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时光

日子。心情。人和事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这样的阳光下 (2016.11.7)

(2016-12-03 08:09:01) 下一个

老太太接过我递过去的医生预约通知, 把纸张颤微微地抬到自己鼻子的高度仔细地瞅着, 眯成细缝的眼让我感觉少了一幅老花镜。 对不起,路上车塞得厉害, 我晚了十分钟。 我解释道。没有关系的, 老太太一边开始往电脑里输入我的信息, 一边语气肯定地否认着我的歉意。 MRI的CD带来了吗? 她抬起眼睛看向我。 是的, 带来了, 一共有两个, 一个头部, 一个颈部。 我把CD递给老人, 看她慢悠悠地把CD插进CD盘中开始复制图像。 快一点吧,快一点呀,你这个小东西, 怎么每次都是这样呢。 老人一边等待复制, 一边对着自己面前显然有些年头的电脑絮絮叨叨;明明是责备的话, 却完全没有责备的口气, 好像对面坐着的是自己心爱的宠物。 我不禁哑然失笑。我虽然不老, 却有个跟老太太一样的习惯, 喜欢自己跟自己, 跟身边的事物说说话。 我对她笑笑, 没有关系的,让它慢慢来。 

老人穿着一件可爱的蓝底粉碎花的上衣, 羸弱干瘪,一头白发晶亮如丝,头顶部发丝稀疏, 一根一根可以数得过来。 没有八十也肯定过七十了吧, 虽然做事情慢了一些, 但老人安详的气息和特有的孩子气让我感到放松和温暖。终于忙乎完了电脑上的事情, 老太太起身领我去等待室。 走在我前面的老人身板挺直瘦削, 步调沉稳有力, 跟坐着时给人的感觉大不相同, 我有点怀疑自己把她的年龄给高估了。 

以脑神经科著称的多伦多西院, 专科医生约起来排了好几个月的队。 病人排得满, 等待时间就不应该太长, 我坐在等待室里整理着思绪。 坐定刚刚几分钟,一个小巧玲珑的年轻姑娘走进来,关上了门。 小姑娘未开口脸上先荡起了笑模样,笑容清新明亮如春日清晨的阳光, 点亮了那张柔和的面孔。 我是这里的实习护士, 需要先问你一些问题, 做一些基本检查, 然后B医生会来和你讨论病情。 好的, 我答应着。 你几岁了? 我几岁了, 我跟着重复了一次这个问题, 四十三?啊,不, 应该是四十四, 今年的生日已经过了。 回答时的迟钝让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关注过自己的年龄了。 有人永远十八岁, 有人永远二十九, 我呢, 是过了四十就不再去数岁数了。 

小姑娘边问边记, 没有现成的表格, 我给出的答案被她记在了一个笔记本样子的本子上, 一会儿写了几大页。 我端详着本子上的笔迹, 字体偏大, 遒劲有力, 舒展却不张扬, 没有太明显的女性特征。小姑娘让我坐在检查床边, 脚搁在垫脚蹬上, 把鞋脱了。 我照着指示做了。 新鞋子? 小姑娘蹲在我脚边,挑起嘴角问道。 呵呵, 算是吧。我端详了一下被小姑娘在垫脚蹬旁边摆放整齐的新百伦的鞋子, 黑色的鞋面洁白的鞋带, 一尘不染的样子。 小姑娘没有追究我答案的模棱两可, 两手示意了一下,我可以把你的裤腿卷上去一些吗。 我自己来吧, 我连忙说道。 没有关系的, 女孩子示意我坐好了, 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本来有点拘谨, 看着笑容在女孩子的脸上水一样荡漾开来, 温暖在纯净的眼睛里闪耀,那张干净的笑脸如玉兰花般绽放, 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 于是坦然地由着她把我的牛仔裤的裤脚卷起来一节, 然后把我的脚掌放在她自己的手掌之上。 用力踩, 踩我的手。 试过我脚下的力气, 然后是小腿, 小臂,手腕, 手掌, 手指;我俩像是在练搏击, 练着练着禁不住相视而笑了。 

