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奚凡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喀斯喀特山】(6) 探地精雪中露营

(2017-10-07 17:43:41) 下一个

天不亮就起来到湖边等日出。这时候觉得能背包露营太好了,不用象以往那样摸黑在弯来绕去的山路上开车,少则半小时,多的要一小时,还怕不小心撞上哪只呆鹿;也不用前一天踩了点,还要打着头灯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地里找机位:这一回,拉开帐篷眼前就是!看清了好天再起床,不然可以翻个身接茬睡啊。

(1)东方就泛起了鱼肚白,不久日出的大戏就开场了!

(2)Tranquil 湖上的彩霞,火红火红的

(3)湖对岸的山头,在云雾中忽隐忽现

(4)回头一看,附近的山头上的雾气,在朝阳下滚动散开。帐篷上结了厚厚一层霜,看来昨晚气温还真是降到了零度以下。这一晚睡得很香,一点都没觉得冷,睡垫睡袋都检验合格!

(5)天大亮了,我拿了水袋去湖边打水。我正蹲在水边,有个大胡子过来跟我打招呼,我马上想到了路上遇到的那两个下山的女子,一问之下,果然就是亚当。他说前一天他和同伴在这里扎营后就一直在等那两个女孩,晚上看到我的头灯等光,起初还以为是她们,待到看清了就我一个人,确认了不是他的同伴,才没有过来问询。得到她们下山的消息,当然非常失望,说他们也只好改变计划,这天下山了。我心里想,徒步的时候各人速度快慢难免不同,暂时分手随后在约定的地方再汇合也是家常便饭。不过,要是姑娘是他的女朋友,只怕是要吹喽。

(6)在帐篷边上吃早饭的时候,雾又大了起来,湖面都看不见了。

这里一连串的高山湖,本是最精彩之处,连湖水都看不到,不免遗憾。可是一共就背了那么五天的粮食,在这里也不可能多呆一天等天气好转,倒也少了一份纠结。我收了帐篷,背包出发。不久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雾也更大了,十米之外就啥也看不见了,这样无景可看,倒也不必停留,一心走路便是。事先把这里的地图仔细看过,知道步道是沿着湖岸向下走,即使目不及远,还是能大概知道走到哪里,经过哪个湖。

(7)经过这里的时候雾气刚好散开一些,让我看到一眼湖对岸的轮廓。这要是晴天该有多美啊。

这山上的路多的是大块大块的大理石,雨后湿漉漉的,看着滑溜溜的,尤其是往下走向 Inspiration Lake 的一段,经常要坐下来才能够得着落脚的地方。我正在小心翼翼地在这堆石头里手脚并用地把自己往下挪,忽然听到背后山上传来一阵叮叮咚咚的声响。我回头一看,只见是两个轻装徒步的,那声音是他们的手杖撞击在石头上发出的声音。他们下来得很快,一会儿就到了跟前,两个年轻小伙子,前面一个戴了一顶鸭舌绒线帽,一副大圆片子的眼镜,那种四五十年前的式样,现在又在年轻人当中流行起来。眼看他们从我身边走过,让我大开眼界,叹为观止:我笨手笨脚蜗牛一样走过的大石头堆,他们左边在石墙壁上脚尖一点,右边在石块顶上手杖一点,似乎轻车熟路,飞檐走壁一般地就过去了,下脚根本就不怎么落实,倒是跟前一天在巨石阵里见到的那个跑山的有一比。照这样的速度,一天穿过这十八英里的步道也没问题啊。

(8)从这里看过去,对面应该是这里的主要山峰之一:Little Annapurna。以尼泊尔那座几年前见过的喜马拉雅山峰命名的山,配上高原湖的绿水,和金黄色的落叶松,想象一下都要被陶醉了。

拐过一道弯,到了 Enchantment Lakes 湖边, 在一块巨石背后,有一块平整的土地,被大大小小的石块围成三个方块,显然是很好的几个露营地。时辰还早,这天还没走多少路,我想了想,决定先不忙扎营,只是在 GPS 上作了标志,以备晚些时候找回来。吃了午餐,离开主干道,沿着一条上山的小道,去寻找此行的主要目的地之一:Gnome Pond (地精塘),一个 Prusik Peak (普斯克峰)前的小池塘。

(9)走上一个山口,一路没有看到池塘,却远远地看到了一个湖,按方位应该是 Shield Lake。一片片金松点缀着湖岸,美不胜收。远处露出来的一点蓝天,让我又燃起一线希望:天会转晴吗?

