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考驾照

(2003-12-16 15:45:54) 下一个
考驾照 作者: 则安 我一直认为自己做事情非常有恒心, 有运气, 只要是真心想做, 没有一件做不到的。可是每当回忆起在美国考驾照这件事情,心里头总是象塞满了鸡毛, 堵得难受。 这次经历留给我的不是成就感,却是一种耻辱,也许是虚荣心在做怪, 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不愿 回想此事, 更不愿向朋友提起。 众所周知, 在美国没有车或者不会开车 就等于没有腿, 寸步难行。 正巧, 我来时先生的室友正要离开凤凰城去加州工作, 他已和先生商量好把车卖给我们, 也省去了做广告等诸多麻烦。 办好了各种手续, 我们一手交钱, 一手交货。事成之后, 心头禁不住产生一种自豪感: 我们终于也有自己的车了! 这是一辆1987年日本产的马自达银灰色小型客车, 虽然已经跑了十几万英里, 可外形看起来还挺新, 里面也宽敞。 美中不足的是这辆车是标准的手动挡, 行车变速时要随时换挡, 这还意味着考驾照也不会像驾驶自动车那么容易。 我和先生商量好, 他先考, 等他拿到驾照之后, 再教我练车。 在美国考驾照要分两步: 先笔试再路试。 笔试有汉语的考卷, 过关很容易; 路试交一次钱可以有三次考试的机会。 绝大多数人在第一次, 第二次路试之后便可以拿到驾照, 由于我们的车是手动挡, 先生第三次路试才通过, 也属正常。 所以我也做好了考三次的思想准备. 练车是一件令人焦灼却又急不得的事情, 不但练车的人要花时间, 陪练的人更是要有极大的耐心。 而如果这个陪练的人是自己的先生或太太, 那夫妻之间肯定不会有太平日子过了。 他(她)看你开车不顺眼, 你则怨他(她) 教的不得法, 闹到最后, 干脆花上几十元钱请上一个教练, 考试定会通过。 我和先生自然也没有摆脱这个俗套, 磕磕碰碰无数次, 但我终究舍不得花那几十元钱去请一个专职教练。 拗不过我, 先生竟然请了他的一位自称开手动挡车非常有经验的美国 同学来陪我练,他则退居二线 坐在车后排当助手。 可他万万没想到我这个人没涵养到了极点, 当着他同学的面也敢对他大喊大叫。 可怜 他的同学虽然听不懂中文, 但是看着我们面红耳赤的样子, 知道是大事不妙, 推说还有其他事情赶快逃脱了。 练了一段时间, 我感觉差不多了, 就决定去参加路试。 没成想, 第一, 第二次考试均没有出停车场就被考官判了死刑, 连上路是什么滋味都没有尝到。 更窝囊的是, 在第二次路试回来的路上, 先生还因教我如何加速却不知不觉地超了极限而吃了罚单。 事情的经过大体是这样的: 在第二次路试回来的路上, 先生开着车耐心地分析着我的失误, 并示范换挡加速的动作。 我明明知道他说的有道理, 但由于心里窝着一团火, 对他说话依然没有好气。 我们刚刚拐上一条小路, 突然听到警笛鸣叫, 从后视镜看去, 发现一个骑摩托车的警察紧跟在我们后面。 “糟糕! 肯定是超速了!” 我们顿时紧张起来, 赶快把车停在了路边。 果然不出所料, 警 察停下车, 客气地让先生出示驾驶执照, 车保险等文件, 并告诉我们, 居民区小路的车速极限是二十五英里, 先生却开到了接近四十, 要吃罚单。 鉴于是初犯, 先生可以有两个选择: 一是交上罚款, 还要在驾车史上留下记录, 后果是车保险费上升; 二是花上一百元钱上一天的驾驶学校, 这样一来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我们当然是迫不亟待地选择了后者。 交点罚款不要紧, 谁也不想让自己的驾车史上留下什么不光彩的记录。 对警察千恩万谢之后, 我们垂头丧气地回到家。 此事却作为先生的把柄让我取笑 了好长一段时间.。 三次路试的机会已经失去了两次, 如果最后这次再失败的话, 我就得重新交路试费, 想想心里禁不住发毛。 得知身边几位和我情况差不多的朋友都先后顺利地拿到了驾照, 我越发觉得自己笨得出奇, 心里的火直上脑门子上窜。 看见我着急, 先生又提出要替我请教练, 我还是死活不让, 并且发誓: “最后一次我一定要考过!” 