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妖笔耕录

我乃潇洒人间一若妖,轻挥手中魔棒,点缀您美丽如花的生命!
个人资料
若妖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梦里梦外(107)噩梦

(2017-06-17 08:49:57) 下一个

警察搜得很仔细,在家里上上下下,犄角旮旯里花了一个多小时。婉怡在此间精神恍惚,范思仁背上的伤痕,她没有见到过。

警察最后双手戴着手套,呈了一个鞭子上来,送到婉怡眼前,“Do you recognize this?”(你认识这个吗?“

婉怡吃惊地看着那鞭子,问在哪里找到的,警察说地下室,婉怡说,“show me, please!”(请让我看看是从哪里找到的?)

“你先看看你认不认识这鞭子?”警察坚持,似乎已经把她当成罪人,恶人,毒妇人。

其实婉怡只看了那鞭子一眼,就想把目光移开,因为这鞭子看上去象带了一双阴森森的眼睛,有些恐怖,甚至让她恶心得想吐。现在警察让她细认,她也就控制了情绪和反应,硬着头皮细细观察着:这鞭子大约七,八十公分长,青褐色,有头有尾,头上有个硬塑料的部分,当然是为了方便握着,尾上尖尖的,象一条蛇的尾巴,准确地说,这条鞭子象条响尾蛇。

“不认识。”她肯定地说,“我见都没见过!”

两个警察交换了一下眼色,女警盯着她说,“你要说实话!”

“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个鞭子,我跟他只结婚四个月。”婉怡定定地看着警察,“他打了我,现在他要控诉我打他,您看看我的体格,我能打得了他么?除非他是被虐狂,愿意让我打!”婉怡全身颤抖着,这个鞭子已经让她不能接受她处于这样恶劣的境况,甚至是无底的痛苦的深渊。

“你需要找一个好律师为你辩护。”女警和颜悦色地说。

“嗯。已经在联系了。谢谢!”婉怡点了点头,范思仁顶风而上,她要变得刚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刚强。

“请问在地下室哪儿找到的鞭子?”她问。

男警察说,“现在不能让你看,那块儿已经封锁起来,谁也不能靠近!”

女警有些不信任地问,“ Wanyi,你再想想,你和Siren Fan是夫妻,他身上的伤疤你从来没有看到过?”

婉怡一双眼睛颇为迷茫,“现在想起来,他上身经常是穿着睡衣的,即使他睡觉的时候,我们一起在床上的时候。所以,我无法看到他的背,或者,他不让我看到他的背。”婉怡觉得自己的背上汗涔涔的,范思仁背后藏着很大的秘密。她好可怜,但现在不是怜惜自己,自己抱自己取暖的时候。

婉怡想揭发范思仁偷看女儿洗澡,可是,怎么说呢?当时她对警察说范思仁是因为她不做饭打她,现在她说是因为范思仁偷看女儿洗澡打起来的,谁会相信她?但是其实她是有范思仁撅着屁股看真真洗澡的录像的。她记起了看过的美国片子《阿甘正传》,对,警察提醒得对,她需要跟律师先谈。

她让自己冷静了一下,问警察,“我可以再看一下照片么?”

警察又出示照片给她看,婉怡再次看着照片,不放过每个细节,也许她的情商不够高,但是她的智商应该不差吧?再加上自己没有做亏心事,也就比较镇定。范思仁背上的伤痕,左右交叉着,但总是有个规律,左边的伤痕总是比右边的浅些。

俩警察倒是很有耐心,静静地等着这个娇小的女人,他们突然看到了女人眉头紧蹙,随即舒展了些,随即又紧蹙了起来。

“看完了,谢谢!”婉怡对着俩警察,“你们要回去验指纹么?”

“是的,你要跟我们走一趟,取你的指纹。”

婉怡别无选择地跟着警察走了,指纹倒是很快就让他们拿了去,奇怪的是鞭子上没有任何指纹,即使取了婉怡的指纹也没有派上用场。

范思仁说婉怡戴着手套打的他,怎么会有指纹?婉怡坚持说没有,但是不能洗脱罪名,而范思仁也无法提供婉怡用鞭子抽他的直接证据。所以,警察让婉怡回了家;范思仁落了个诬陷的罪名。

在此以前仲群想帮忙,给婉怡做饭,陈露又吵着怀孕反应,所以他就在家里,在网上帮着婉怡找好律师,他给了婉怡几个律师的名字,让婉怡选,婉怡已经从中选择了一个,所以回到家她就给律师打电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给除她以外的第二个人讲了范思仁偷看真真洗澡,所以范思仁打她的经过,她说,“这个人有可能对其他女孩子做过类似的事,包括他的非亲生女儿。”

她和律师谈了范思仁诬告她打他,谈了离婚的事宜,最后她说,“我一直在想,Siren Fan身上的伤痕,为什么左侧总是比右侧浅?现在我想明白了,他是左撇子,他用鞭子打自己,所以伤痕总是左边轻,右边浅。他是自己打自己的!”

