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

讲文明,讲礼貌,爱艺术,谈幽默
(个人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复制)
个人资料
越吃越蒙山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爱面子的君王 (上)

(2019-03-15 11:11:20) 下一个

(读史杂感之十一)

 

几年前G20峰会在杭州举办。看到那种极尽精巧极尽奢华的场面,我知道习总当时是由衷地感到体面舒畅的,国人肯定也觉得那是一个骄傲。可我怀疑,外人不过是把那看做是一场免费的欢娱,或者说是一场憨大带来的笑话。事后不久,我实在是忍不住,写了一篇《天朝的脸面》发到国内朋友群里,谈论了一下看法,当时竟博得满场沉默,让我也是一时不解。其实,现在想起来,这种尽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传统,是古来有之的。

 

要说汉武帝刘彻这个人,应该算是一个知书达理多才多艺的君王了,但他有时候也是好大喜功特爱面子。有一次,匈奴部落首领浑邪(你听这名字起的),实在是慑于大将卫青霍去病他们的威力,率部降归汉庭前来朝拜。汉武帝很是高兴,就勒令要组织两万车骑布于路边夹道欢迎。那时候连年征战,官府虚空,根本没有这么多马匹可供调遣。百姓也是生活困苦,有马的早早地就给藏起来了,不愿意去凑这个热闹。皇上眼见自己布置下来的政治任务完成不了,很是生气,就要杀掉长安令以示惩诫。

 

当时朝廷里的右内史叫汲黯,是个杠头,说话做事秉公耿直。他听说了这事,就对皇上说,长安令无罪,你杀我吧,这样老百姓就把马交出来了。不就是匈奴来降吗?哪至于让天下骚动,搜刮国家来讨好夷人呢?皇上听了一声没吭。等到浑邪他们到了长安,朝廷又不许市民与他们接触做买卖,谁做了就处死谁。就这么着,杀了五百多人。汲黯又对武帝说,中国和匈奴打仗这么多年,死伤不计其数,耗费超百万之巨了吧。我原以为抓到胡人就把他们充为奴婢了呢,这样可以谢天下之苦,塞百姓之心。结果不但不这样,反而是掏空国库赏赐,把他们奉若骄子,而对自家百姓苛刻。陛下纵不能得匈奴之资以谢天下,也不能‘庇其叶而伤其枝“啊。这不本末倒置吗。

 

对于汲黯的浑不吝,有时候汉武帝也是挺烦他的,甚至内心里还有些惧怕于他。在别的臣子面前,汉武帝挺能放得开的,有时候也是不拘礼节率性随意。比如他可以一边如厕一边和大将军卫青聊天,当然卫青是他小舅子,算是内戚家人。即便是召见当朝丞相公孙弘,皇上也可以是衣冠不整随意为之。可有一次皇帝在兵器室没有戴帽子,远远看见汲黯向这边走来。皇上慌忙躲到帐子后面,让人告诉汲黯,他要说的事皇上都同意,不用面见了。

 

只可惜,今日的中国是不会出现汲黯那样的人物了,这实在是因为现代的君王没有汉武帝那样的气度,不能容忍和自己意志相悖的妄言。而当今天朝统治者气度不大的毛病,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毛太祖反右的时候,就开始集中显现并延传至今的。说起来也挺悲催的,时至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还在谈论明君谏臣,把族运的兴衰寄托于此。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有人说要有制度,这事我看难说。即便是现在,consciousness和system之间相互补偿相互作用的关系,也不是那些人类学家社会学家们都能说清楚的。在人类社会,个体之间的自主意识的冲突是很难摆平的,尤其是当统治者的自主意识强烈的时候,制度就会是软弱的,这道理在民主社会也是一样。

 

请参看 天朝的脸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山人对尊严与自尊定义简明精辟,很有说服力。
米亚就是会胡说八道,喜欢瞎问问题,自己不思考,喜欢看现成的答案:-)
反正山人你要多写。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米娅的这个假设有意思。我仔细想了一下,尊严dignity和自尊self-respect是有不同的意义的。尊严更多的是联系到自身生命的相对价值以及在社会的位置。自尊好像更多是与生命的绝对价值和生存的必要条件有关。这样来看,在孤岛上,不用太花费能量和精力去考虑自身的相对价值和在社会的位置问题了,这时候所有的能量都要花费到自身生命的存活上。那就要自尊了。在这种情况下 所谓self-respect既有精神层面的意义,也有实际运作方面的意义。所以,相信自己能活下去的精神很重要,最有效保持生命的行为方式也很重要,那也是一种自尊吧。

