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岛水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4-28 05:44:50)

果子沟是新彊伊犁地区的峡谷、名胜地,是古代中国丝路上的北新道的咽喉。 最近从电视里看到有果子沟的景象,那条高架水泥桥贯穿整个果子沟的画面,真是惊叹、震憾,这让我想起了当年游果子沟的情景。 1985年暑假的丝路之行,我们从西安到达乌鲁木齐后,开始一路向西,走向边境。沿途扬手招车,靠我们的笑脸和不是当地人口音的普通话,加上亲和的招车能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现在出门旅行很方便,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中潜的所需要的工具设备应有尽有,只要有钱只要想走大都可以实行。我有个朋友住在深圳,为了给住在昆明的老丈人祝寿,要全家人去昆明。结果是太太带着孩子飞去昆明,他自己一个人开车去。问他为啥一个人长途开车,他说想一个人安静一下,昆明不远。 由此想起了1985年的暑假,我与大学的几个同学结伴一起到到新彊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7-04-19 04:14:12)

前几天前我出了一帖:“一对巨型的奇葩”,错把自己种的苋菜当作鸡冠花(虽然也曾经请教过别人)。现在经过专业人士指证,再加上资料核对,证实它们是苋菜,不是鸡冠花!—特此更正。 苋菜Amaranthus与鸡冠花Cockscombflower是同“苋”科、一年生植物,但不同品种。鸡冠花作欣赏性植物也作药用;苋菜是日常蔬菜也可作药用。 通常我们吃的苋菜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7-04-17 16:52:44)
虽然我在海外生活多年,虽然我讲的英语纯度不够百分百但也有本土的味儿,虽然我能够接受西方的饮食和生活习惯,虽然除了亚洲人外我有很好的西人朋友,虽然我也有西人亲戚,虽然我的西人邻居总是友好地与我打照呼,虽然。。。 但在那一天,在火车站的电梯门前,我遇到一个非常恶意、不让我走入进电梯的西人。 当时坐火车的人不多,我是在一个小站下车。下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4-07 04:19:42)

通常,澳洲干旱的时间长于下雨的时间,政府不时地在提醒人们要节约用水。有人说,今季澳州的东岸要下七十天的雨,听起来有点吓人却是不争的现实:从二月起,天气一反常态,经常下雨,还不是一般的下,是大雨、倾盆大雨、银河倒泻,有时还雷鸣、风雨交加,甚至一些地方洪水泛滥,成了(这段时间)每天主要的新闻。 秋天应该是爽朗的季节,但这样不断的下雨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在周未的集市,看到有“SoulFood”(灵魂食物)的摊位,是出售“Glutenfree”(没麸质食物)食物。卖主说,如果你喜欢这些食物,它们就是你的灵魂食物。 “SoulFood”一词是源于美国南部非洲裔人的传统菜式。“Soul”的即是“灵魂”,灵魂是需要寄托的。在黑奴制度的时代,那些非洲裔人为了生存和抚慰心灵的创伤,他们在仅有的食物上加入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有文字记载,炒饭是古时候西域少数民族的一种吃法,传到内地后被汉人接受并且进一步发展,炒出了东南西北各种口味的饭。炒饭是中国人千百年来放不下的爱—爱吃炒饭没商量! 有人说中国炒饭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是广式扬州炒饭。扬州炒饭在1980年代随着流行的港产影剧片传播、并且随华人移民走出国门。 我想,中国炒饭真正走出国门的时间,应该是推前到19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这些天来,澳洲东岸的雨水不断、秋风秋雨,但满眼还是葱绿,没有金秋的色彩。 我在露台上撑起了帐蓬,将塑料桶排放在帐蓬下接雨水,雨水很干净,很有用。看帐蓬前面的茶花树、牛油果树,不是开花的季节,隐约可见牛油果树结果了。呵呵,茶花树和牛油果树是今天绿色的背景,这绿色的景象真是很应节—“圣·帕特里克节StPatrick’sday”。 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周未亲友相聚,在亲戚家来个高颜值的午餐。 高—午餐在楼上的阳台,面对蓝天大海; 颜—颜色,一张漂亮的桌布,丰富了午餐的颜色; 值—人情、亲情、友情相聚,高高兴兴地坐在一起谈笑风声,乐融融,吃什么都值了! 这张桌布是亲戚从法国南部乡镇买来的,热阳色、橄榄和橄榄叶,与悉尼的蓝天和海水的颜色互补、养眼,美哒哒。 餐前小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女孩艾丽,活泼可爱。她白皮肤、褐色的卷发,漂亮的棕色大眼睛,怎么看她都是一个欧裔女孩,如果不说谁也看不出她身上流着一半中国人的血液—她的母亲是英裔人,父亲是中国人。 四岁时的艾丽就离开了父母,由被她称为Grandma(奶奶)的华人萍姨抚养直到今天,萍姨和艾丽是完全没有血綠关系的。当我和萍姨闲聊时,她不时地说起艾丽:“我孙女今天怎样怎样了&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