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五彩人生

探索不尽的大千世界, 韵味无穷的五彩人生. 感悟于生活的原创。
正文

挑战老年岁月(8) 登上马丘比丘 (Manchu Pichu)与的的喀喀湖 (Lake Titicaca)

(2018-07-19 18:28:25) 下一个

把人体比喻成一辆汽车不知是否恰当。一辆车如果开了五,六十年不更换零件, 不知道这车是否能够发动起来。即使发动起来, 开起来不知速度可以达到多少, 会不会叮当乱响? 汽车的部件可以更换.  一辆五,六十年的旧车,通过更换零件, 可能会焕然一新。可一个五六十岁人身体上的部件, 诸如,脚踝,腰椎,一旦老旧磨损后, 目前还没有理想的,具有同样功能的替代部件。看来,对于老年人来说,只能是加强保养,不要使身体各部位的零件进一步损坏。

一辆车虽然老旧,但只要还能开,还是应该开出去, 因为只有开出去, 才能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见到自己想见到的美丽风光。人老了, 也不能让病痛阻拦自己。虽然腿脚不再灵活,但还要尽量走出去,去领略大自然和人世间的美好。

足底筋膜炎在折磨了我近两年之后,症状开始减轻。 因腰椎坍塌压迫的双腿神经引起的症状, 也有所缓解。我坚持对身体的这些部位进行定期保养, 每个星期去做腰部牵引,给双腿拔罐 ,深度按摩。

虽然我还是无法跑步, 但是,我已经可以走一,两公里不成问题了。曾经陪伴了我一生的长距离游泳(Lap Swimming)在过去的两年中,因为整条腿的韧带疼痛,根本无法打水, 更是无法踢水,所以,无论是自由泳还是蛙泳都无法游。内心的痛苦与消沉感只有自己知道。

如今, 足底筋膜炎的炎症减轻, 两腿的韧带疼痛也跟着减缓。 我开始可以慢慢地游了。

随着运动量的增加,走路的能力增加, 不禁问自己:““要不要去秘鲁?去爬马丘比丘 (Manchu Pichu)?是不是去看一下的的喀喀湖 (Lake Titicaca)?”在交了旅游费和订了机票后,开始怀疑起自己两腿的爬坡能力和身体的抗高山反应的能力来。

怎么办?决定先去起请教心脏医生。心脏医生鼓励我说:“你的心脏在四千米高度不会有问题。从现在开始坚持定期锻炼心脏功能,长距离徒步,爬山,锻炼时,一定将提高心率至最大心率的百分之八十五。”

家的周围没有山,因为腰椎病又无法跑步。如何把心律提高?我想到了健身房里的台阶机. 虽然爬台阶仍然会影响腰椎,但动作相对跑步来说,已经慢了很多。我开始隔天一次爬台阶机,从爬五分钟,逐步增加至十分钟,十五分钟。每次锻炼完,脚部神经还是会痛。但是疼痛程度可以忍受。

旅途开始。 随团先飞到Cusco,然后坐大巴到Sacred Valley。那天的海拔高度大约2900米。2500-3500米为高海拔,在这个高度,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大多数人都可以适应.

六个小时之后,在我用了力气后,感到心跳加快。数了一下脉搏,每分钟93次。“怎么办?”我问自己。 担心情况会进一步恶化,我赶紧躺下休息。还好, 除了心跳加快, 我没有出现其他症状。休息了两个小时, 心跳速度仍不减。我决定早睡觉, 希望第二天我的情况能有好转。 因为按行程,第二天要去马丘比丘。

第二天醒来,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嘿,我还活着。” 赶紧数了一下脉搏,每分钟七十六次“哈!”我开心起来,心想,“我又活了。”

那一天,随团去了马丘比丘。先坐火车,然后坐汽车到达山顶,下一步,要靠自己爬上最后一段山路。路程并不长,慢爬也就十五分钟。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一定要爬上去。最后一名到达也无所谓。我一步一步往上走, 头十几步还好, 没有需要大喘气。爬了不到五分钟,我就上气接不上下气了。我停了下来, 大口喘着气。让其他人超过我。团里所有的人都超过了我, 我还站在那里倒不过气来。 导游总是走在最后。他看到我,说:“好样的, 坚持!马上就爬到了。“

我一步,一步, 慢慢地朝上走。不觉腰痛, 脚也没有平时的烧灼感。每爬一步,腿部也并不感到吃力。真正吃力的是氧气不够用,老要大口喘气。我低下头, 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气喘不过来, 就停下来, 把气喘够。

我最后一个爬到了山顶,看到了向往已久的马丘比丘。

图一:爬到山顶看到马丘比丘全景。

返回旅馆的路上, 我和团里其他人员谈起自己昨天的高山反应才知道,有人比我小十几岁, 心跳达到一百一十多次。看来高山反应不分年龄和体格, 因人而异。

两天之后,随团飞到Juliaca.  Juliaca 海拔3825米。3500-5500米为超高海拔。在这个高度,还是根据每个人的身体差异决定能否适应。下了飞机, 我们转乘大巴去参观印加时代的古墓和现实中仍保持原始印加方式生活的农民。大巴在开的过程中, 团里有两名成员头痛加剧。当我们到达的的喀喀湖边的旅馆时, 另外两名成员也觉得不适。由于饥饿,晚餐前我的心率又到达九十下, 晚饭后, 心率降到七十到八十之间。

第二天一早,我们六点多钟就去的的喀喀湖乘船。前往参观住在用芦苇草做成的漂浮岛上的原始居民。离开漂浮岛群,我们的船继续向湖心开,导游要带我们去一个湖心岛 Taquile。 说是一座岛屿, 确切地说是湖中的一座小山。的的喀喀湖湖面海拔是3810米, Taquile岛的顶部海拔4050米。整个岛上看不到一块平地。 上岛就意味着爬坡。两百米的高度如果在海平面应该是容易走上去的。可是站在海拔3800米的高度, 每走几步, 就要大喘气。

我们的中饭地点在半山腰。如果不想爬山就会没有饭吃。所以不爬也得爬。吃过中饭, 导游建议我们跟他爬到岛顶。我抬头看看岛顶, 决定接受挑战。我走在队伍的最后,一步一步地爬,慢慢地爬。步子迈的小,一步喘一口气, 两口气, 甚至三口气。我知道导游绝不会丢下我。我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爬, 一口一口地喘着大气,走走停停,最后一个到达了岛顶。

图二: Taquile 岛的坡度

这是这次旅程的最高海拔点。出发前, 我对自己曾有过很多疑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胜任这次旅行。当自己站到岛顶时, 想到自己没有被损坏的身体零部件所牵制在家里。 这次旅行中,通过减缓速度, 达到了目的, 看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秘鲁历史, 文化,以及当地的民俗和传统。真的是很快乐。 

一辆车虽然老旧,仍能上路去寻求快乐。这辆旧车开在路上, 不知何时会抛锚。我想, 即使抛了锚, 它也停在了对美好充满憧憬的路上。

图三: 秘鲁签证,马丘比丘印章及的的喀喀湖印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CHLQLZ10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精神值得学习,点过赞!马丘比丘还没去过,争取两年内成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