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融资千万美金的的同济海归校友

(2019-07-20 21:32:14) 下一个

我们应该感谢在猫王故乡孟菲斯的校友邓云平的努力。他将同济海外校友在西北大学聚会的视频逐一放入Youtube视频,使我们能够重温那些美好的时刻。这个夫唱妻舞的表演给人印象深刻,我是这样在前文中描述当时的情景的,现在有视频更直观了:“这次从UCSD海归的商界成功人士黄士昂上台独唱《天边》,中气十足,目的是为自己的太太伴舞;当唱到第二段时,舞台外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原来插足者是刘实,这样黃士昂的独唱被迫变成了二重唱。”

刘实与黃士昂都与武汉协和医院有缘,黃士昂是协和前领导的后代,刘实则是协和医院教授的女婿。来自黃冈一个镇的乡里人刘实能追到大教授的千斤必然用心良苦,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脸皮要厚,因为他先后通过女生的闺蜜和自己追都不成功。刘实的政治和核医学两门功课好过女朋友,这居然对他赢得芳心还有所贡献,不知这是否与他成为《人民日报》的忠实读者有关?根据校友会专访刘实的太太张菁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刘实在同济的大多数功课都没有女朋友学得好,现在挣钱也远少于太太,这同济的分数还真有含金量。

刘实看到我上述调侃不知心脏是否受得了?他确实为自辩解道:“咱不比成绩,咱比思想、看谁更能“胡思乱想”[憨笑][憨笑]“,他如果听了我下面的故事应该会释然。大家知道小布什总统是耶鲁毕业的,他的副总统切尼则从怀俄明去耶鲁读书,切尼这西部牛仔在纽黑纹的酒吧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导致学业不佳而被耶鲁赶人。小布什总统在耶鲁演讲时,调侃耶鲁学位值钱,毕业了当美国总统,肄业则只能当副总统。有次切尼副总统在复旦演讲,台下观众问及复旦与耶鲁在培养人才方面的差别。当时他太太琳·切尼也在场,他瞟了一眼太太,切尼说出这话时相当难堪:“说到耶鲁,我年轻时也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他应该记得当年从耶鲁回来后,女朋友琳告诉他:“我是不会与装缷线上的工人结婚的”,可怜的切尼只好去怀俄明大学继续学业。

同济校友黃士昂给他的公司取名“康圣环球”,名字不好记,英语的好处是可以重组创新词,像Microsoft或Microbiota。在同济校友聚会时,主办方邀请黃士昂做关于海归如何在国内创业的演讲,我见过太多海归铩羽而归的,我们其实已经不适应在那块我们长大的土地上生存了,所以对他的演讲备感兴趣。他从血液科起步,似乎很多现代的诊断技术都涉及,新兴的分子诊断技术正在更新传统Lab Medicine (中国的检验科,美国的临床病理)的专业版图。黃士昂的众多创业哲学尽在他的演讲中,他提及的中国人惊人的拷贝能力令我印象深刻。国内可以连夜山寨你的实验技术程序,这又涉及到现在的知识产权的热门话题。黃士昂用人在哪里唱哪里的山歌以形容中美的不同工作环境,令我这个在一个地方呆久的人眼前一亮。他还加了一句:“论制度, 美国都认为中国的不合法”,这样以浅显俗语描述政治社会结构的语句,彻底把我惊倒。

根据黃士昂的演讲内容,他创办的康圣环球公司,在美国成功融资几千万美元;赢得美国高科技风投的钱十分不易,他们会有相当的专业人士为风险把关,如此巨额数字尤其可喜可贺。另一层考量,融资美国风投相对安全,好多天朝企业家的半条腿在监狱里。他是从BD和UCSD回去的,曾在Blood上发表过关于CD34+干细胞的文章。如果将人的CD34+干细胞移植到免疫缺陷动物身上,可以重建人的血液系统。我不知道这会有多大的临床应用价值,因为移植到人体会涉及大量异源物,动物里也可能存在病原微生物。

黄士昂与跳舞的太太育有一双优秀的儿女,他是海归和培养后代两不误,儿子从Penn毕业后在华尔街工作,非常成功。黃士昂在会上透露的儿子相当肥的年薪数据,我就不在这里传播了,反正川普的校友有钱。他演讲时秀照片说,自己海归协和时女儿很小,又说他们读了San Diego的几所好的高中,后来他向我核实女儿一直在美国成长。原来作为空中飞人,黃士昂称“自己也只是海鸟,每隔一个月两边飞”,拥有航空公司的“终身白金卡”。他们的女儿喜欢加州而不愿意东飞纽约,今年从UCLA毕业,所以黄士昂这次参加聚会,早上穿Penn的纪念衫,下午穿UCLA的衣服。我怎么这么惨?至今还没穿过耶鲁和华大的衣服?