这时候, 正好听朋友说机动车辆管理局允许考生到考试的路线去练习, 我不禁喜出望外, 反反复复练了几次之后, 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了。 自认为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第三次我精神抖擞地上了考场。 我的考官是一位个子不高,白白胖胖的中年人, 样子也还和善。 经过简单的寒喧之后, 考官告诉我可以上路了。 按照他的指令一路上我把车开得稳稳当当, 还不时偷瞥一下身边的考官, 只见他不时地在本子上做着记录。 车顺利地开到目的地, 我把车停稳之后, 心想: “考官一定会向我祝贺的。” 于是就迫不急待地问了一句: “我通过了吗?” “对不起, 不幸的是, 我无法让你通过。 ” 考官的话平静而和气, 而在我听来却如雷贯耳, 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他见我满脸困惑的样子, 开始耐心地向我解释, 他无法让我通过的原因有二: 第一, 在出现红灯的路口, 我没有先停车左右观望就往右转; 第二, 在设有停车标志(Stop Sign ) 的路口我没有停车就径直开了过去。 “天哪! 这两点正是我平时练车时特别注意的, 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就全忘了呢?” 后悔晚 矣 ! “ 谁是你的教练?” 考官的问话把我从幻觉中惊醒, 连忙回答: “ 是我先生。” 听了我的回答, 考官脸上堆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微笑, “ 难怪呢! 我建议你还是找别人帮你指教一下吧, 祝你下次好运!” 考官说完就离开了, 剩下我一个人坐在车里暗自生气: “ 一连考了三次都没考过, 这事若是让别人知道了, 岂不笑掉大牙?” 但事已至此, 还是自任倒霉吧! 回到家里, 我把考试的经过向先生描述了一番, 边说边埋怨考官太死板, 为什么不灵活一点让我过了. 先生听后却不以为然地说: “ 如果我是考官, 我也不会让你过的。 你所犯的是很严重的错误, 是很危险的。 不过有这一次教训也好, 只要注意一下, 下次再考不会有问题。 ” 先生的一席话让我稍稍好受一些, 可是找谁帮我练车呢? 这个人不但要有经验, 重要的是要有耐心。 第二天去打工, 我和工友小李说起这件事。 他听后哈哈大笑, 并嘲讽道: “ 你可真能干, 我还没听说过有谁考了三次还通不过, 我来教你练车, 包你下次拿到驾照。 ” 我问他何以如此自信, 他沾沾自喜地向我吹嘘道: “ 我这个人能给别人带来好运气, 我曾经帮过好几个人练车, 然后再带他们考试, 没有一个不过的.” “ 好! 托你吉言, 我就请你当我的教练吧。 ” 我高兴地嚷道。 说干就干, 我们约好了晚上在停车场见面。 明月当空, 晚上十点钟, 小李准时赴约, 并且调侃地说: “ 我今天是舍命 陪 君子。 ” 他建议我先在停车场练习启动, 停车, 倒车, 然后再上大路。 说实话, 我觉得自己已经开得很熟练了, 只不过上次因一时疏忽而没有通过。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 尽 管小李 对我百般挑剔, 我竟然能够心悦诚服地接受。 我猛然领会到考官为什么建议我请别人当教练而不是自己的先生。 第二天, 小李带我去考车。 到了考场交钱的时候, 收款的官员看了我的记录, 不无同情地说: “ 噢, 你是第四次考了, 不过不要紧张, 祝你好运!” 上考场之前, 小李又帮我把几个要点复习了一下, 嘱咐我要牢记在心里。 这次考官是个 女士, 我主动向她问好以减缓一下紧张的心情。 上路了, 幸运的是, 这次考试的路线和第三次一模一样, 我顿时自信心大增。 果然, 考试顺利通过! 出了考场, 我将消息告诉小李, 他又夸口道: “ 没骗你吧? 我这个人就是运气好, 怎么谢我?” “我请你吃饭!” 我满身轻松地说。 拿到了驾照不亚于当年拿到高考录取通知书。 兴奋, 激动, 后怕, 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 真是一言难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