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夏

俺写写你乐乐,欢迎转载,转载请告之。
正文

亲爱的,一起过新年吧?

(2018-12-19 17:24:48) 下一个

从前有个老女人,喜欢拈花惹草。烦忧时去花园菜地一阵劳作,大汗淋漓腰酸背痛时烦恼忧愁看老女人不愿搭理它们早已经悄悄溜走。种菜养花不仅是爱好,更是一种调节,然而在某人眼里却是一种可以戒掉的毒瘾。

某人说那是一种病,病总有好的时候吧?看你一年一年种下来,给个痊愈的时间呗?

本来想暗送一个白眼秋波过去,想到现在季节几乎光秃秃灰溜溜的菜园子,马上送出少女般无辜眼神:一年被戒毒一次,一次戒半年!

这东北地区,半年冬天,半年冬天他妹,虽然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已经来过几次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了!这样的天气里,如果还想吃点儿自个儿种的菜看自个儿养的花,一般来说只能往室内转战了。曾经俺也买来这个膜那个架的想延长室外种菜看花的时间,怎奈家有调皮捣蛋的狗儿子,只几天功夫就把俺的梦想击碎!

今年种菜犯了一点儿阴差阳错的“小错误”!

这不,昨天发个微信显摆了几棵刚刚入肚的蹋苦菜,马上被一个村里的农民质问俺是不是搬离东北这苦寒之地了?

 

上面那几朵蹋苦菜漂亮吧?虽然没有N年前记忆中上海菜场里的蹋苦菜肥硕,但切点儿蒜蓉炒那么一炒,味道还是把自己和家里的那头老牛惊着了!当然,俺为了避免惹怒众人,压根儿没敢提味道。农民朋友们一路追问还有没有蹋苦菜的种子,俺面对大军真是汗颜,不知道装种子的盒子里能不能找到几粒落下的种子!也不记得这是何年何月何人给的蹋苦菜的种子,而且直到两个月前俺还不认为这就是曾经失落多年的蹋苦菜,不信您就看下图:

像不像上海青?只是这个上海青有些瘦,而且味道有些苦涩。曾有那么几丝的疑虑,但俺出产的菜一般都比菜场的菜瘦,上海青未打霜前有苦味儿似乎也说的过去,或许就是上海青?

俺为了表示自己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农民,就拍了当时瘦弱的青菜(如下图),上传到高手云集的种菜群求教,结果只有一个人小声地说像是蹋苦菜,其他老农民新农民们都说不是,见过蹋苦菜的都知道这菜的叶子是如菊花盛开一样横向铺开的,而俺的这菜是竖着长的!至于到底是个啥,可谓众说纷纭,有说是上海青的,有说是小白菜的,有说像鸡毛菜。。。

俺在极大的失望和打击下突然想到历史长剧里常常是这样的: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也许俺这个菜也符合历史的发展规律呢?俺虽然菜地地皮宝贵,但决定还是给这个菜菜一个机会正名:再长些时日,瞧瞧到底是个啥菜!

人说天道酬勤,其实老天也喜欢耐心等待忍得住寂寞受得了质疑的菜菜,这不几场霜冻下来,被冷落在菜地的“上海青”开始横着长了!剪几棵炒来吃,味道也一改曾经的苦涩,居然让俺回忆出来蹋苦菜的味道!原来真的是蹋苦菜!!!不枉俺老农苦等啊!

只是天冷的地都梆梆硬了,其他耐寒的菜比如KALE比如香菜比如雪里红等也都一个个败下阵来,这蹋苦菜却越长越漂亮!即使早上查看时发现叶子冻的透明了,给个几小时的冬阳暧昧的温暖,人家就又鲜活起来。如此这般,每每更大的寒流来之前,俺都要几番挣扎体验一把莎士比亚:摘,还是不摘,这是一个问题!结果还是只摘一盆,留下大部分蹋苦菜继续接受考验!

听着加热炉越来越频繁的启动声音,不知道这亲亲的蹋苦菜还能坚持几日。一起过新年吧,亲爱的小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