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时光

日子。心情。人和事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2018-04-15 15:38:08) 下一个
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冰粒子,今天还在继续着。落冰的声音跟落雨比起来清晰齐整了很多,干燥的米粒似的, 好像每一个冰粒着地又弹起的声响都可以单独地划规出来,刷拉拉刷拉拉刷拉拉,很响很脆很动听, 密密集集的,充斥在天地之间。

地面上集了厚厚的一层冰粒子,乍眼看过去, 跟积雪没有什么不同,待俯下了身子, 或者到了被车辙碾挤了的地方,才看出些细微的差别来,雪会把投射过来的光全部拦截直刺刺地反射回去,冰不一样,带着些许暧昧的通透,有些目光便会收不住毫无防备地滑了进去 —  那里面的世界是阴翳的,不动声色的, 带着若有若无的蓝灰之气。踩在脚下,则是大不相同,积冰是坚硬凌厉的,没有丝毫的妥协,一不留神,就可以让你失去平衡滑个大跟头。

今天早上Allen的游泳课上,坐在观看区听身边的家长们抱怨。 因为恶劣的天气, 这个周末不少课程取消了, 游泳课的状态却是无迹可查, 电话是正常语音,网站上也没有发布任何消息, 等到战战兢兢开车过来, 才知道一切照常, 白白浪费了大家不少猜测的心力。
 
上完游泳课,拐到附近的大统华买些水果菜蔬。照旧在店里那个窄小的书架前停留几分钟, 浏览一遍架上的书脊。 书架有五六层的样子,我喜欢的书类集中在中部的一层上。好久没有来了,那排架子上多了不少余华的小说。 记得读的第一本余华的书是 《在细雨中呼喊》, 很早之前的事了,应该是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后来再读过什么就不记得了,但是从那时起余华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此去经年,再次找来他的作品读时, 却疑惑了,拿不准年轻时的自己到底是被什么所震撼。他的文字平白直接, 人物情节却是压抑的黑暗的神经质的扭曲的,这让我不太能够接受或者苟同。或许只是自己变了。 真实的生活在现在的我的眼里, 哪怕是艰难的丑陋的痛苦的,也终究是静水深流,波澜不惊的。也许于作者来讲, 只是一种写作或者表达方式,我只能说,这种方式不是中年后的我所能够喜欢和享受得了的了。

再有就是胡兰成上了架。对胡兰成的兴趣, 最初是源于他跟张爱玲的关系,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文字俘获了那颗孤傲的才女心, 然后便看到了人们对《今生今世》评价,积极的说 “文字精美”, “情感细腻” ,“古韵古风”,消极的说 “文风清丽, 思想单薄”,“美丽而猥琐”。不管是哪一派, 在文字美丽这一点上是一致的。 便有了找来一读的心思。年初时在中国, 在保定的新华书店里没有找到《今生今世》, 买了他另外的一本《禅是一枝花》。回加后翻了十几页,故事简单浅显, 却不甚明其深意,看来自己禅宗的根基太薄太弱,便暂且放下了。今天在书架上看到了《今生今世》, 毫不犹豫地取下来放进了菜篮子。

拎着两大袋子的蔬果,包里揣着那本从菜市场淘来的《今生今世》, 我跟Allen深一脚浅一脚在无处不在的冰碴子里找寻着自己的路。身边有细小的冰珠子窸窸窣窣地落着。不由得就想起了胡兰成著名的那句 “愿使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婉妮' 的评论 : 谢谢婉妮。也祝你春天愉快安好。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寒冬终于过去了,该好好享受春天了。问好。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化名化性啊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我姓游,怎么会姓胡呢:)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向远在北京的菲儿问好。
我元旦时在北京, 觉得北京的空气虽然有时候也霾, 但总体比前几年好多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1女儿说美国也在雪,北京今天85度,都有点疼热,空气很差。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
中文书是我们大统华超市的福利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寺' 的评论 : 嘿嘿, 肯定离得不远 :)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景色描写得细腻。你们那里竟然有中文书卖,羡慕一个!
天寺 回复 悄悄话 大统华,看来咱们是邻居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是啊。 冰粒下了两天, 冰雨下了一天。 现在地上还有不少的积冰呢。
冷热苦乐, 日子都是一天一天过。 有人喜欢一年四季都是夏天, 我喜欢四季分明的天气,偶尔下下冰雨, 也不会太厌烦。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你们哪里也下冰雨?今年不正常。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这点小雨,如胡椒,日子味道更好;-)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很久不见, 也问写写好。
是啊, 我们还以为会白跑一趟, 结果照常 - 大部分的课都取消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看到很多人写冰雨, 这块儿云彩可真大 :)
呵呵, 年轻时倒是没追过剧, 现在经常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好久不见了。问好~~ 游泳课照常很有我们小时候上学风雨无阻的风范啊。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同在冰雨里。
好奇你能一直追剧,回想俺的上次“追长剧”是十余年前,怀孕期间;第二次追长剧是这些年里的佛国之旅。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甲老翁' 的评论 : 呵呵, 就是在加拿大也不多见啊, 所以记上一笔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谢谢莲盆籽。 问好。
余华是很久之前读过, 现在再看他的文字有点不习惯。胡兰成可以说还没有真正读起来。
花甲老翁 回复 悄悄话 呵呵,老翁還是第一回知道有落冰這回事呢,
長知識了,謝謝.(我只看過雪境,落雪)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没读过这两人。冰粒的情景描绘得细致生动。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是, 我也不喜欢以道德为前提,把人一杆子打死。像我们这样的人, 离国去家, 要放在旧社会, 说不定也会被戴上顶帽子 :)
大陆出版的今生今世把作者写在汪精卫政府供职的一章全部删减了, 比较遗憾。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今生今世》不能完全用道德去评判,我觉得它是美丽(大大地)多于猥琐。小C把南安省的这场冰雨写得很可爱,我们也挨上了,你比较宽容,我也不好意思抱怨了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问好。
路面状况真不好, 开车走路都得小心翼翼。愿我们多伦多老乡都能够安全上下班。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得象一壶茶,喝了一杯,再品第二遍...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哈哈, 是真的吗, 不会游士也姓胡? 等我读完了今生今世向你汇报一下印象, 看看会不会偏太远。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谢谢闻香, 你的评语我也喜欢,带着淡淡的茶香……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好羡慕, 我们还在刷拉拉下冰粒,据说今晚的风速可以达到一小时一百公里, 不要把屋顶掀翻了。
我也是最近看剧太多, 博客都荒了, 买来的书一大半儿没看。呵呵, 得适当推一下自己,勤快点儿 :)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胡兰成这个大汉奸,是我家亲戚的亲戚,哈哈。
yy56 回复 悄悄话 这种文是我最喜欢的。就像喝一杯好茶,可以细细的品。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这个周末,总算是春天的样子了,梨花和樱花仿佛一夜之间全开了,望过去云蒸霞蔚的感觉~~~

我这个星期上图书馆借了不少书,最近尽看电视剧了,想着是否应该读点书~~~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是, 你这么一说, 又想起一句评语, 加进去了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 问好。 希望你们那里的天气不至于这么差。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胡兰成这个人很复杂,很有才,但是个汉奸:)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