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

讲文明,讲礼貌,爱艺术,谈幽默
(个人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复制)
个人资料
越吃越蒙山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智齿的拔除和良心的再生

(2018-08-10 09:12:45) 下一个

(有感而发之七)

看到城头有几个网友谈论拔牙的事情,这也让我想起多年前自己的感受。可能是我这人脱离混沌期来得比较迟缓,所以智齿长得就比较地慢一些,三十多岁了还只是才冒出个头来。我对它们的存在没什么感觉,既没觉得在吃肉时能让我嚼得痛快了些,也没觉得多了个东西排挤了好的牙齿。我内弟是个牙医,他告诉我说,这东西终归会是个麻烦,不如趁早做个了断。听了这话我当时踌躇再三,毕竟体之发肤均受之于父母,这东西没灾没病地好好地呆在那里,抽不冷地把它拔出来扔了,让我于心不忍。不过我这人观念开放讲道理,特别愿意尊重专业人士的意见,所以最后还是顺从内弟的建议,把那几颗没用的牙齿一个个地拔掉了了事。后来我又专门找来资料了解了一下,渐渐明白了牙医们的智慧。

 

智齿,比较通俗的叫法应该是第三颗后槽牙,基本上不会给我们的身体健康带来任何帮助,相反,随着它的慢慢增长,带来危害的可能性却在不断加大。最早的时候,这种个头很大的槽牙存在的目的,是让生活在原始环境中的野蛮人能咬碎硬脆的食物,可是随着各种石器工具的使用,特别是对火的利用,人类发明了一种叫做烹饪的技术,能把食物变得松软。这使得人们在吃东西的时候不用特别费力地撕咬,就能品尝到可口的美味。尤其是当人类进入到农业社会以后,咀嚼的动作相对来说越来越少,于是,颌骨开始退化,牙床变短,最后挣脱而出的智齿不单自己难以长好,还会损害其他的牙齿,甚至引起致命的感染炎症。所以,现在医学上的建议都是把这几颗没用的智齿尽早拔掉。

 

如果按照自然选择的法则,有粗大智齿基因的人,随着身体的成长,总会受到智齿增大带来的危害;而小智齿的人就此方面而言就会有较好的生命质量;那么这样周而复返,经过几十上百代的演变之后,人类的智齿没准会完全退化掉。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现代人,在十几二十岁整理牙床形状时就把智齿拔光了,这就好像人为地制造了一个人类体征变异现象,这样一来,智齿的退化就没有选择优势了,所以在自然界,它就不会再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选项了。据此可以预见,这种生长在人体上不发挥正能量,只有负效应的智齿,在这种情况下是永远也不会退化消失了。

 

这样分析智齿的问题就会带来一个有意思的思考,结论可能是再一次显示了那个经典逻辑定理,中性排除法则的尴尬处境。如果你是一个能纵观历史的伟人,有着体桖人类整体命运的情怀和智慧,你就能够看出,遵循现代医学的这个教诲,其实是断绝了彻底解决这个人类痛苦的自然之路。要想长治久安,就应该顺其自然,让智齿自生自灭。但是,谁又能顾及到几千年上万年以后的事情呢?再说,那时候什么样其实也难说清。无论什么人,头脑中现实主义的比重永远会大于理想主义的比重,只要为了避免现实的痛苦和风险,我们就会尽快地解决掉智齿这个眼前的祸害隐患,而且,以我们经验主义的智慧,我们会让自己的下一代,在痛苦还没有发生之前就摆脱掉这个隐患,因为人人都会在意现实中的爱。做一件事情,一个决断,到底应该是以考虑长远利益为出发点还是顾及眼前的急所,这其实是一个永远说不清楚的问题。

 

