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狼发牢骚

发发牢骚,解解闷,消消愁
正文

宗教的本质是什么?

(2019-01-24 14:45:14) 下一个
三言两语。
 
神的概念,尤其是泛神论的神,与宗教不是一回事。现在指的宗教,是大规模宗教组织(organized religion,institutional religion),宗教有个组织,有能把大家联在一起的规矩礼节(rituals),这个组织得有一个意识形态,大家得一块儿信点什么,尽管难说是否需要包含一个神。在这个意义上,印度教佛教都是宗教(其组织体系远远不如基督教伊斯兰紧密),孔学在社会效应上用道德规范和社会礼节把人们松散地联在一起,是个课题。
 
宗教的本质,大概跟宗教存在的意义一般,我再转个话题,问问宗教的价值是什么。这有两个环节。
 
神的意义
 
一、存在论(本体论,ontological)、存在的意义,大的宇宙为什么存在,小的人为什么存在
 
你要是说,吃饱撑着了,这是个答案;你要是说浪费时间,宇宙从来就存在,这也是个答案,不过显得单纯,在大爆炸理论出场后,显得很可疑。
 
神对此的解释很直接,被创造出来的呗。这一解释,自然神论(naturalism,如道家)和超自然神论(supernaturalism)都能用。超自然宗教包括泛神论和多、一神论(pantheism,polytheism,monotheism)。
 
对人来说这很重要,因为人缺乏安全感,心里得有个主意,神是个捷径。
 
宇宙出来后,宇宙之内也许有人,也许没有人,如果我们知道宇宙是上帝造的,人自然也是上帝造的。当然从理性的角度来说,即使上帝创造了宇宙,人也可能是演变出来的,这得下面解答。
 
二、目的论( teleological
 
为什么存在?这可以涉及人,也可以涉及宇宙。
 
你要是有钱有势,活得痛快,痛快就是目的。你要是个穷光蛋,活得真累,不如死了,那目的就不知道什么了。可是如果你是上帝制造出来的,是为了显示上帝的光辉,那就不一样了,上帝自然而然给你的生命带来了目的,个人苦难无关痛痒。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大概是希腊哲学的特色,后来基督教对此很执着,那都怪(圣)奥古斯丁迷恋上了柏拉图,一定要给基督教找个理论(理性)基础。这太难了,现在也没好的说法。
 
近代哲学对此有个新的表达,如果不知道宇宙为什么得存在,那宇宙可有可无,现在是有了。可是为什么会有宇宙,而不是啥都没有呢?(why is there something instead of nothing?,why is there anything at all)据说这是海德格尔提出来的。有个故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全世界文革的时候(中国文革,美国民权,法国学生造反),哈佛为了压压那帮聪明绝顶四处闹事的富家弟子,请来一个神学家(theologian),给大家讲礼教。同学们可是公开挤哒老师,到最后老师没辙了,问,你们牛,说说为什么现在会有宇宙,而不是啥都没有呢。大家想了想,都傻眼了。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e/ef/Brahma%2C_Vishnu_and_Shiva_seated_on_lotuses_with_their_consorts%2C_ca1770.jpg
 
现在大家推举的是“多宇宙”说,是大爆炸思维发展,我觉得整个瞎猜。
 
寻求存在的价值,是人与动物区别的首要界线,原因是人有感知,就是说,有思想。除了动物本能(如食色),还有什么?用脑子想想,“意义”就出来了,目的论就是给自己找借口。
 
三、道德基础
 
任何一个大的团体部落城邦都要设立什么是大家推崇的(叫“德”),大家谴责的(叫“恶”),什么是能接受的(叫“好”),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叫“坏”)。这是人类群体相互依赖的结果,相互依赖而结成团,就有互相帮助互相冲突的可能性,立规矩,也是人类进化的一大里程。
 
