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的影评书评公众号: 圆圆其说

我读我写,因为我试着了解人心和人生。你哭你笑,因为你感我所感,思我所思,彼此明白,沧海一粟在宇宙荒洪中,并不孤独。
个人资料
两者之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原创小说 爱的天意06 - 垃圾桶里的玫瑰

(2018-04-19 07:34:08) 下一个
处在幸福状态中的人,往往会产生一种幻觉。觉得这种无风无雨无烦恼的生活,会
像匀速直线运动那样,一直向远方延续下去。

学校有规律的作息时间,很容易让人保持日复一日的惯性。为了赶早晨八点半的第
一堂课,可以根据那天早上有多困来决定是该牺牲早餐多睡三十分钟,还是牺牲睡
眠去食堂填饱肚子。挣扎的结果往往选择继续睡懒觉。之后睡到几点起床,就赶去
上早晨的第几节课。好在系里的老师格外宽容,上课极少有点名的。对于年轻人的
贪睡,老师可能是见得多了。即使有人在课堂上打瞌睡,顶多也就被老师敲敲课桌
台面," 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去和人钻小树林了?" 引得全班哄堂大笑,也就过去了。

下午的课排得比较松,要么去图书馆里找本书看,要么回宿舍再补一个回笼觉。精
彩的节目,诸如学校里开设的选修课大都设在晚上,不论什么系什么年级的同学都
可以参加。文科生可以满足对于天体物理的好奇,理科生也可以聆听西方哲学中的
智慧。选修科目丰富到用A4纸密密麻麻地占据了教学楼过道里的一整面墙,前面总
有学生站在墙前查看各门科目的简介,好决定该去哪个教室上课。

遇到有从校外来的专家开办讲座的夜晚更是热闹。但凡能与爱情沾到一点边角的讲
座,那晚的大礼堂一定爆满。层层叠叠的学生挤在礼堂外的走廊过道里推搡,颠起
脚尖从人缝里往里面张望。最有趣的一次,请来一位从牛津大学执教多年的教授,
题目是"贵族的气质是如何养成的 "。六七十岁的老人腰板笔直步履稳健,三件套的
黑呢西装和说话时的抑扬顿挫,原本是极好的气质典范。直到老人说出,"天大地大,
不如爱情大。爱情是对灵魂最大的滋养。如果大学四年没有谈过恋爱,那将是对生
命最大的浪费。" 听见心中所想却不敢言的话,从老朽的嘴里大胆说了出来,台下
的观众的几乎被调教成了暴民。兴奋程度接近失控,掌声喝彩尖叫口哨此起彼伏,
差点将礼堂的屋顶掀翻。

即使不喜欢读书的学生,学校里也有得是去处。原本闲置的溜冰场,被同学承包下
来改建后成了露天舞场。矗立在海边的两层楼古堡占地辽阔,用灰色的巨型石块堆
砌而成的外墙,显示出如同罗马竞技场般的厚重。椭圆形阶梯式的看台,居高临下
的角度成为观察场中舞者的最佳去处。交谊舞做为爱情进化史上最伟大的发明,看
准了目标后方才入场的猎人,很少有被猎物拒绝一舞的可能。正因为这五分钟的一
舞而牵扯出的无数种可能,让舞场里夜夜张灯结彩,莺歌燕舞,比元宵节还热闹。


对於先天四肢动作不协调的人而言,咖啡厅会是个更好的选择。从前少有人去的书
报阅览室,自从屋顶上的日光灯被换做光线昏黄的水晶灯之后,就成了人流不断的
去处。让咖啡厅在校园里声明远播的理由,不是香醇的咖啡或西式糕点,而是周末
晚上在那里弹唱的吉它王子。不是从校外请来的歌星,而是在校管理系高年级的学
生。如果说他蓬松卷曲的披肩长发,让人联想起狮子王的威武,那么他酷似派屈克
•史威兹(Patrick Swayze)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身型和面庞,就足以让任何视力正常
的女性都为之疯狂。

开学后安排在大礼堂演奏厅的第一场表演便是属于吉它王子一个人的专场表演。整
个舞台中央点了上千支蜡烛,一层套一层,一圈连一圈排列成心的模样。上千人两
层楼的场地,不用其它任何伴奏伴唱,单凭一把吉它。古典乐木吉它的纯净,和摇
滚电吉它的狂野,轮番挑拨着听者心中的琴弦。等到下半场出现一种前所未闻的夏
威夷吉它时,漫长而妖娆的琴声,让人吹到了海风,闻见了花香。从远方海面上生
出的浪花,一波接着一波推涌过来,拍打着人的肌肤。全场出现集体的晕船现象。
传说中的余音绕梁在眼前变成现实,直到演出结束几天后,还让人摆脱不了脚步发
虚头脑发晕的摇晃。

连像夏青这样的书呆子,也学人赶去王子开的吉它班报名。下了课,晚上躲在宿舍
里,曲不成声地抱着吉它练习"爱的罗曼史"。遇到一个和弦,这指头下去,那指头
翘起来的顾此失彼,只好反复再反复地重来。直到好脾气的傅蘅在一旁央求,"麻烦
你能不能换个曲子? 要不进到下一句也行。听了好多遍了。"

如果说,夏青快乐的大学生活中还有什么烦恼,除了老也学不会的和弦之外,就是
那个始终阴魂不散的常辉。更让夏青憋屈的是,她从来没见到过傅蘅生气抱怨或发
愁的模样,更别说有看见她谈恋爱的机会了。但傅蘅却老喜欢把夏青的这个并不属
于恋爱范畴的案例放在显微镜下研究取笑。

"你和你的那个辉,近展得怎么样了?"