既然越来越多的现代人,早早地就把智齿拔光了,那他们在繁育下一代的时候,会不会把这个信息不断地传递下去,最终让后来的子孙生物体明白,智齿是个没用的东西,应该予以废弃呢?早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有一名德国的坯胎生物学家做过一个实验,想要证明类似的事情。他找来一组老鼠,把它们的尾巴切除后放养繁殖,以观察在这种人为的对生物体征干预后,对下一代带来的遗传变化。这个生物学家切除了很多代,总数超过900只老鼠的尾巴,但是没有一只下一代的此项基因由此发生了突变。德国科学家设计的这个实验,是为了验证当时在生物遗传界很有影响力的拉马克用进废退理论的。拉马克的基本概念是说,生物身上适用的功能和特点,会根据被使用的力度和时间长短而得到相应的遗传强化或退化。而这个切老鼠尾巴带来的结果,表明了拉马克主义的难以自圆其说。

 

所以,一代人的智齿被人为地拔掉以后,他(她)的下一代,还会有智齿生长出来。这样的推论一被总结出来,就会让我放心很多。因为事情总是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很显然上述的道理可能推广到别的功能器官也会适用。比如,也许就像我们老祖宗曾经说过的,人之初性本善;也就是说,大家开始的时候都是有良心的,到后来,社会开始变得复杂,有许多人的良心就被私利阉割掉了。对这样的人,我是觉得他们自己迷途知返很难,基本上是无可救药了。但我对他们的下一代还是抱有信心的,对于无邪的孩子,良心总还是会长出来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哈哈,你说的对。
不过我没说东亚人没有冒险精神,我说的是东亚人没有DRD4,(我没有cross check)而DRD4是和冒险精神有关,但人的冒险精神应该不止和DRD4有关。欧洲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基因,比列也不高。美国人高一些,也不过20-30%,可美国是个大杂烩国呀。东亚人的取样不知涵盖没涵盖蒙古人:)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这种论断应该谨慎,说东亚人没有冒险精神,就是因为某种基因缺失造成的,证据不足。有没有冒险精神,和地理环境,资源等因素密切相关。再说,成吉思汗,带领一帮蒙古人和其帮凶,骑马持刀横扫几乎整个世界,除了美洲大陆无法到达。冒险精神也算有了。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呵呵,我以前也写过一篇文章,叫天朝的脸面,里面提到一种DRD4的基因,说是与人的冒险性格有关,东亚人没有。这是从一本叫《culture DNA》的书里看到的。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有个名叫“赵重今的博主,写了一篇文章,说中国人的基因缺陷造成华人的人种低劣。叫他拿出证据却死活不肯,说是自己研究人类历史的一个尝试。这种人连什么是基因都不了解,就用基因缺陷解释所谓的华人人种低劣。勇气可嘉,胆子不谓不大。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谢谢,解释的很清楚,新的知识得一点点地消化:)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所谓变异在基因学就是mutation, 细菌天生就是容易产生变异的物种,变异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如果变异便于物种的生存,就保留了遗传下去。如果不利于物种生存就消失。细菌产生抗药性就是这么来的。另外,有一个人类的变异例子。非洲人有一种他们独有的遗传性疾病,镰刀红血球症。这种疾病造成患者贫血和死亡。由于非洲疟疾肆虐,大量人都死于疟疾。这时有些人产生了一种变异,就是红血球形状发生变化,成为镰刀形,这样就不会被疟原虫侵入。这些人就可以活命。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斌骚客' 的评论 : 我猜一下哈,那个台湾的牙医年岁要比越南的大不少,年轻的会格守理论,年长的会夹杂经验。
茅斌骚客 回复 悄悄话 我遇上2个不同的牙医,第一个是台湾移民的牙医,他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他就说不用拔,第二个越南华人的牙医,他一看我的就说要拔,所以怎么说呢?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呀?意见却截然不同。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飘荡粒子' 的评论 : 后来我又用面相学想了一下你说的案例,可能表面看上去脸长脑袋大,下颚呈地包天面相的不用急着去拔智齿,,LOL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这个说法有道理。人在直立后,为了奔跑迅速,胯骨就不能分离的太宽,那样低效浪费能量。不过,那本书里也讲了胎儿脑袋大带来的问题,别的动物在母胎里都是脑体同步地发育,而且出生时大都脑袋比身体小,容易顺产,而人类不同,是脑袋特别大。你要见过熊猫产的幼子,难以想象的一条细柳肉条子,和母亲的尺寸太过悬殊,所以一出溜就生下来l。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谢谢解释。这么说拉马克还是有点道理了?不过《Gene》那本书里好像对拉马克的说法不大赞同,我也不太确定,看到也有最新观点认为拉马克不完全错,搞不懂。