至于你说的最后一个话题,真的考倒我了。以前没有留意过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在笛卡尔提出mind和brain是分离的以后,西方不少哲学家讨论过。海德格尔是不是在这方面有过一些建树啊?我没有系统地读过他的著作,了解的不多,更不知道以前中国人怎么想真实的自我意识的。米娅给我解解惑吧:)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山人的回复很精彩!面子是不是也是外界对自我的形象(或者自以为外界对自我的形象)向自我意识的一种投射,而尊严却是,正如山人说的“真实自我内核”向外的一种投射。设想一下一个人的孤岛生活:面子不再有存在的必要,而人,如果还想像个人一样的活着(例如,振作精神,重建人类生活习惯。。。)那是不是就是人的尊严?
还有个题外话:在现代心理学语言产生之前,中文语境里又是如何描述有关人“真实自我”等等这些概念的?
山人读书多,涉猎广,经脉都打开了,请多多分享你的思想与见解:-)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好多俗话都是很有生活哲理的。这句话也是很贴切。
说到自尊和面子的关系和差别,我觉得都是自我意识,不同的是一个是向外扩张,越走越虚,但他要努力维持住一个不会破灭的边界,这就是你说的为了撑住面子而活受的罪。自尊是向内收缩的底线,是不能再退却的真实自我内核。面子和自尊被突破了都对自我是一个打击,都会让人生气羞愧甚至报复仇恨,但伤害自尊更威胁生存一些。粗浅想法哈。也想听听米娅的高见。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油附中啊' 的评论 : 呵呵,没办法。现在天朝是全党全国人民维护一个人的面子,这是麻烦的焦点。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plog' 的评论 : 嗯,爱面子又社会性的一面,也有生物性的一面。人作为有高度智能的动物,最高目的需求还是把自己的基因传下去。爱面子,虚张声势有助于这个目的,本来自身没这么优秀,要显出来比真实的好,这样就能吸引更多更好的异性。
儒家讲究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这里边的礼就是一种仪式感。可能对爱面子有zu进的作用。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国人爱面子,也知道“死要面子活受罪”,但还是爱面子。
山人能否说说面子与尊严的关系?
石油附中啊 回复 悄悄话 本人不爱面子,不过碰上爱面子的人倒也是无所谓。人人眼里的世界都不同,他们觉得世界应该是那样的,硬要装,随便啦,不要打扰我就好。

没有汲黯这件事儿反倒是太麻烦了,太麻烦了。这几年下来,越来越失望,简直是一年不如一年。难道真是穿过暗洞之后,反而是出人意料的世外桃源?得了吧,就按着越吃越蒙的路数走算啦。
oplog 回复 悄悄话 爱面子是人的社会性,可能和中国的显著农业社会特征有关。农业社会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爱面子。曾滚滚在家门口可能就不会扑街。如果有爱面子基因的人从小与世隔绝,大概也不爱面子了。
中国传统爱面子是否也和儒家影想有关?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谢谢裕德兄,你也周末快乐:)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看来山人兄的国人基因论是有些道理的,国人的爱面子好派场根深蒂固呀!问好山人周末快乐。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哈哈哈,你这个说得对,人就是对与自己基因相似度高的看着顺眼。你这么一说,让我这个有悲观主义倾向的人都觉得这世界还是挺有希望的:)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哈哈, 讲基因太好笑了, 俺看山人大哥挺顺眼的, 结论: 山人与铃兰的基因相似 : )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谢谢铃兰的光临留言。
我是真的越来越这么觉得,不但爱面子可能是基因造成的,人的短视偏见,爱与恨或敌视与包容的习惯倾向,甚至思想的开放或保守都有可能是基因造成的。呵呵,我和那些人天生就不是一个种类,所以我看着他们真觉得恶心。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愈来愈觉得, 基因学说是 powerful 的学说, 不仅许多疾病的病因与基因有关联, 而且某些文化属性也与基因相关. 例如人类独立思考和探索, 冒险精神, 由基因 DRD4-7R 掌控 (你在 “天朝的脸面” 一文提及).

所以, 这 “爱面子” 的毛病, 得使用基因疗法根治, 你觉得呢? 山人大哥 : )))

至于 “气度不大” 这个症结, 我看够呛, 比晚期癌症更难逃出生机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