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南岛水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7-28 06:06:48)

那天我走进了一家二手店。 店的左边有一个一米多高的柜台,柜台后露出半个光溜溜脑壳,猜想是店主在低头看东西,当时店里没其他人,我就直径走入店内东看西看。 走近一个玻璃框子,里面摆放了一些饰物、小物件,在角落里有一本标价$100的春宫图。好奇心让我走回门边的那个高柜台,按了一下摆在柜台上的小铃,铃响,柜台后面的脑壳就像半个月亮从山顶升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7-20 18:37:33)

这是一条黑毛英国种可卡犬(CockerSpaniel),四岁,名字叫刮皮。 我们的任务是照看房子,照看刮皮一个月。 搬进朋友家的第一天,刮皮根本是对我们另眼看待,除了下床去PP或者喝水、或者是饿极了蹭几口饭后,整天呆在房主的大床上,两只黑眼晴却不停地打量我们、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不管我们如何底声下气地叫它、哄它,它要不就是高傲地转过脸,要不就是把下颌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慧是我们以前一起住在悉尼的韩国朋友,后来她家搬到新洲一个小镇。在小镇住下不久,慧就和西人LG离婚了。以后,慧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住在韩国首尔的男人,两个人网上来往不到两个月,慧就飞去韩国与哪个男人见面。后来韩国男人以游客身份来澳洲,就住在慧的家,我们和这个男人有过一次的见面算是认识了。几个月前,韩国男人再次以游客身份来澳洲与慧欢聚,在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07-09 06:09:06)

记得刚移民落户澳洲时,第一次走进当地的大超市那个兴奋啊,宽大整齐好看不用说了,看到那些像涂了蜡一样光亮的蔬菜水果,就想马上全塞进菜蓝子里。当时的家离唐人街很远,附近的街区也没有亚洲人开的店,只能吃超市出售的、西人饮食习惯的菜。但是,住了一段时间、穿上了洋装、我的中国胃就开始打鼓了—想吃中国菜,禁不住就坐火车去唐人街买菜。 那个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周末,朋友来串门,我就想,做什么好吃好看,让朋友高兴没白来。 看到后院的茶花开了,旁边的牛油果树上还有几个牛油果高掛,就想用今年最后的牛油果,做个中西结合的简易午餐,有美食有花享,给朋友一个惊喜。 第一步,用自家种的韭菜,加上葫芦瓜(切粒)、咸肉(Ham切粒)、两勺子全麦面粉、还有几个鸡蛋,把全部食材混合调好味,煎成韭菜蛋饼。 第二步,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清晨,见到阳光下有一只彩色甲(壳)虫伏在小盆景上晒太阳,绿色的背景衬托出它的精致、漂亮。 见它在变换着姿势爬上爬下,不知道想干啥。在院子里干活,不时地见到各种飞虫,但从没见遇过、拍到过的甲虫这么色彩绚目,它令我惊喜,既不想它离开又不知道如何对待。 过了一会儿,突然,它像一部上足了发条的小型飞行器,身子振动了一下,从背上漂亮的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今年澳洲的天气是早春早暖。在春季十月,我家的牛油果树开满了花。这是爬梯子拍到的彩虹鹦鹉在享花: 后院的两棵牛油果树:一是矮种树,二是通常的大树,都是混合品种Hybrid。 矮种树种了近六年。几乎年年开花但收果没几个。夏季(十二月)结了近二十个拇子大的小果,但后来几乎全落掉,到最后只收获三个Shepard品种的果。 大树在春季(十月)开花早,见过有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周未的天气不错,我泡上一壶茶,炖上一锅肉,拿起了浇花桶走进了园子:绿豆花开了,小紫花开了,还有茶梅在冬日的暖阳下开得满枝满树;柠檬、橙子和橘子树都掛上了果! 带上草帽,挽起衣袖,人就很快埋没在花草树纵里。拨去野草,剪去残枝,疏松土壤,适量下肥,捕捉虫子。最后,我提起灌满水的浇花桶,潇洒地给眼前的花花绿绿上下左右淋个痛快。 拈花弄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悉尼的初冬阴雨冷风,好在那天我们去看花展是个晴天,暖暖的阳光,让人和花都笑逐颜开。 一座独特的现代建筑,出现在悉尼皇家植物园的草坪上,看上去像从水池喷出的水柱,又像花辨卷曲的菊花。这是一个多功能的、名为“TheCalyx”的植物展览中心。 花展就在展览中心里面,是由一个专业团队、用两周时间创建的。今季的主题是:将色彩带入悉尼的冬季&md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989年的“六四”事件前,澳洲有四万多中国留学生,绝大部份是自费留学的。 就在“六四”前几个月,悉尼的一个华人组织在热爱中国文化艺术人士的推动下,办成了“悉尼中华歌舞团”,招收了各路有歌舞艺术和音乐艺术背景的华人,同样,他们很大部份是留学生。平时他们都是在读书或打工,晚上和周未时间就到团里排练节目。 “六.四”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