"什么叫我的辉啊,他不是每次都来找你的吗? 我谢谢你,下次别放他进来我们宿舍。
 来了又不走,真烦死人了。"

"唉哟,真的是好人难做。我夹在中间,帮你招呼未来的姑爷,怎么还讨人厌了。"
眼见夏青伸出爪子做欲扑状,傅蘅换了正经口气,"别闹别闹。你和我好好说说,怎
么他每次来,你都摆个臭脸。 他到底哪里不好了,你真不喜欢他?"

"他长那么黑,我连他的眼睛都看不见。感觉阴森森的。"

"你小说看多了,不带这么损人的。其实他的轮廓从侧面看挺深的,有点像外国人。
不难看啊。"

"他还无赖。我去哪里,他跟哪里。我走多快,他跟多快,甩也甩不掉。"

"这是‘黏’字诀。男孩追女孩时常用这招。算不得多大的罪过。人家喜欢你嘛。你
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常辉可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呢。"

"啊? 怎么可能? " 夏青虽然不喜欢常辉,但并不缺小女人的好奇心和虚荣心。

"你还记得开学的时候,有部银灰色奔驰S系列的轿车开进校门,直接压过草坪,一

停到教学楼楼下吗? 那车就是常辉家的。你想啊,谁敢把车开得那么横。现在进口
车的牌照很难弄的,能开辆日本皇冠已经少见了。要能开奔驰S系列的,不但富,还
得贵。听说,他家有些背景的,生意也铺得挺大。"

"那我也不稀罕。"

"我知道你不稀罕。但既然你把我当朋友,有些话,我还是得提醒你。你知道你已经
招人恨了嘛? 宿舍公共垃圾桶里的玫瑰是你扔的吧? 常辉三天两头送来的花,那么
大满满一篷。进进出出,多惹人眼啊。你不往花瓶里插,直接往垃圾桶里扔。也太
暴殄天物了吧。常辉对你而言是垃圾。对别人,却可能是求不得的宝贝。你扔玫瑰
花的事,在楼里可已经出了名了。 背地里女生说你的坏话,我可已经听见不少了。
还有上次你们系里的那个辩论比赛,很多人都去看了。你在台上牙尖嘴利的,那么
多大老爷们儿,被你驳的连一点面子不留。 现在不知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等着看你
的笑话呢。中国有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我话已经对常辉说得很清楚了。‘你以后送一次花,我就
扔一次花。倒要看看是你送花快,还是我扔花快。’"

"怪不得,我的姑奶奶。把人家吓得不敢再送花,改送水果了。" 傅蘅把一大包塑料
袋往夏青手里一塞。"他下午送过来的。你刚好上课去了。东西一放下,他就走了。
看样子挺忙。还让我告诉你,他去度假村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嗯。就上次那个广告项目,他跑到度假村去推销相机,不知怎么就和那里的人认识
了。我们不是请美院的学生帮我们画相机的广告图吗,他后来还请他们帮忙设计度
假村的广告牌去了。连路标都是他请美院的人做的。他嫌度假村那边的岔路多,光
是左转右转的标记看不清楚。得用三百六十度立体的标记才行。不过后来美院做出
来的东西倒蛮可爱的。下边一根小柱子,上面像树枝分叉似的指着这不同的方向,
地名就写在十几片不同角度的树叶上。"

"对不起,我先插一句,后来你们广告小组比赛结果怎么样了。我怎么没听你说起啊。
"

"有什么好说的,赢得毫无悬念。不过,这倒真和我关系不大。大部分的市场调研数
据是常辉收集上来的,广告效果图也是他和美院的人做出来的。我就是耍耍嘴皮子,
把别人交上来的功课给串讲一遍而已。工厂还赞助给我们一台相机。奖品没法分,
放在老师那里了。说谁要用尽管去拿。哎,就为这么个破相机,我背上黏那么大个
包袱,甩也甩不掉。"

"其实你没发现常辉挺能干的吗? 按说家世不错,却一点富家子弟的架子都没有。哪
一句你说的话,他不是拿来当圣旨照办的。你就知足吧。他送的那袋水果,你看见
了吧。这华盛顿苹果怎么像打过蜡似的,那么亮。葡萄长那么大个的,我只在电视
上看过,叫什么加州葡提子。这些进口水果,现在上市场根本买不到的,肯定是从
香港过关带回来的。"

"吃他的东西,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他吃了多少回我们做的宵夜了。那袋水果,你还是给我吧。我帮你拿
去洗,别待会又让你给扔垃圾桶里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