(10)拿出手机又查看了地图,知道不能再往前走。从原路下山,一路上仔细留意,直到回到上山的路口,还是没有看到任何叉路可以往那地精塘去。心里开始怀疑信息的可靠性,雪山上的小池塘会不会到了夏末就枯竭了,就象优胜美地的那些瀑布一样?可是地形图上标出的有名有姓的池塘不会那么小吧?心下正琢磨着,抬头却看见先前遇到的那两个飞毛腿也在这片林子里转悠。在山上走了大半天了,就见过这两个人,看来这许可证的限制真不含糊,据说国家公园的管理员还会时不时地到营地检查。不过那样的话他们真得走不少路啊。

我上前跟飞毛腿们打听,他们也没有看到地精塘。他们告诉我,他们没有山上的露营许可证,所以是准备当天上下山的,在这里就是到处转转看看。不过他们告诉我,这里附近好象没有现成的步道,他们也就在林子里随意走走。这倒启发了我,这里山坡也不陡,没有现成的路,可以自己找。于是我判断了一下地精塘的大概方向,对着那个方向的一道山脊走去。

在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上走了一阵,翻上了先前看到的山梁,似乎依稀又有了小径。沿着再上了一个小山坡,终于看到了池塘的水!迎面是高耸入云的普斯克峰,让我确认我找到了地精塘。我放下背包,在池塘边上走了走,正想着第二天早上在哪里等日出,却下起了雪。很快雪越下越大,这不是那种温柔的静静的鹅毛般飘雪,而是如暴雨般密集地打在外套上噼啪作响,打在脸上生疼的雪粒。我当机立断:就在这里扎营!以最快的速度搭起帐篷钻了进去。有了挡风遮雪的庇护所,我坐在里边才慢慢吹起睡垫,铺开睡袋躺了下来。雪点打在帐篷上愈发觉得响,而且一点也没有停的意思。

帐篷里吃了晚饭:三张肉肠包饼(fajita with pepperoni),再加一根巧克力棒(Sneakers bar)。吃完了也才六点多钟。天倒是黑了,可是俺平时都是十二点左右才睡,就是算上两小时时差,也得到晚上十点,这么早怎么睡得着?就是嗑了安眠药可能都不管用。俺就羡慕那些一倒头就能睡的,在秘鲁徒步同行的两个就是,说是天一黑眼一闭就着了,那才是户外高手的本事啊。可是除此之外,要说起来,玩户外俺可是啥条件都没有啊!先天既没有出色的体能(朋友里就有人什么运动都是一学就会,一练就精),后天也不爱锻炼身体(认识不少人都跑了马拉松,可俺平时就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不象有朋友在山区长大,每天走十几里山路去上学),在美国南方住的地方一马平川,方圆几百里连个小山包都没有,平时根本没机会上山,野外生存的技能几乎为零(要是住在西雅图或者丹弗,周末散步都可以上山啊);方向感不怎么样,这天找个小池塘都找大半天,前一天上山还走错路;平衡能力也差,见了独木桥就犯怵;岁数也不小了,膝盖的状态一直有点可疑;去高原反应很明显,肠胃也不够坚强;怕冷不经冻,贪吃不经饿......真是要啥没啥啊!只好安慰自己:俺就有Will Power!

躺在睡袋里听雪声,心想自己从几天前从未在野外背包露营,到这天走到哪就睡到哪,堕落得可真够快的。雪还在不停地下,几个小时就积了五六寸了。用手往帐篷顶上一推,就有大片的积雪往一边滑下去。让这暴风雪来得更猛烈吧!我心想,把这雪都下完了,也许明天能出个晴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吟儿 回复 悄悄话 无限风光。 有没有野兽?
美洲狼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的背包博客,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