我一直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场, 这个存在于人的个体周围的能量场以什么方式存在,电, 磁, 或者其他,我不清楚。 人与人的相处, 尤其是陌生人与陌生人间的相处状态, 与这两个人的气场有着很直接的关系。 我与护士小姑娘的气场合了拍, 自然开放友善,这两个气场有着相同的特质, 眼神对接之间, 我和她快速地建立起基本的信任。 和谐的气场在小小的检查室里无声无形地流动, 如春风习习, 让人身心舒畅。

谢谢你,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还很强壮,很有力量,这种感觉可真好。  小姑娘冲我一笑, 你本来就不老吗。 然后咬着笔头沉思了一下, 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尿量有什么变化吗?尿量的变化难道也跟神经有什么关系吗? 我心下有点儿纳闷。 前一段儿时间我觉得夜间突然尿少了, 不过也可能是我注意睡前不大量饮水了。 日间的尿量很正常, 没有什么变化。 我想到了自己办公桌上的大号茶壶, 一天几大壶的茶水, 几大茶壶的水灌下去,身体敏捷而迅速的排空, 随之而来的是对厕所的多次光顾 -- 排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好了, 我问完了。 小姑娘收起笔记本, 我出去跟B医生讨论一下你的情况, 然后我们会一起进来跟你解释。 不会太长时间的, 关上门之前她冲我宽慰地笑了笑。 检查室外面的门廊里有一个长长的工作台, 我听到小护士在向B医生汇报我的情况。 情况汇报完了, B医生问道, 她的右手第三四个手指会发麻, 那我们应该注意颈椎的哪几节呢? 第四节, 第五节? 小护士有点犹豫。 不, 应该是第六第七节。 你看这里。B医生在耐心地教小护士看片子。 遇到这么耐心肯教的医生真是她的福气。

两个人回到检查室, 医生在电脑上调出我的MRI图片。 我可以一起看吗, 我问道。 当然, 坐过来一些吧。 医生把自己的椅子往旁边挪了挪, 给我腾出个地方, 小护士站在我的左侧, 我们三个人一起看片子。 图片上是我头颈部的一个侧影, 第一次看到如此骨感的自己, 觉得新鲜。 这个照片和平日的我确实很不相同, 我的一句即时评价, 把小护士逗笑了。 虽然不同, 但毋庸置疑那是我, 我看着图片上自己不是太悦目的侧影,心下嘀咕,越不美好的特征就越容易显性啊。 

你的头颈部图像显示正常, 我们没有看到重大的问题。 有两点,你们看这里,B医生在电脑屏幕上点给我们看,颈椎的第六第七节,椎间管有些变窄, 应该就是你右臂和手指发麻的原因。再就是椎盘间的骨质增生, 这就是为什么你的颈部会持续疼痛。 是什么造成了椎间管狭窄的现象呢, 我能做些什么去预防它的发生或恶化呢。 我问道。  人从一生下来,椎间管就有变狭窄的趋势, 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现象,不同的人不同的体质, 有些人早些, 有些人晚些。这个没有什么太有效的方法。 骨质增生呢, 可以做些物理治疗缓解一下。 医生把椅子推开一些, 转向我。 那我自己呢, 需要注意些什么,做些什么呢? 呃, B医生沉吟一下, 有个法子, 你可以在家试一下。 有一种沙袋, 牵着一条绳子, 绳子的另一端可以固定在你的颈部, 他双手托着自己的头和下巴做着示范。让沙袋垂在门背后, 你站这边, 依靠沙袋的重量把你的颈部拉开拉长, 这样可以在椎盘间制造更多的空间, 缓解疼痛。这不是标准的上吊动作吗。我暗乐。 

持续的耳朵里的噪音可能是什么造成的呢?我又问。 耳鸣, rings in the ear.  小护士在旁边补充道。 我冲她一笑表示感谢。 你有一个好护士,我对B医生说。 是的,孩子, B医生把椅子推开, 站起来面向我, 她很棒, 不是吗? 是的, 我完全同意您这个结论, 和B医生眼神相接,我笑了。 小护士连忙说谢谢, 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 我一向不太喜欢英语中的情感表达词汇, 比如honey, sweetheart, darling, 让人感觉生硬夸张。 但我喜欢my dear 这个称呼, 也许是因为对我说出这个词的都是上了些岁数的人, 他们的和善和友爱能把我拉入一种在父母的大伞下作孩子的感觉。 关于这个词的中文翻译我想了又想, 觉得还是用“孩子” 最能描述那种状态。

