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狼发牢骚

发发牢骚,解解闷,消消愁
个人资料
笨狼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最近美国对台军售看上去是个明显的升级,数目很大,但是你要是看看中国的反应,一点脾气也没有,一开始只是“军方强烈不满”,好几天后政府才正式表态,王毅出头说“玩火”,但那种口气是例行公事,不仅美国觉得中国是被贸易战压力得只能忍,中国草根也暗地挤哒政府无能。 现在中国说要对美企禁运,到底有多大脾气? 那几家公司涉及在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3 09:14:05)

伊万卡取代库德洛现身特习会特朗普急需对华支持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7-12 14:09:51)

美国医药界不仅仅是世界上最黑的,而且是大产业控制一个国家后糟蹋老百姓的活生生的例子。几十年前有次跟学统计转行找药商(輝瑞,Pfizer)谋职的哥们聊起,他们说跟药商签的就业合约比中情局还严,你基本上没有暴露“黑暗”的机会。可是你从政客媒体智库里听来的,却是医药界厂商如何为征服疾病如何寻找解决方案,为民谋福,这一切成就莫不是法制(知识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7-11 11:35:33)
中美贸易战双方不对称地位给中国带来的打击不仅仅远大于美国一边的,而且光就自己那边损失尺度来看也很严重,的确有把经济挤垮的可能,如这几天利丰有限(Li&Fung,未必代表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大头,但是是最大的一个代购机构)出来说美国商家已经逼他们撤出中国(《彭博》Walmart’sSupplierSaysChineseFactoriesin‘Desperate’State),这层产业链价值关键在于就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7-09 20:52:24)

垃圾这事儿,最近又因为上海回收风大家又说起来,据说回收风是靠核心发了话才成风气,中国没了核心真不知道怎么活。 不过中国废物回收经历了艰辛万苦,不是自己讲回收,而是给别人收破烂。以前看过一个中国底层靠回收过日子的纪录片,最后看到一半实在看不下去了,真惨。农民一家生活在垃圾般的塑料废物里,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是废塑料,空气中也充满了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几天任正非又出头讲话,《金融时报》做了个解读: Huawei:stillfightingforsurvivaldespiteTrumptruce TheChinesetelecomsgroupisdeterminedtoaccelerateeffortstobecomeself-reliant 读读,觉得《金融时报》对自己观察到的现状实际上并不理解,西方媒体觉得“厉害了我的”之类口号是习近平中国极端派要对西方挑战,而任正非“惨了”则是挣扎中寻求生存。你要是理解中国人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最近几天连任正非都直接要求加拿大政府干预孟晚舟一案(《多维》现在是解决孟晚舟案最好时机),“女儿孟晚舟没有在加拿大犯罪,撤销她的引渡符合加拿大《引渡法》的规定”,问题是这是美国引渡,与是否在加拿大犯罪无关。加拿大司法部长确实可以干预,但目前没有理由干预,而且中国还扣着人,还有人在死刑阴影下,没法放。任正非说“《多维》若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7-05 07:33:01)

排华反华制华,知华慕华亲华,各种人都有,这些观念有的冲突,有的形似对立但并不矛盾,你可以同时知华反华。美国内部紊乱的外交政策主要是意识形态主流派因其冷战后三十年把美国单极超级大国地位荒废成内外受攻的普通大国之际,受到大国政治派攻击的结果。大国政治不是“亲什么派”,而是国际政治务实派(realismininternationalrelations),就是意识形态是次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7-04 08:14:01)
性别和有性繁殖的出现是进化论的奇妙效应之一,性别的出现就带来了择偶,择偶就是选择,选择一来,花样就多了。按达尔文的说法,性选择(sexualselection)就是择偶竞争这么一个过程(sexualselectionarisesfromdifferencesinreproductivesuccesscausedbycompetitionforaccesstomates),有雄性竞争(intrasexualselection,偶然也可能是雌性竞争)或雌性选择(intersexualselection,此理论近代才完善的)两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几个月前我跟一位国内的说了几句话,不是反美那种,按他的说法,国内很多一般中产对美国都有意见,而且觉得中国即使关起门来也不怕,因为中国的市场够大,能自成一个系统,华为在5G能起步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人多,5G网络建了,使用的人足够,成本肯定能赚回来,相反,美国研发就有的成本和回报的考虑因素。 中国政府对中国市场的规模过去一年已经变得很自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