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妖笔耕录

我乃潇洒人间一若妖,轻挥手中魔棒,点缀您美丽如花的生命!
个人资料
若妖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0-19 16:28:30)

前几天着急了,没有时间蒸好包子再醒了,只好几个火一同开全煎了,煎的好处是不用醒面,不用烧开水,且一锅可以放满,不像蒸的时候要留些空隙,前后大约十分钟。馒头也是这样做的。一般一锅2cupswater,里面加些油,水烧干即可,电锅375c,电炉大火烧开转中火。成品请看图。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宿舍里渐渐传出了均匀的鼾声。 突然有人捅了捅馨美的肩膀,“喂,是不是被咪咪说中了?”声音神秘兮兮的。 还能有谁,是上铺头对头的任晓,宿舍里大家关系都不错,她和任晓最好。 “别跟着造谣,睡你的觉!”馨美低声说。 “白当你好朋友了!不够意思!”任晓抗议道。 馨美不吭气,装睡觉。 任晓去捅她的胳肢窝,“你说不说?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陈朔背着馨美轻快地走路,脚下越来越轻,像是漫步在云端里,周围都是五彩的云,在身旁愉快地徜徉,又像是躺在花的海洋里,各色的花一浪一浪扑过来,自己的世界从来没有这么美。他在操场里的看台上等她的时候,一个人喝闷酒,抽烟,做梦也没有想到背上就背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她。 这一星期以来,这小丫头害死他了,害得他食不知味,害得他颤抖着手没法儿做笔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她做梦也没想到陈朔会出现在这里,还把她抓个现形。 “小小年纪,学会骗人了!”陈朔的身体已经很靠近了,脸对着她的脸,唇也近在咫尺。 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安全距离,这个距离当然已经超出了跳舞的距离,馨美虽然不顾一切地思念过他,现在却不顾一切地害羞地朝后退。 陈朔的头突然朝馨美俯下来,馨美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他要吻我吗?这也太大胆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为了犒劳亲爱的读者,上道菜: 烤鸡翅: 鸡翅加老抽少许,有颜色就行,然后加些油。立即烤行,过会儿烤也行,没有区别。我是把鸡翅放到下面的神器里烤的,这样不用一个一个鸡翅翻动。 先鸡翅肉多那一面朝下,中火烤5分钟,然后翻动,另一面烤5分钟,同时在鸡翅肉多的一面撒盐,烤5分钟,翻过来,在另一面撒盐,再烤5分钟,总之20分钟,一面烤两次就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是星期天,馨美一大早起来就去做裙子,陈朔的话像是圣旨一样,他说她穿喇叭裙跳舞一定好看,他一定是对的,可是,做什么颜色的呢?女生们穿黑色裙子的很多,她想做条深蓝色的,也好配衣服。可是,做这条裙子需要一个星期,那就是说下星期六的舞会时间穿不上了。 馨美有些失望,穿喇叭裙跳舞好像是下星期六她和陈朔的约定。裁缝师傅看她的脸色,便说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陈朔,什么陈朔?哪里来的陈朔?这才刚开学几个月?韩文栋听到这个名字,耳朵里如火车“咣当咣当”地压过,如飞机“轰隆隆轰隆隆”擦着头皮飞过,举着红酒的手禁不住抖动起来,肚子里的肠子肚子都绞在一起,生疼,疼得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因为同时又被人用电击了一下,闷闷的,分不清自己身在哪里,心在何处。仿佛很多年前的某一天,爸爸辛辛苦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韩文栋打了一架,保护了馨美的脸,也保证了她顺利参加高考。考取大学尤其对农村的孩子来讲是有脱胎换骨的之意的,十一年的拼搏,成败在此一举。馨美有多感谢韩文栋,是可想而知的。 八年不见了,不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上一次见他,是2000年出国的时候在机场门口,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墨镜,硬塞给她一个信封,说,“上了飞机再看。”然后说了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琼瑶在一个采访节目里说,她的第一任丈夫不爱工作,夜不归宿,她担心他是不是出了车祸,结果他只是在外面玩,但他们已有孩子,为了孩子,琼瑶下不了决心离婚,她征求母亲的意见,母亲说,如果你咬开一个鸡蛋是臭的,难道你要把整个鸡蛋都吃下去吗?那个时代一般人都很保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琼瑶的母亲思想却很前卫,实在一语中的。琼瑶终于下决心离了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