你的头部图像看不出什么问题, B医生停了一下, 我得承认, 关于耳鸣, 我们知道的还是太少。 很多耳鸣患者的病例, 我们找不出任何病因。 你只能学习着和它和平共处 -- You have to learn how to live with it.  很高兴你不用再来看我们了, B医生向我伸出来了右手。

从医院出来, 天气很好, 特意沿着当达斯步行穿过唐人街, 去央街上的地铁站乘地铁。 阳光干燥温暖, 树上是未落尽的红的黄的叶子, 空气里洋溢着秋叶的甘香。 红底黄字繁体的中文招牌, 叮叮当当的有轨电车,黑瘦的香港老太太,时光像是一下子被向后拉回去了十几年, 回到了我们刚刚登陆多伦多的岁月。 那时候住在市中心央街和圣克莱尔交界的一栋高层公寓里,周末的时候, 我和Bill会来唐人街的华人超市买菜, 两个人大包小包地拎着, 混在人群中坐地铁挤电车。  红白相间的有轨电车, 鲜艳醒目, 头上牵一根粗粗长长的电缆辫子, 雄赳赳气昂昂地向你驶来, 带着大将军般的威风凛凛;钢铁的车轮钢铁的路, 撞击之间声音清脆如铃, 让人印象深刻。

岁月如流水, 细润无声, 在其中徜徉的我们不知不觉间就老了。 还好身边有孩子们玉米杆儿般拔着节, 还好自己的身体还算强健, 就这样, 在这样的阳光下, 一步一步走向那个终点, 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2)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草之书' 的评论 : 我再试试瑜伽。 有什么成果向草姐姐汇报 :)
草之书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在阳光下痛着颈椎病的痛,正苦恼着。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就叫你写写了, 又亲切又顺口 :)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是的呀,我这个名字没起好T_T,你叫我“写写”吧:)如果跟工作有关的话,用standing desk会有帮助吗?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谢谢石姐姐。 我还是多年前练过瑜伽, 看样子应该再捡起来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开门见山又很细腻,写得真好。颈椎很多年了,以致左胳膊抬不高,偶然进了瑜伽教室,不知不觉得抬起来了,再也没疼过。瑜伽的伸拉功很管用的,建议你试试。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声音。问好。
我的时间很长了,打算看看中医。以后会向大家汇报的。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默默。
我的时间很长了,两三年了,最近声音很大。打算按老翁的建议,看看中医。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小c,文笔细腻,像读小说一样:))
也曾有过耳鸣,后来休息了几天好了,耳鸣原因很多,估计我的耳鸣是因为累的,多多保重,新周愉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曾经有过耳鸣,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就好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tayy' 的评论 : 谢谢nitayy. 老去是不可避免的, 那就尽可能地从容优雅一些吧。
今天刚去过你家, 你有一阵子不贴照片了。
nitayy 回复 悄悄话 优雅地老去。
喜欢你的恬淡,从容。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呵呵, 我也就是说说, 要真聚会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敢不敢曝光,现在这个形象不适合聚会上照片, 天天看着上升的体重发愁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是吧, 我下次体检看看缺不缺钾。
谢谢波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坚决支持你们成立女博主联盟:)刚才还在跟觉晓说你们应该聚会上照片:-)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有发麻的问题,以前查不出,现在看来可能是缺钾的缘故,多多注意!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甲老翁' 的评论 : 谢谢老翁指点, 让我有了峰回路转的感觉。 先找中医把把脉。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充盈一个词让我想到一个比喻, 生命是一个气球, 大小决定于你吹进去多少气。 吹太少没有型, 吹过了有炸的危险, 因为它有自己的极限。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是的,我一直困惑我一写日记就写长,打不住, 短短的时间里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细节, 应该就是得益于津津有味和生机勃勃的生活态度。
生命是短暂的, 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力把有限的时间充盈起来。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谢谢思韵。
花甲老翁 回复 悄悄话 五十前,還十分年青啊,耳鳴只有找中醫才能治好,完全根治斷尾不再復發的,
如果你是熱氣底子的,可以買傳統的六味地黃丸,服用三,四個月便可痊癒,
這是醫聖張仲景傳下的良方,十分安全,皇太子也吃不壞的,如果是寒底的話,
便自制合桃糊來吃,每週兩,三回,痊癒為止,老翁并非尊業,只是終生受慢性
支氣管炎折騰,西醫病歷寫著,要終生服食化痰藥, 涉獵中醫書,退休後治好了.
耳鳴是慢性病,急不來.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平凡的日子,我们也过得津津有味,生机勃勃。

