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岛水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想吃和味牛杂,去小巷里找阿婆

(2017-10-13 05:37:47) 下一个

老北京有冰糖葫芦串,老广州有和味牛杂串。这里说说老广州的和味牛杂

广州的和味牛杂主要是包括牛肚、牛心、牛肝、牛肺、牛肠、牛腰、牛百叶,这是对喜欢吃牛杂的人而言,对不喜欢者是不在话下。

没移居海外前,在广州的大街小巷里,常见有人推着一辆四轮小车,车子里面藏着峰窝煤炉,炉上是一大锅热气腾升、飘着香味的卤水牛杂。那香味混合了八角、陈皮、桂皮、葱、蒜、姜或花椒酱油、白酒等等,让人打老远就会鼻翼收缩、闻香扑去。在牛杂锅的旁边还放着一把竹签、酱油和辣椒酱,谁走到小车前递上两毛钱,即可获得一串蘸上辣酱的牛杂,此时谁都急不可待地一口咬上去,另一只手连忙放在牛杂串下面接着,生怕漏掉每一滴酱汁和每一块杂碎。那份滋味,那份香浓,还加上一些软滑、一些爽口,真的好和味!

这是令人难忘的和味牛杂和味是粤语,就是很滋味的另种说法。

 

 

记得小时候,还是小学生的我曾经和两个同学走在路上,寒风中漂来了牛杂的香味,见不远处街边有卖牛杂的小车,顿时食指大动就忘了大人的嘱咐:不要随便在街边上买小吃,不卫生!我们各自掏出零用钱买了三串牛杂。正要开始享受美味时,一个同学才咬了一口却没注意跘脚了,跄踉了一下几乎跌倒,一场欢喜连同手里的牛杂串一齐掉下、贴在地上。看着地上那串冒着热气的牛杂,她当时伤心得快哭了,在旁的我俩也在为她叹惜。再买一串吧,可我们的零钱凑在一起都不够。为了不想让她眼巴巴地看着我俩吃,我们决定,俩人手上的两串牛杂三人共享。但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推让,可是嘴里刚才咬了一口的牛杂很快就下肚了,很吊胃啊!禁不住诱惑,最后还是她自已动手,轮流地在两串牛杂中、一块一块地拿着吃。这时候,所有的烦恼都甩到街后,我们边吃着和味牛杂边说笑着,迎着寒风继续向前走。

有时候,我们也买碗装的萝卜牛杂,碗装的牛杂多了白萝卜。白萝卜吸收了牛杂的汤汁,风味特好。按中医的说法,牛杂伴有许多辛香料而偏燥热,加入了性甘偏凉的萝卜,就起到中和、润燥的作用。但在很多时候,更喜欢手拿着牛杂串,吃起来更随意更洒脱,是儿时美味的记忆。

牛杂源于传说,古时候有一位大王在先农坛亲耕祭农神时,突然天降大雨,大王看到当地百牛杂姓饥谨,立即下令屠宰亲耕的牛,将牛肉和牛杂放入锅中。百姓食后醇正鲜美、味道甚好至此流传至山东等地。

 

 

但另有传说,说牛杂的发明是在光绪年间,由一个住在广州光塔寺附近的回族厨师发明的。回教徒不吃猪肉,这个厨师就在寺附近开了一家牛香店,把牛杂加入各种香料煮透了,用剪刀剪成小块、入竹签成串出售,因味道很好吸引了附近的回民。于是识食”(粤语,意思是懂得饮食)的广州人都来仿效,牛杂串/牛杂就流传至今。

有吃货朋友告诉我,现在在广州,虽然有很多卖牛杂的摊档和店,但最喜欢的还是在广州饮食江湖中传说最佳的:阿婆牛杂

 

