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妖笔耕录

我乃潇洒人间一若妖,轻挥手中魔棒,点缀您美丽如花的生命!
个人资料
若妖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陈朔临走前再三叮嘱建业要对梅好,不要忘了自己是怎么起家的,是怎么从来的地方来的。但是,陈朔回美国后不久建业就和梅离了婚。陈朔得知这个消息后也只好无奈地叹道,“你离婚也是为梅负责任,梅该有她自由的生活。” 是的,一个生活在一潭死水里的女人,还不如挣脱了,像个自由的鱼儿,重启一段崭新的生活。这个世上,尽管理想的夫妻是相伴到白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陈朔看着建业,突然想问他一句,梅在他的眼里,是不是也是出土文物?但他没有心情调侃他,心里他心里涌起一阵悲哀,倒是踏踏实实,正儿八经做事的人,比如梅,比如他自己,成了出土文物了。 陈朔和建业到了很豪华的一个商场里,陈朔有点儿眼花缭乱,因为商场比起十年前,装潢可是讲究多了,商场里很多柜台,他又不知道哪个质量好,真不知道给馨美买什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陈朔又想起以前冷落馨美的日子,心里悔恨无比。 馨美在电话里说,“你知道吗?你还没有走,我已经想你了;我送你到机场,就像你已经走了很久。朔,你想我吗?” “想,当然想了,刚才就在想你!”陈朔如实回答,他确实想她了,而他们现在离得那么远。 “有多想?”馨美调皮地追问。 “很想很想。”陈朔答。 馨美又追问,“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9-26 09:38:59)
陈朔警惕性很高,很快意识到女孩来拉他的手,一闪身,躲开了。他看了A女孩一眼,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拿出一沓钱,递给女孩,“回你们国家去,好好找个男人生活吧!”女孩望着他,一脸委屈,不过还是接过了钱,还不忘了为自己辩解两句,“一开始我是想来你们国家挣钱的,但没想到只有这个挣钱快。”“你不需要为了挣钱这样糟蹋自己!”陈朔口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六个男人就座,饭菜上桌,鱿鱼海参,应有尽有,尤其是一盘炸蝎子上来时,做研究的陈朔都禁不住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小时候偶尔见到一只蝎子大家都跑着躲开,哪里繁衍出来这么多蝎子? “兄弟,别客气,来,吃一个!”建业把一只蝎子用自己的筷子夹到陈朔的盘子里。 陈朔禁不住问,“真能吃?” “当然能吃了,好吃着呢!你一定要尝!”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9-18 07:52:11)
2010年夏天,陈朔回了趟中国,因为学术交流去天津开会。 正好大学同窗的铁哥们儿杨建业在天津,所以一定和他见一面。陈朔坐在动车上的时候全身心都在回想过去五年和杨建业在大学里的时光,后来得出一个结论:两人几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杨建业毕业后一天医生也没有做,做钢材生意去了,后来发了财,现在是全系最富有的黄金男人。建业很讲义气,当年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王诚问朱莉,“我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么?” 朱莉问,“为什么你这样问?” “我把你婚姻也没了,又这样没用,还用你照顾。”王诚得知朱莉的婚姻因为自己而以分手告终,自然也愧疚不已。他要尽快好起来,帮助朱莉打点店里的生意,原先雇的那个小女孩毕竟搬不动重的东西。 “照顾你是我想照顾你,婚姻没了不是你的错,他如果爱我,他会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朱莉在镜子前面站了很久,眼前渐渐模糊,她哭了很久,自己浑然不觉,是下意识的流泪,是心自己在流泪。胸前的抓痕如此醒目,她有些清醒了,于是迅速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就像是自己做了丑事,要遮丑一般。意识渐渐恢复,她全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处境,她嫁给了床上正在酣睡的那个人,她用积攒的辛苦钱和他租了房子,买了家具,厨具,她终于可以象小鸟儿一样有个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新郎官是谁?”王诚笑嘻嘻地问。 “他是开蛋糕店的,他做的蛋糕很好吃,他叫周杰,比我大一岁。” “多好啊!年龄也挺般配。你回去吧,回去看看周杰,你那样走了,对他很不公平。”王诚突然道。 朱莉看了看王诚,又低下了头。那会儿跟周杰解释,他不听,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见他,她的确做得太伤人了,伤了他的全家。 “去吧,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9-06 07:19:07)
从昨天起,骨折术后三周,可以用脚后跟走路了,但是还必须穿boots:aircast。昨天中午和邻居一起吃了午餐。邻居是美国人,和我妈妈年龄相仿,我们无话不谈。今早也可以开车了,不能穿aircast,医院给了个厚底平底鞋,开车专用。脚还有些肿,但已经好了很多。生活一下子拉开了新的纪元。好高兴。你去拥抱生活,生活也会拥抱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