来到我跟前,抱怨说,胜利好像不换裤子? 我直接晕倒了,难道还有这规矩,长裤也得每天换?我心虚的瞅了一眼自己的裤子。。。。

不仅穿衣穿裤她们要管,后来即使胜利退让,啥权利也不要了,想当一个大混子时,也不放过他。皇后要求胜利的电脑屏幕偏向走廊,这样大家都可以看到,就不会干私活了。。。。

胜利奔溃了(其实我早已奔溃了),他开始找工作了,同时也提醒我也应该找别的工作,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我没出息的表示,我已经在这里熬了八年了,不想换了,而且外面的公司也肯定有斗争,而福利却没这个好。胜利听后若有所思的说,好吧,我会帮助你的。

普通会计想在短期内找工作都没有那么容易,何况市场需求没那么大的经理。最后胜利终于拿到一个小得多的非营利组织的offer。这个组织是在我们这个城市最乱最差的区帮助妓女和流浪汉,职位是CFO,但只管理三个人。跟我们现在的公司比档次相去甚远,但胜利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

胜利离开后,我好像突然时来运转了似的,皇上CFO开始介入我们部门内部分工,把“鬼”的一部分重要工作分给了我,以后我跟“鬼”的工作互不干扰,我不用看他的脸色了。而且还调整了我的座位,我不必经过她的卡位才能走到我的座位,每天早上尴尬的“Good Morning”也省了。后来小C告诉我,胜利走之前给皇上做了很多工作,让皇上明白部门不能让”鬼”一支独大,得平衡,否则以后招不到经理,也没有其他人愿意干活。而且胜利还专门给小C写了长信,夸赞她的工作和为人,感谢她的支持,同时希望她多帮助Lisa(我)。小C看后很感动,本来就早已不满“鬼”的所作所为,在后来的日子里,她跟“鬼”渐行渐远,反而和我更亲近,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午饭,一起shopping,最后成了好朋友。

我也终于明白了,胜利同志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我,让我得以能成功的继续潜伏在这个水深火热的“宫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小小涟漪 回复 悄悄话 太幽默了!
温妮燕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支持!
若初 回复 悄悄话 一口气看完你所有的文章,太有意思了!尤其是职场文,笑得我晕头转向~ 多谢!不要停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