阿婆牛杂就是深藏在广州芳村街巷里面的一位70多岁的阿婆,她以独特的的配方调制和味牛杂,而且周末才开档一次出售,所以供不应求。阿婆多年来只为坚守那份独特的和味,却不求挣大钱,所以很受识途的食客欢迊。闻香而去的食客坚持不懈地排长队,就是为了品尝阿婆特制的和味牛杂。所以,想吃和味牛杂,就去小巷里找阿婆。

和味牛杂,绝对是一道人间美味。

走鬼也是粤语中有一个名词。它最初是出现在三、四十年代的香港,街上的无牌小贩包括卖牛杂的,常常被香港警察雇佣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人、为了执法而驱赶,港人称他们是红毛鬼(他们中有红毛混血儿)。无牌小贩摆卖时,只要远远地看到红毛鬼来了,就有人叫一声:走呀,鬼来了!,小贩们即推车逃避,以后就变成了简单的叫法:走鬼,这是粤港两地人所熟知的名词,因为这现象同样出现在广州,但不是鬼而是人,被有威胁性的人如被鬼追,所以广州人也叫走鬼。大凡光顾过街上小车的牛杂串、或是其它小食的人,都会对走鬼有印象。

生活在海外,虽然粤式饮茶已经很容易找到了,大碗的牛杂也不难吃到了,甚至我的西人朋友也能接受牛杂了,只是没有街边上小车卖的牛杂。有时候,从视频中见国内的人,从街上卖牛杂的小车拿起一串串牛杂在吧唧吧唧的时候,就会提醒自己,下一次回广州,别忘了去小巷里找那位阿婆,吃和味牛杂。

看官,如果你是和味牛杂的老食客,希望我的絮絮叨叨能提起你对和味牛杂滋味的记忆,还有伴随着心底里、一幅幅儿时的街市风情画;如果你从没吃过和味牛杂,请你大胆地往前走、去尝试,相信你会喜欢上的。谢谢你的分享!

 

(本文图片取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 菲儿天地 ' ' 彩烟游士 ' 的评论 :
谢谢各位,周末愉快!喜欢自己喜欢吃香的。。。。下次给游士画种菜的高大形像。 : ) )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水鸟画的画好看,再看一遍:)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怎么给漏了,没怎么吃过,看着很香!:)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自己喜欢的,哈哈。。。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八戒' 的评论 :
清平鸡是广州的名鸡,上下九至今有卖,但是不是保持水准待下次回去吃就知道了,亦可能这么多年自己的胃口也有改变多少会有影响。说实话现在的牛杂是不是原汁原味更不得而知,但要吃较传统口味的还是要去西关包括上下九。谢谢再次留言!
小八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八十年代已经有注水肉和非法屠宰。记得同事还跟税务,公安,卫生部门的夜里去潜伏抓非法屠宰。
牛杂,萝卜,奢侈时吃一碗净牛腩。。。。。
小八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上下九变化很大,多数店铺都在。八十年代末在上下九和人民路交界口那里不远是清平饭店,有清平鸡外卖,36块钱一只。同事结婚还是在那里摆酒的。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当年可是拉风,一到下午5点多就开始排队买清平鸡外卖。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rgesammy' 的评论 :
过去虽然物质贫乏,但自然环境污染没有现在严重,所以大菌吃小菌问题不太大,现在回去在街边吃东西是有怕的感觉。在海外的我们有时候怀旧一下,就感觉味浓。谢谢分享!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八戒 ' ' 茅斌骚客 ' ' 深秋的红叶 ' 的评论 :
多谢各位老乡!
上下九很多茶楼住家重新装修,恢复旧时西关景色,抵得行下。
街边走鬼嘢唔系都咁正架,有时撞衷运会吃到肚屙,但我小时候吃过好多次都冇问题。上次返去都试过一下 : )
' 深秋的红叶 ' 也来一道乡味让我哋解乡愁?祝各位周末怀旧并愉快!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 小声音 ' 的评论 : 哈哈,是很像我画滴!问好小声音,周末愉快!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你大胆地去尝试哇,去尝试 … 问好!

