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妖笔耕录

我乃潇洒人间一若妖,轻挥手中魔棒,点缀您美丽如花的生命!
个人资料
若妖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Smith突然走近了馨美,盯住她的眼睛,“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看着Smith探寻的目光,馨美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Smith笑了笑,“你做医生这件事情跟你不认识的人没有任何关系哟!” 馨美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是的。”她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接受现实,接受好朋友背叛陷害的勇气,“这个人是我曾经的好朋友,而且这个事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到了停车场,停了车,馨美就跑向病房,一路上,高跟鞋“咣咣”地敲在地板上,发出急促的声音,这声音到了病房区就更加明显了,她只好掂起脚尖跑。平时在实验室工作,穿着休闲,经常穿旅游鞋,现在要穿正装,实在是受罪。进了一间病房,馨美面色通红,气喘吁吁。 这间病房,似乎挤了满屋子的人。馨美悄悄地站在最后面,尽量不发出声音,最好attending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韩文栋从自己的豪宅里走了出来,一开始步子是快的,怕任晓再追他,后来步子渐渐地沉重起来,他还是不能相信任晓做出了这样恶毒的事,也不能相信自己刚刚开始的新生活就这样结束,也不能相信自己是不能帮助馨美的。他再怎么狠心,也是不能把自己的妻子推到监狱里头的。 帮不上馨美,他也不能逃避,还是给馨美打了电话,馨美问他,“文栋,你在哪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我不会写诗,正好今天有些灵感,凑了几句,直抒胸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是准备洗澡,可是我听到手机响了好多声,所以我来看看。也幸亏我来了!”韩文栋冷冰冰的声音。他听到了整个电话中任晓说话的内容,他猜到线的另一端是馨美,虽然没有听到馨美在说什么,但是凭任晓反问的匿名信,害人什么的,和任晓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叫,他知道,任晓害了馨美。 任晓的嘴唇抖动着,却发不出声音,文栋的突然出现,让她乱了阵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这一天只过了一半,还有半天的时间。人在悲伤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慢。别无他法,馨美只有煎熬着。 下午,馨美抽了个空,给陈朔打了个电话,她多么想告诉陈朔匿名信的事啊,可是她记得陈朔昨天晚上说他今天会很忙,本来要有些城府,不去打扰他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哪怕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啊! 听到陈朔在电话里“喂”,她几乎想扑进他的怀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馨美考过了医生,就等着年底申请医院做住院医了。 眼看着老婆的前途一片光明,陈朔就像自己收获了胜利的果实,心头饱满的,感到非常欣慰,同时压力却大了起来。他,或者所有的男人们,固执地或潜意识地以为:事业就是一个男人成功的基石,自信的源泉,他不能比老婆差。所以他更是夜以继日地用功学习,就像和老婆比赛赛跑一样,将近40岁的他,鬓角悄然生了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过了三个月,也就是2010年年初,馨美的临床考试技能结果出来了,她在收到消息之前,一直登录自己的账户查成绩,现在真到看结果的时候,又吓得不敢看,登录了账号,闭了眼睛,喊陈朔给她看。 陈朔一看大叫,“哎呀!” “怎么,没有过?”馨美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屏幕上的一个单词:pass(通过)。 就是这一个单词,让他俩欢呼了起来;就是这一个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8-04-22 09:31:44)
我的婆婆去世了,中国时间4月17号早晨。 。。。。。。 我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心绪乱糟糟的,象悬在空中一样。我想每个人接到这样的噩耗都持否定态度,就是不相信,不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去了。我也一样,我不能相信我的婆婆就这样离开了我们,躺在了冰冷的棺材里。去年回国,我倒是感觉到了婆婆的衰老,当时看到婆婆的牙快掉光了,我哽咽着,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这种寄人篱下,被歧视,甚至有些屈辱的感觉让陈朔透不过气来,就像阴雨天气里心里那种窝窝囊囊的感觉。 突然他一个激灵:美国是个民主国家,在美国,每个人都有讲话的自由,这是宪法修正的第一条明文规定的,好多电视台的当红节目主持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拿总统开玩笑,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讲出自己的委屈呢?但是,光讲出委屈有什么用,关键是下一步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