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妖笔耕录

我乃潇洒人间一若妖,轻挥手中魔棒,点缀您美丽如花的生命!
个人资料
若妖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婉怡的眼前蒙起一片水雾。是的,她今天经历了很多,把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嫁出去是多么的心如针扎,舍不得,也不知道詹姆斯将来对她好不好?她有了委屈会不会不和自己念叨? 女儿的婚礼是一幕热闹的浪漫剧,烟花散尽,帷幕低垂,她便成了忧伤的女主角,一无所有,唯有抱着全身的疲劳哭泣,直到天亮,在镜中望着自己红肿的双眼,再次哭泣,再次拥抱孤独,恐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婉怡听到这里,睁大了眼睛,细细看彼得,是好像见过的样子,难道是2006年那年她发现仲群和柳慧搞到一起时在H江边徘徊时送她回到旅馆里的就是这个彼得?她以为那一场疯疯癫癫的秘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因为送她回旅馆的人是陌生人,一辈子也不会再见面了。没想到今天和他在女儿的婚礼上相见。那可太丢人了!当年那场撕心裂肺在水里的奔跑,这些年已经仅是回忆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6年六月,婉怡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变,并不是她本身有了什么改变,而是真真要嫁人了。 真真的未婚夫叫詹姆斯,是美国人,婉怡对女儿的择偶种族并没有多大意见,只要两情相悦,爱真真就好。詹姆斯人很好,很乐于帮助人,而且很快会和生人熟了起来,婉怡看到他第一眼时就很喜欢他。婚期订下来,两个年轻人就开始订婚宴举行的地方,订礼物单,忙得不也乐乎,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今年的圣诞节无疑对真真是灰暗的,在她24岁的芳龄,理应父母康健,无忧无虑,做梦也没有想到爸爸会得了癌症。没有办法,心里痛着也要强迫自己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婉怡和真真娘俩尽心尽力为仲群做些事,陈露还断不了发牢骚:什么年纪轻轻的就伺候男人啊,她妈知道了自己宝贝女儿这样受罪还不是心疼得要死之类的。 真真听了她满腹的牢骚心里不是滋味,想为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4年,真真已经从大学毕业两年了,她的专业是计算机。本来婉怡让她再读个硕士学位,真真不想读了,她想挣钱,斯坦佛私立学校学费高昂,爸爸妈妈已经花了很多钱给她,懂事的真真实在过意不去。 真真在大学时期找了个白人男朋友,感情极好。 年底临近圣诞节的时候,真真回家了,看到母亲,自然十分高兴。母亲离婚后的这些年里,真真眼见着母亲越来越坚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朱莉从医院里走了出来,走着走着,觉得自己的脸湿了,以为是下雨了,抬头看天,晴空万里,方才意识到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流了下来,哭得稀里哗啦。兴许这十年憋着泪,在医院里和李诺谈话的时候强颜欢笑,再也撑不住了。 她,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李诺来了,她的泪,是无奈的告别,也是决绝的告别。 别了,诚哥,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最无奈天意弄人。她曾怀着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朱莉的到来,像一把火,把三个人都烧了起来。 朱莉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进了病房。首先映入李诺眼帘的是一个面容姣好,前凸后翘的年轻女人。看她的年纪,能比她和王诚都小了十岁去。她突然替王诚想入非非:王诚即使干活儿的时候也会心不在焉地把眼睛长在朱丽高高翘起可以放个小碗的臀上。朱莉是夏娃,王诚肯定会去吃那个青苹果,成了亚当。 李诺在朱莉的眼里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别时一头乌发,再见时两鬓已染白霜。王诚李诺夫妻二人肯定是能认出对方的脸的,但为对方变得如此之憔悴吓了一跳,几乎不敢相认。两人以前常通过视频聊天,以为视频效果不佳,把人变模糊了。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对分离时的相貌记忆犹新。 中年时期,相貌变化毋庸置疑会很大,更何况二人分居两地,互相牵肠挂肚,精神上受的摧残,怎么能不变老? 李诺比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迷迷糊糊地,馨美觉得陈朔的胳膊从她的身体上抽了回去,后来又感觉到他翻来覆去的,知道他睡不着觉。 这一晚上,馨美也睡不踏实。 好好的好兄弟建业就没了,和所有爱他的活着的人阴阳两隔,他们要难过一阵子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馨美问陈朔,“你真不知道他外头有人的事儿?上次回去他没跟你讲?你们男人不是喜欢炫耀自己的小蜜么?” “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陈朔临走前再三叮嘱建业要对梅好,不要忘了自己是怎么起家的,是怎么从来的地方来的。但是,陈朔回美国后不久建业就和梅离了婚。陈朔得知这个消息后也只好无奈地叹道,“你离婚也是为梅负责任,梅该有她自由的生活。” 是的,一个生活在一潭死水里的女人,还不如挣脱了,像个自由的鱼儿,重启一段崭新的生活。这个世上,尽管理想的夫妻是相伴到白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