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闯不进的耶鲁骷髅会

(2019-06-15 22:15:36) 下一个

我曾经写过一篇备受欢迎的题为《神秘的耶鲁骷髅会》的文章。这次将此文取名为《闯不进的耶鲁骷髅会》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因为这建筑除了百年前有组织闯进外,外人从未跨入过,我的镜头所及为一个旅行者可以得到的最接近骷髅会的影像。

关于耶鲁骷髅会,已经有好几本书出版,电影也拍了好几部,但是真正每年那15位耶鲁毕业班的本科生在里面的活动,只有上帝知道,从沒见到骷髅会成员公开谈及那段经历。保密性是第一位的,围绕它的故事也只在人们的想象中。根据以往的文字描述和新闻访谈,只有人曾从天空录到过一些骷髅会庭院中的视频。建筑物里面的秘密性则做到了家,从深色的建筑材料,到封死的窗户和平屋顶,甚至地窖孔都是密封的。我这次要亲身体验一番,应该不会触犯耶鲁和康州的法律,但是看过我的照片的人说我有点像特工。

在骷髅会门前的马路上,行人只关注自己前方的路,很少人对这栋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美国命运的建筑感兴趣,像她不存在似的。原因或许是该建筑没有生命,长年失修,像美国内城放弃的老建筑。如果里面有伴随见血的入会议式的尖叫声,自然会有闹鬼的感觉,她是耶鲁校园中心的阴森恐怖的坟墓。现在的大门将楼分为东西两翼,但是右侧的东翼是后来加上的。西侧是原始的建筑,当时是耶鲁最贵的楼之一,所以这很窄的似乎是窗户的东西是以前的门,实质上应该说整栋建筑没有窗户。门前没有种草而是种的一种植物,不知是否为了管理的方便。正门两侧的水泥柱要有多脏就有多脏,铁锈斑迹自上流下。我沿正门的阶梯进入门庭,很少人到过这里,门被两把旧锁锁着,注意它们不是那个Yale的锁牌。姓耶鲁的人不仅曾是西印度公司富商可以捐巨款办学,也有人是开锁厂的。门上有个铁皮罩好的通讯密码装置,难道是门的开关?在我的右上角则是两个摄像头,如果是现代装置,我可能担心自己的影像资料被他们获得了,但是看看那剥离的墙顶,估计他们的设备也沒有更新。我第一次从骷髅会的门庭看生机勃勃的耶鲁本科新生居住的老校园,仿佛是从中世纪看现代社会。

右侧地窖入口的墙上有个椭圆形的纪念牌:“A New Haven Landmark”(“一个纽黑文的地标“), 为纽黑文市文物保护部门立的。牌子很小,不注意是看不见的,可能是谦卑的纽黑文统一的标志。这何止是纽黑文的Landmark, 这完全是美国的Landmark。我说的地窖其实为地下室的出口,这里也有排水通道,两个细窄的封严的窗户外还有细的铁网和粗的铁杆,百年前那组织就是锯了类似这样的铁栏杆而闯入了骷髅会。似乎秘密曝光了不少,包括那322的位置,但是他们也只是看到了表面的东西。两扇黑色门外也有铁杆门,这地窖的两门加上前面的正门是骷髅会前面仅有的三个门,所以我推测正门是所有人出入的通道。该建筑的东侧与其他楼间有个细小的通道,走到深处可以看见骷髅会背面的墙壁,也沒有窗户,或者为了透气把窗户用致密的铁网围着。其神秘感甚至感染了在东侧与她连接但是毫无关系的学术楼,也是脏东西爬满墙的德行。

我是从高街自东向西离开耶鲁的,去赶在College路上公司安排的Limo。路过右手边的耶鲁骷髅会建筑时,这次我没有太留意,因为我第一天把它拍了个底朝天,连地窖的外面都下去看过。我当时人已经过了骷髅会的正门,突然听见那门的方向传来响声,我便回头去看,见到一位拉丁裔女子从里面出来,准备骑自行车。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会主动与这位聊天的,但是这次我似乎受下意思的驱使没有去,可能是我知道骷髅会成员在进出他们的房子(他自称为Tomb,坟墓)时的一些注意事项。他们会尽可能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出入。如果有外人看见,他们也是尽可能避免目光的交接;骷髅会成员更是应该避免在他们的建筑物前交谈。不管怎样,我在这“坟墓”前,看见了一位骷髅会成员,还是一位在以前不可能成为领袖的拉丁裔女学生。当然这身打扮,与普通美国人没有区别,在耶鲁不深谈已经很难辨别学生的家庭背景,但是我比较肯定她不是去做清洁卫生的。在我们家的古董社区,我隔壁邻居巴勒医生曾被人误认为是园艺工,我们也有此担心。

关于耶鲁骷髅会对少数族群和妇女态度的变化,可见我以前文章的描述:“骷髅会的首位黑人产生于1965年,也就是耶鲁大学还沒有大规模录取的黑人学生的时候。耶鲁在1964年底才开始成群地录取黑人学生,耶鲁1969年的毕业班里有14位黑人。骷髅会百年传统为清一色的男生,他们在1991年Tapped过7位女生,最后骷髅会以368对320的投票结果,决定在1992年招了6位女生和9位男生,彻底结束了骷髏会的单一性别的俱乐部特征,而哈佛校方去年就是先禁止的单一性别学生社团,所以耶鲁骷髅会进步了20多年。当时骷髅会的反对声音包括美国著名保守派思想家William Buckley,他们甚至威胁采取法律措施阻止妇女入会,他们的理由是会造成女性成员在坟墓里被强奸。骷髅会随美国的变化而与时俱进,骷髅会的成员已经远不是纯粹的白人清教徒了,犹太人、黑人、华裔、女性和同性恋都可能是骷髅会的成员,他们在里面的活动成为他们未来服务世界的保贵经验。”

耶鲁骷髅会至今还是个密,因为所有成员禁止向外界谈他们在那里面干了什么,两骷髅成员(Bonesman)小布什总统和国务卿克里当年代表两党竞选美国总统时,他们面对媒体也是三缄其口。耶鲁出了五位总统,除了克林顿和福特是法学院学生而无缘骷髅会外,耶鲁三位本科毕业生成为美国总统的全是骷髅成员,其他政界和商界等领域的重要人物更是不计其数,创办人之一的Alphonso Taft本人就成了美国司法部长和战争部长,儿子当了总统。在清华办学院和为耶鲁和麻省理工捐巨款的犹太人苏世民也是骷髅会成员,作为拥有耶鲁和犹太身份的保守派,他确实属于稀有物种。总体而言,随着耶鲁进一步的左倾和平民精神的强化,骷髅会这种讲究家庭背景的秘密社团的影响力也随之式微。

耶鲁骷髅会正门前和左侧。

骷髅会右侧的地窖。

骷髅会背面。

偶遇一位骷髅会成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