OutOf_Africa 回复 悄悄话 我记得在Homo Sapiens 这本书里作者提到人类直立行走之后,一个直接的后果是产道不可能太大,因此新生儿体积相对较小,不像小马小羊生出来就会站会跑。人类弱小的新生儿要生存下来就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密切合作,而这种合作在促使智人进一步进化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不过我对这个持怀疑态度。否则任何人类进化的不利因素都可以像这样看成是disguised blessings 。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高等生物不像单细胞生物,要进行变异需要起码几千年的时间。如果是细菌,你可以在几十天时间里看到用进废退的现象。细菌产生抗药性就是这样的。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微风拂面来' 的评论 : 和你一样,听医生的,当时就拔了。想的多是事后了。
微风拂面来 回复 悄悄话 从没想那么多,医生建议拔就拔了。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飘荡粒子' 的评论 : 嗯,各有道理,只能好自为之了:)
飘荡粒子 回复 悄悄话 智齿不疼是不用拔的。到老了,前面的牙齿掉了,后面的智齿还能挡用。国内牙医世家说的。他自己保养得非常好,认识他20年,样子几乎没变。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lous' 的评论 : 真是一个特好的问题。可惜我没有这个经历,不能完全体会这里的痛苦和痛苦以后的欢乐。
不过女人生孩子的痛苦我觉得是和我们对后代的期望有直接关系的。我们每一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人生的强者吧,而衡量强者的最重要的指标是头脑的聪明程度。随着我们人类进化得越爱越聪明,人类的胎儿大脑就变得越来越大,人的产道是最适于人类胎儿三分之一脑容量尺寸的,之所以没随着胎儿的脑袋变大而进化得越来越大,可能有一个原因是胎儿要在母体里的时间比较长,产道要封得住尺寸保证这个漫长的孕期。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恐怕是要和男性的器官匹配,这个话题太那个了,我就不深说了。
哈哈,都是我的没有根据的瞎说哈。
jelous 回复 悄悄话 女人生孩子很痛苦,怎么就没有进化呢?
古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pringdale\':对。那是智慧之齿啊。拔了就都跟您老一个智商了。哈哈哈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stforfun' 的评论 : 嗯,我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不过,我是外行附庸风雅哈。
justforfun 回复 悄悄话 要想智齿在自然进化中消失,只有在拥有智齿的人比没有智齿的人生的小孩少很多。这个难度较大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风万里' 的评论 : 哦?不过我看到的两年前出的书里,有的人类学家不是那么推测的,他们觉得在现今的习惯下,智齿不会被进化掉了。也许DNA甲基化是更新的观点,我是外行。
雪风万里 回复 悄悄话 按照老阎的DNA甲基化理论.每一代的拨智齿痛苦经验最终会引发的基因的修饰,最后这个基因也许就不表达了,牙医也没钱赚了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ringdale' 的评论 : 呵呵。
就像我在文中说的,真的很难定夺,如果我们是活在当下,爱护自己,可能还是拔了的好;如果我们是胸怀整个人类演变,就可能是让自然做选择,自生自灭为好,,,
springdale 回复 悄悄话 拔智齿,是西方牙医业利益集团炮制的世纪大忽悠。
把无病的智齿,由人为的暴力拔出,会遗祸一生。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不言兄的推导合乎道理:)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邪乎,看完才知道智齿是热门话题了。
人类基因的改变,没那么容易。
所以欣慰,人性相同,人心想通。
天朝人也会长智齿,即使是经过了伟大领袖和导师们几十年的谆谆教诲。
所以,天朝人也会追求除了吃饱喝足之外的自由平等理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