我这次在西北大学是首次见到黄士昂夫妇,他们比我高3-4级,但是我和黄士昂以前在群里有过交流。当我帖出耶鲁在各州的录取数据以及讨论耶鲁与斯坦福招生之不同时,黄士昂写出这个长段留言,并且分享了他们全家在漂亮的UCLA校园参加女儿毕业典礼的照片,现经允许在此分享:

“以前没有关注斯坦福招加州人的学生较多,我刚来美国就是住在Palo Alto, 为斯坦福大学所在地,几个Roommates(先后6个)全是斯坦福大学年轻的毕业生,全是外州的,均非富家子弟,犹太人约占一半。我们在圣地亚哥居住了二十几年,2个孩子均就读本地区最好的几所高中之一,每年名校录取的学生中,没有印象斯坦福比例高,而藤校或者准藤校录取学生的数是比较多的,我们周围朋友圈(华人)中的孩子,耶鲁的学生也比斯坦福的多。估计斯坦福录取湾区和大洛杉矶地区学生多些,这只是个人印象???? 我们自己二个孩子,儿子去了宾大及沃顿商学院(将要与一位哈佛毕业的华人女孩结婚,二人均在华尔街工作),女儿放弃了NYU, 选了UCLA, 这个周末毕业,将在洛杉矶从事咨询工作(Consulting)。我们二个孩子东西海岸一边一个[强]。儿子还是很希望有机会回到加州来工作????”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这样解释斯坦福的招生现象:“加州人口众多是事实,人口总数应该是考虑录取的因素之一,但是不能将州人口基数绝对化。加州只有两位美国联邦参议员,美国总统选择时,参议员和众议员数目加起来组成的选择人票也不是完全靠州人口数决定的。加州固然是美国最重要的州之一,但它毕竟只是美国的一小部分,斯坦福超大比例地招加州的学生,而2010年密西西比州和西弗吉尼亚川都仅有一人入读斯坦福大学,使它成为美国名校中最具地域性歧视的学校之一。


前段时间,网友帖出了位于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高中的学生入读大学的数据,该校2009至2012四年里共有73位学生上普林斯顿大学,每年近20位使它像是普林斯顿家门口的子弟高中似的,该校入读哈佛和耶鲁的学生则分别为7和9位。其他远近的名校也乐意录取该校的学生,包括数所常春藤盟校,连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在此期间都有7位该校学生。然而在这四年间,该知名高中入读斯坦福的学生人数不是一或二位而是零位,我们不知道斯坦福是否向该校发放过录取通知书,但是这种现象似乎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斯坦福为颜面很少或完全不录取该校的学生,也就是说斯坦福不愿意直面与普林斯顿在该校的竞争,斯坦福的接受率输不起啊!”

黃士昂太太在他和刘实《天边》的歌声中起舞。

刘实夫妇和黃士昂夫妇与同济校友。

黃士昂演讲幻灯。

黃士昂全家出席女儿的UCLA毕业典礼。

耶鲁在美国各州的招生人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为美国培养了不少人才。 谢分享!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本博定格在“教育、人文和社会”,你可看博客使命。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是以研究杰出人士为目的的,这样也可以为我的学生指路。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应该是文学城高产作家之一。绝大多数大作没有拜读过,但经常浏览“博客精选”的文章题目。总的感觉是,博主的文章无论从大到小,中心话题便是天朝读书人自古以来耿耿于怀的“成功”和“出人头地”。

可惜了。:-) :-)
HBW 回复 悄悄话 “论制度, 美国都认为中国的不合法”。大家心里都知道但没人明讲。这是会得罪人的。
底线是大家都要吃饭活命,吃相问题是次要问题。从吃相到长相再到种族,这西方的歧视链就串起来了。
springdale 回复 悄悄话 论名气的话,一个叫“肖传国”的同济海归校友,应该排列第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