“是他谋划好的吗?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说你打他来害你?”律师问。

“我倒不觉得他一开始谋划着害我,他只不过是怕弄伤了自己的手,所以带了手套来抽自己。”

“他诬陷你,是不想在离婚时处于劣势,他是想得到什么好处吧?”

“离婚,就是分家,对不对?”婉怡问。

“对。他会分掉你们共同一半的家产。”

婉怡冷笑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范思仁要急着结婚,为什么范思仁提过他们婚后条件好一些了,为什么范思仁曾经住在房子里,离婚后不得已租了公寓。依范思仁的条件,除了付三个孩子的抚养费,他在很多年以内,是无法住到正经的房子里头的。他,也想到过她是市长的女儿吧?

“你们的家产现在有多少?”律师问。

“我们结婚四个月,他要付三个孩子的抚养费,几乎月月光,没有存款。我可以存一些。”

“房子是你买的么?”律师有些明白了,禁不住担心地问。

“是,但是不在Siren Fan名下。”

“那银行存款呢?”

“我的名下不过几千块,前两年我用现有的房子做抵押,取了钱出来,加上我的存款,在国内投资了房产,”

律师眉头皱了一下,“那这个要和他分的。”

婉怡道,“不过都在我母亲名下,我的工资,好多存到了529计划,为我女儿上学用。”

“那还好,损失不大。你很聪明。”律师道。

“你是在嘲笑我吗?我找了这么一个人渣丈夫。”婉怡苦笑,“不过,再婚的人,总是要为自己选条退路,不能全身而退,但愿不要溃败。”

“婚前协议也是可取的。不过,你这样保护自己也很好了!”

“如果细算起来,根据我房子的贷款和生活费,他付的钱不够,说不定他还要补给我钱呢!”

“那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打自己呢?”

婉怡沉思了片刻,“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他是个牧师,人前高尚,背后做坏事,是不是必须责罚自己才能不去地狱?”

“你说的也有道理,人的心理有时候很奇怪。”律师点头道,“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你当时没有说Siren Fan在偷看你女儿洗澡,对警察撒了谎。”

“可是,我是为了保护女儿啊!女儿在面前那么看着我,那么纯洁,那么美丽的一个少女,我怎么能让她知道一个成年男人,一个家庭成员对她做的如此龌龊的事呢?!是你的话你怎么办?”

“你做的我可以理解!但是法律归法律,但愿警察觉得你撒的谎没有对整个事件造成大的损失。”

“我有Siren Fan 偷看女儿洗澡的录像。”婉怡看着律师的眼睛。

“那太好了!”律师道,“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证据。你要和女儿谈谈,法庭有可能需要她作证。”

“那能不能不公开化?”

“她已经十八岁了,对不对?”

“对。”

“先让 social worker跟她谈一下,万一需要公开化,她需要有心理准备。”

律师拿着录像的 U盘回去准备材料去了,婉怡给 Susan打了电话,因为真真必须面对她洗澡被继父偷看的事实了。

上一节  下一节

(谢谢阅读,版权属若妖所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记得' 的评论 :

多谢不记得,说得好!婉怡是一个不断成长的人物!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香草儿' 的评论 :
多谢香草!是啊,希望婉怡结束这不幸的一切!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nax' 的评论 :

多谢nanax!我也有同样的担心,范思仁估计入不敷出的。
不记得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有种不安或不祥预感,终于落到了实处。婉怡的一生太过顺利,人太过单纯,才让她掉进了范思仁的陷阱。不过我觉得婉怡是坚强的,而且会不断成长调整。只是成长的代价有点高。 结局应该不会太差。
香草儿 回复 悄悄话 这几集都是提着心看的, 好紧张啊!
nanax 回复 悄悄话 我不太懂,律师问婉怡有没有银行存款,婉怡回答“我的名下不过几千块”,为什么这部分财产要和范牧师分一下?是不是婚后的收入,离婚时,双方都会分得一部分?那这样的话,婚后范牧师的收入,也得分一部分给婉怡吗?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ly' 的评论 :
多谢!后面还有两家人,会好一些!
Ally 回复 悄悄话 原来以为就是言情剧,结果这么沉重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多谢晓青鼓励!这几集不太好写。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多谢erdong!不会总那么运气不好吧?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多谢菲儿,你懂我!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虾米糊' 的评论 :
多谢虾米糊!同担心!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虾米糊' 的评论 :
多谢虾米糊!同担心!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太紧张了,跟谍战差不多。写得真好。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看得太紧张了,回头补看了前面几集。
为婉怡和真真担心,但愿她遇上个好律师,能帮她伸张正义!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若妖这部小说方方面面都触及到,要写这么好不容易!
虾米糊 回复 悄悄话 好紧张,尤其担心真真。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我好忐忑,给自己压压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