largesammy 回复 悄悄话 在番禺吃过几次。每次吃都生怕吃到不干净的东西。这些即使不是走鬼档,店面卫生也很差,我是很怕吃的。那些店面大一点的,味道又一般般。现在能够吃到的东西多了,牛杂没以前受欢迎了。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没吃过牛杂,见南岛描述的太馋人了:))
南岛的画活灵活现,绝了~~~~
周末快乐!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楼主,不好意思,网络问题,一个评语被发了重复好几次,打扰了!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牛杂,广州人一道挥之不去的味道,海外人一缕舌尖上的乡愁。问好,广州老乡!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没有吃过牛杂,好像吃过羊杂,估计一定不难吃。问好南岛!祝周末愉快!
茅斌骚客 回复 悄悄话 咁正,讲到流嗮口水添。不过一直都唔够胆食走鬼嘢。
小八戒 回复 悄悄话 好啊,下次回去一定去找找看。也好久没去上下九了。过去在那儿附近工作。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八戒' 的评论 : 哦,噉就去西关好啦,个喥仲可以揾到原汁原味慨好耶食 : )
小八戒 回复 悄悄话 唉,我说也是八十年代的事儿了! 现在东山口那里全变样了,哪里还有卖牛杂的阿叔。都给弄进mall里的。易于管理但是没有了生活气息。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小八戒' 的评论 : 谢谢!记住你说的,下次回去一定要找来吃。还是小时候的状况好,那时生话虽不富裕但人善良,有谁连盘子都吃呢?谢谢分享!

回复 'chase1993 的评论 : 听你介绍我垂涎啦,也想念双皮奶和椰汁龟苓 ~ ~ : )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我用牛杂交换你的蒸鱼和汤吧 : ) 周末愉快!
小八戒 回复 悄悄话 东山口电车总站那里也有个推车卖牛杂的阿叔,他家的萝卜很好吃。
小八戒 回复 悄悄话 北京路上还有家卖牛肉煎饺的。一盘多少钱,吃完买单,阿姨看桌上几个盘子就好了。后来不行了。据说有人吃完了把盘子装包里了。唉,人心不古啊。
chase1993 回复 悄悄话 下九路好像有一家在巷子里的牛杂铺。我几年前带孩子去上下九逛买过。孩子们不吃。也不肯吃双皮奶和椰汁龟苓膏。结果俺吃得肚皮胀胀回家。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香味从你的文字中飘了过来~南岛的画真棒!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好像我画的 : ) 游士周末愉快!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esper' 的评论 : 我也多年无去过芳村但听说现在变化好大早就是广州一部份了。海外的牛什因为原料和做法是口味不同但能吃到也算不错了。炒田螺也是我的最爱甚至胜过牛杂,田螺和味肉少可以吃到累为止。。。谢谢来访!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那副画是水鸟原创的吗?太有生活气息了!哈哈。
vesper 回复 悄悄话 我小時候,芳村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除了是郊區以外,還要坐渡輪才可達到。到現在,我也僅記得芳村有個白鶴洞。基本上是一張白紙。
記憶中廣州最好吃的牛雜檔在北京路。當年的舊址現在只能看到廣白商場。不過即便是我離開廣州之前,那檔常引我流口水的五香牛雜早已不知去向。從此以後,再也吃不上那樣好味道的。北美的牛雜,撇開味道不說,連最好吃的牛肺都沒有。
另一種讓我想往的小吃是炒田螺。相比于五香牛雜,炒田螺有點像土豪的享受。晚上約上三兩知己,溜到珠江邊,圍著樹下一小桌,邊喝啤酒邊噱田螺邊吹牛。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那時家裡還沒有空調,緩緩的輕風從江面吹來,消暑的勝地。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闪闪星空' 的评论 : 问好老乡,谢分享!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也喜欢吃牛杂。问好!
闪闪星空 回复 悄悄话 牛杂和萝卜系放学必吃的!好久没吃牛杂了,谢谢分享广州太多好吃的了,下次回广州要回味一下!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馋!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