也许一开始大家是比胳膊粗,后来形成规范、礼教和民俗法,可是要大家都服,这些行为准则的合法性就不能仅仅由政府(当权者)制定,那不能具备合法性(legitimacy),难以长久,但如果这是整个团体部落城邦的神这么说,那就不同了。有了神认可的规矩,就是合法的,纪录下来,赏罚分明,大家就知道好坏之分,渐渐形成道德观。
 
四、统治基础
 
统治,一定是在两个群体间形成“上贡和保护的交换”的关系后才有的。这一关系不对称,形成统治阶层对财富和权力的高度集中。远古的时候从村长到族长、酋长,实力势力是第一基础,然而统治过了头,就有暴动的可能性,统治的合法性不仅仅是靠实力来维持的,太昂贵,如果一个绝对的,超越的因素赋予统治的合法性,那政权就稳定多了。
 
由神赋予的统治基础有很多内在的问题,第一是它的合法性必定是以压制大部分人的欲望作为代价的,是用对社会资源的浪费换取稳定性。第二,如果一个统治阶层的合法性依赖于神,你可以想象一旦被统治的人意识到自己也可以思考,意识到还有比统治者更高的权威,也可以问为什么神一定选择某个统治者,那就翻天了,所谓物极必反。这是中西间的一个重大区别,中国古代的统治理论不仅完善得多,也高明得多。
 
神的观念还给道德和统治带来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的上帝恶魔概念。上帝恶魔,也就是正义邪恶,不仅仅设定什么是好坏,还设定世界的正反两个方面:不是好的就是坏的,不是坏的就是好的。这种黑白分明的制度威力很大,因为它对个人压力很大,如果你不站队,你就是与人民为敌,也就是你是坏人。
 
总结一下,你要是问干嘛担心这些东东,撑着了?其实人活得很累,尤其远古时,不仅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天还不时发怒,大家战战兢兢,大家还不时打打杀杀,有个解释,踏实多了。
 
宗教的意义
 
宗教是对人间苦难和种族危机的反应。
 
其实当时除了上帝确实没有好的解释,大家命这么苦,难道真的这么不公平吗?当你用尽了一切抗争的办法(如犹太人,参见: 基督教最重要的人物)还是没辙的时候,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命,命,注定的,只有上帝才由此本事。犹太教还是自己一族内的事儿,大家为了生存,有个信念活下去,当时到了基督教那样的大规模组织,那就是个天才式的发明。
 
宗教,尤其是基督教,也是对全球化的回应。
 
当时中国忙着“统一”,全球化,是帝国的目标,那是罗马帝国造成的(从埃及到中亚到波斯,那儿的人很热衷于帝国运动,高潮是亚历山大大帝远征亚洲)。帝国自然是打击地方势力,大家想的必须是帝国,不能有帮派(其实罗马人很务实,也叫宽容,基本允许自治)。这全球化的是对家庭的冲击。试想如果你活得艰难,听说远处有过好日子的机会,跑到外面,无依无靠,家庭对此毫无对策,而国家致力于发展帝国(统治阶层占据的主要利益),自然不会理会一个小民。宗教正好填补这一空挡。
 
宗教是在家庭宗族为主的社会结构的一个横向的组织,它的基础不是血缘,而是信仰,跟同乡会有些相似,但远比同乡会可靠的多,因为大家都是相信上天堂下地狱的,欺骗是罪。
 
宗教里的神的概念,自然而然具有我上面提到的神的优越性。一神论宗教的“神”所带有的意义,反过来证明了神的合法性,这是宗教的逻辑:神创造了人,人的经历,让神人心心相印,神创造了人,人也创造了神,此中有彼。彼中有此。
 
这在当时是个绝对领先的信念,当时的老百姓听了,不信的,只能说没脑子(有脑子那种,叫做“异教徒”)。
 
宗教在正义和邪恶的发展很高明:非正既邪,不能两存,这一观念发展成意识形态,叫做“圣经”。圣经之外是没有真理,没有价值,没有人生的意义,大家是不允许有自己的想法的,成了绝对服从的信徒。这个过程,让人和神满足了彼此需求,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