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二章(7)

(2019-05-20 06:15:13) 下一个

老家来人。余义得露面。

他来姐姐这打了一头,得到个消息。

这消息比老家人重要得多。

有人追余蕊。那人还非常优秀。他得赶快行动。

约了几次看电影,余蕊都没空。据余爽佐证,确是实情。蕊现在是公关部的承重墙,忙得厉害,有时候恨不得中午、下午、晚上都有局,回到家已过十二点,澡来不及洗,倒头就睡。钱不少挣,就是太累。

余义给余蕊打电话。

余蕊通常直接问:“什么事?”

这让余义难回答。姐姐余嘉点拨他,勇敢一点。按余义的理工科思维,越早表白越好。只是,面总得见吧。考虑来考虑去,余义决定白色情人节这天,怎么也得当面跟余蕊告白。

电话打过去,余蕊这样说:“你中午一点,到万豪酒店大堂等我。”余义说没问题。借不到车,万豪不算远,他便骑着常在学校用的电动车去,确保不堵车。

谁知起大早赶晚集,余义走错酒店。饭局结束后,余蕊在大堂等了他十分钟。人没到,她只能跟着车继续下一个局。余义来电话,余蕊报了车牌号。再回头,已经看到余义带着头盔,骑着电动车跟在后头。

坐在后座的男领导发现了这个有趣的细节,道:“谁犯事了?”全车皆不知何意。

“后头怎么有个便衣跟着。”骇笑的口吻。

大家回头看。一个男人骑着电动车,在众多大车缝隙中求生存。

“是我朋友。”余蕊认了。

“今天是不是那个什么白色情人节?”男领导引导大家思考。小姑娘们起哄。“就是普通朋友,有点事。”余蕊本不必解释。男领导又说让车靠边,先让余总监说事。余蕊连忙说不必。工作为重。司机只好继续开车。

到地方,余义发消息来,让她安心工作,说他在外面等,不急。余蕊大概猜到他的意图,有点为难。她知道嘉姐的期待,可她总不能因为别人的期待,就勉强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人。那是对双方的不负责任。她能料想到拒绝时的尴尬。

见机行事,余蕊这么给自己打底。

下午茶还是有酒。中午是白酒,下午是洋酒。是几个小公司业主见面会,部门希望他们投广告。余蕊中午喝得有点多。吃了几个马卡龙,胃里不舒服,去洗手间吐了一次——吐也偷偷地,不能让人看出来。补好妆,出来继续战斗。

这是职业操守。

再坐下去。又有人敬酒。

“我来。”一只手伸过来。余蕊抬头看,是那个小公司老板,史总。全名叫……史……一时记不起来。同行的人笑着说史老板怜香惜玉。

因为这杯酒,余蕊才认真地打量史。不算高,略胖,平头,眼睛不大不小,鼻子不矮不高,嘴唇说不上来厚薄,一眼望过去,没有什么记忆点。若不是有点小钱,加上是本地人,他可能不达标。

因为代酒,余蕊跟他多聊了几句。

她发现他还算健谈。他属于那种张嘴说话比静静观望要加分的男人。

他比她大五岁。

男领导又起哄。“我们余主任还没有男朋友呢。”糟糕的上司。

另一个小姑娘——余蕊的对手,“搞不好在外面等着呢。”余蕊脸上发烧。不是因为酒劲。她知道,余义在这帮人眼里一定蠢透了。满分一百,就是真诚度九十九,那电动车也能立刻把分数降到不及格。余蕊可以保证,在座的所有女生,没有一个会找个骑电动车的男人。

起哄劲过了。人群被打散,三三两两地谈话。

史总和余蕊自自然然坐在一块。

“假的吧。” 他还端着酒杯。

她愣一下。“真的。”

“我是说你这个戒指。”

“哦,假的。”她才买不起祖母绿。

“那也是假的?”

“什么?”

“没有男朋友。”

“真的。”

史总哈哈笑了。余蕊也笑。她找回点幽默感,放轻松。

“这百分之百是真的。”余蕊道。

“那今天我们算不算,互助互救。”他依旧笑着。

“谢谢。”

“这工不容易做。”

“活着就不容易。”

“你这样的女生,不应该这么辛苦。”他叫她“女生”。

“谢谢抬举。”

“我可不可以追求你?”

重磅炸弹。

酒醒一半。够直接。不像开玩笑。

余蕊一时不晓得怎么回答,说不行,未免太小家子气,只会把自己的路堵死。说行,显得有点跌份。她得保持美女应有的矜持。

何况他到底怎么样,尚待考察。别乱。稳住。

“你有这个自由。”余蕊微笑着,保持优雅风度。

待这局结束,余蕊挽着史出门。余义给她带来的问题迎刃而解。还没等他表白,余蕊便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是说史总。“这是我好朋友。”是指余义。

关系分明。不纠不缠。

余义的表白突然变得没有必要。那感觉仿佛是一个演员准备好了感谢词,却最终没能得奖。

余义只能站在那一个人百感交集着。史把SUV开过来,衬得余义的电动车更加寒碜。

余义浑身不自在。她也替他难受。只是,余蕊看来,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她不用明着拒绝,便把人拒绝了,实在是种温柔手段,一石三鸟。如此说来,也算一桩慈悲。

她跟余义拥抱了一下。

余义让她先走。

上了车,余蕊没再回头。她舒了一口气。

“追得挺紧。”

“没办法。”

“好看的人就有这种麻烦。”

“抱歉让你陪演戏。”她尽量风趣。这不好笑。

“小事。”他豁达。

“不是真的。”她解释,说出口又觉得多余。

“我心里有数。”他腾出只手摸摸胸口。

“谢谢史总。”

“还叫史总。”

她还不知道他全名,只能用笑声掩饰。

“史同光。”他自报家门。

余嘉听到弟弟的描述有点不大痛快。她觉得余蕊不应该一点机会都不给余义。他是学生,穷,不确定,可谁也保不齐十几二十年后,他不是个成功人士?不过,余嘉能理解余蕊。她的家庭状况,容不得她像她这样,等个十几二十年,陪男人经历出苗成长开花结果的过程。她是要直接摘桃的。换个角度想,如此干脆利落拒绝,也许是帮余义躲过一劫。

“她就是嫌我穷。”余义道。

“你是穷。”余嘉说,“但不是永远穷。你应该找个居里夫人,而不是戴安娜。”

还有一句话余嘉没说。就算余义现在突然继承一大笔遗产,余蕊也未必会看上他。财富只是出发点。创造财富过程中积累的能力、魅力、眼界、风度,这些男人无形资产,会对女人造成巨大吸引。余蕊喜欢成功男人。不过,余嘉好奇余蕊的男朋友是什么样,过去,余蕊男友跟鬼一样,总是听说,却从来没谁见过。

这回算第一次显形。

对于史同光,余义简单概括为:中年油腻。

是有点油腻,也算中年。三十多岁,没有婚史,小有家财,本地人,身家清白,所有因素集合在一起,促使余蕊决定赌这一局。

————————

抢先阅读:美人余:第二章(8)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1601566/chapter/11470430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