一直记得你说的,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河流。记下点点滴滴吧,喜欢你的分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谢谢为写而些 -- 呵呵, 你这个名字有点绕口。
我颈椎不好应该和上班天天写报告有关系, 物理治疗, 脊椎治疗,按摩,和自己的坐姿等一起调整, 现在好了不少, 需要继续努力 :)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年龄差不多。要一起好好保重身体!可以想象耳鸣得有多烦人,希望能早些找到办法。同时先注意颈椎的问题吧。即使跟耳鸣没关系,单解决了那一项也是大大的好!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最近也做过 MRI,那个吵呀,我可以写一大篇来形容那个noise.
-- 你就写一大篇吧,:)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谢谢荔枝, 如果我作医生,我会是一个好医生 :)
是啊,做MRI很惊悚, 尤其是第一次。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看来我们多伦多是不是应该成立女文青联盟了, 简称: 多女文联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这也让水沫看出来了, 在练笔 :), 呵呵, 开玩笑。
我一写日记就写长了, 细节太多人, 所以一下子写不完, 就丢在那里了。 这篇也差不多放了一个月。
耳鸣有一两年了,刚开始声音很小, 也做过脑部CT, 说没什么问题。现在声音越来越大, 就又去做MRI了。 也咨询过不同医生,找不到原因, 最后都是这么说了, you have to live with it. 有个医生自己也耳鸣,我给我传授不少自己的经验, 例如开着轻音乐睡觉。
我觉得自己的耳鸣还是因为颈椎不好的缘故。
谢谢水沫。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看小C写的,那么细腻,可以做医生啦!最近也做过 MRI,那个吵呀,我可以写一大篇来形容那个noise.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小c 细心感性,文章写得舒展流畅,多伦多的女博主确实都很厉害:)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小C完全是小说一般的写法,写作方式很有个性:)

我怀孕的时候有过耳鸣,会不会只是身子虚?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鼓励。 我也正在仔细地找原因。 希望会慢慢有些改观。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们多伦多的女博主很厉害啊,好像把自己都夸了。
-- 呵呵, 我也有同感, 不是夸自己啊, 觉得多伦多确实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和我大学的班级有点像, 不太好的专业,不太好的学校, 出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人才。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cxyz岁数不大,觉得颈椎病和耳鸣都可以治好或养好,多保重:)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呵呵, 新宠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刚才在你那儿留言, 你在这里啊。
谢谢留言一下留仨 :)
看来这篇有点儿长, 读一段儿留一段儿 :)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啊呀,读到气场,我和你同感,我们也来一次气场感应吧。对不起,多用了评论空间,很奢侈,不过周六,我尽情一下。写的很好呢。我们多伦多的女博主很厉害啊,好像把自己都夸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小c,读到新百伦鞋子笑了,我的跑鞋也是它了,我喜欢你的翻译,很开心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啊呀,西院离我家不算太远的,哈哈,开车十分钟最多了。我去过的。祝小c健康!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 第一次觉得很可怕, 觉得自己肯定被辐射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 也祝你周末愉快。
耳鸣或许真和颈椎不好有关。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衰老。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喜欢看诗人写的思绪。 我也做了好几次MRI,第一次是女儿小时候,当时以为自己躺着里面再也见不到她了。哈哈。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颈椎病,很多人都有,也影响耳朵的健康。谢谢分享。周末愉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