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在今天前往哈佛耶鲁的橄榄球赛前,想好的文章题目是《打败哈佛是王道》。几个原因使我这样想:前11年耶鲁仅赢过一次;前些年耶鲁在自己容七万多人的球场(曾经的世界最大)迎战哈佛也是胜少输多;哈佛仍然是那位战绩累累的教练。虽然过去134年来耶鲁的胜数仍然领先哈佛,并且从去年开始扭转输局。 今天沒有想到是,哈佛开场打到底线没有取得Touchdown,而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询问了挪威的学生,也与从德国来挪威进修的交换生交谈了,这点是肯定的:挪威卑尔根大学涉及自然科学的教学与科研基本上都在这栋五层的楼里,从数学、物理到化学和生物都在里面,还有一栋小楼可能是物理系的。整个科学领域都在这里,规模小到你不可想像的程度。与哥本哈根的玻尔研究所比较,这楼还是气派很多;但是玻尔研究所是研究理论物理的,几张书桌和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几乎是我的一个习惯,每次在世界重要城市开会或旅行,我都会找机会参观附近的大学,几十年如此。这些照片是挪威最古老和著名的大学-奥斯陆大学,它的主校区在城外,这些照片为挪威皇宫附近的奧斯陆大学法学院。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议式几经周转才到了现在的奥斯陆市政厅,以前曾经就在这所法学院。最后照片的正前方为挪威皇宫,与法国皇室比较,那确实是简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完成了面向社区的讲座,涉及耶鲁的历史和特点,以及其他的常青藤盟校。现分享幻灯片,并就一些图片稍作文字说明。以耶鲁之历史和地位,任何关于耶鲁的演讲都只能蜻蜓点水。但是以前仍然有家长说,读雅美之途的文章对他们参考儿子或女儿选耶鲁帮助很大。演讲效果不错,新加我微信的朋友这样留言:“感谢您今天的讲座。学术式研究,高水平!得见本尊,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天前,我得到一个还不是谣言的消息:在川普的减税计划中,将对享受免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每年五万多美元的子女学费的华大教职工征税,也就是说对于这些根本拿不到手的钱,我们还要给山姆大叔每年交大概一点五万美元的税款。这消息来自华大的一位教授,我经研究后发现还真有这种说法,希望川普这昏招在国会被封杀,像他的医保那样胎死腹中。这个福利说来话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川普大幅削减美国企业税和遗产税的提议,加上共和党关于债务零增长的政策,使得川普和共和党国会为了弥补企业税和遗产税所造成的税收空缺去寻找其他的途经。共和党国会曾经考虑过取消或大幅度减少美国人逐年投入到退休金的避税额度(401K或403B),但是这个涉及到普通中产阶级的范围太广,反弹厉害,川普不得不出来说不会动退休计划。现在以减税为党纲的共和党众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11-07 15:52:32)

藤爸疼妈俱乐部为常春藤父母的联谊会,我们虽然是相对封闭性的组织,但是也积极服务于社区。俱乐部每年都会在大学申请前和选校的日子里举办面向社区的免费讲座。前几年我们开始组织常春藤学生在圣诞节回家期间与本地高中生的聚餐,使他们能有机会向低年级的未来藤校学生传授经验,这一活动深受社区的欢迎。 家中孕育出常春藤子女的父母以专业人士居多,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继续谈我寻找玻尔故居的旅行,这是《在哥本哈根寻找现代物理学巨人玻尔的足迹》长文的结束篇。鉴于大众对纯科学的东西远没有对人世间的故事那么感兴趣,所以我把题目调整了些。玻尔家族三代都出杰出的学者与科学家,智慧聚集现象没有比玻尔家更浓的了,玻尔的父亲为哥本哈根大学的生理学教授,当时的著名学者。玻尔小时候就在父亲的实验室做实验,中学或大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这样我十分荣幸地被专人带着,参观了玻尔的办公室和供讨论用的教室。那位眼睛像圣路易斯的天空那么湛蓝的老太太,专门在我这单独访客的身上花费了至少半个小时。她是不厌其烦地解答我的问题,她不清楚我问题的答案时,则去认真地核实手中的材料。 玻尔的办公室十分简单,大概不到三十平方米,居里夫人在巴黎的办公室也相当简陋。玻尔自己的书桌在右手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参加国际会议的好处是会场几乎都在历史名城的中心地带,这次在哥本哈根也是如此,火车总站、Tivoli游乐场和市政厅都在步行距离内。开会很难兼顾游玩,这次我连海边的美人鱼雕像和新港都没有看成。在哥本哈根的一天早晨,六点多吃完早餐后,准备沿旅店周围的湖边转转,海水汇入哥本哈根市内,用堤围着便成了内湖。我是没有计划地越走越远,因为前一天我打听到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