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NBA在中国的成功谈美国黑人与白人

(2019-04-14 14:01:41) 下一个

我现在与中国年轻人接触的机会增多了,从他们那里知道,美国NBA在中国借姚明赚了老鼻子的钱,这美国球赛联盟的商务推广堪称一绝。中国的年轻学生追的球星是NBA的而不是美国棒球的,他们对NBA球星如数家珍,我则叫不出几个球星的名字。国内朋友到美国来也时兴看场NBA的现场,有些国内球迷居然说看NBA现场是他们人生不可能完成的梦想之一。其实NBA在美国没有橄榄球和棒球受追捧,很多美国人不看NBA。

大约是6-7年前,我帮助一位国内的学生去Case Western Reserve留学,他的文书就是写的Cleveland的Native son Lebron James, 但是他征求我的意见要学“African American Studies”主修时,我持了否定的态度。因为这program以研究为名,专讲那些黑人的苦难史而不去反省现状,养了很多种族极端分子。连哈佛前校长Larry Summers都烦透了著名黑人活动家的哈佛教授Cornel West, 他在哈佛不好好教书而是到处煽风点火。美国名牌大学的政治正确盛行,达到封别人言论自由的程度,动不动就扣别人种族歧视的帽子,把大学弄成训练文革般打手的基地。这位Case的学生似乎听了我的话学了工程,他父亲几天前向我这样传递欣慰的信息:“感谢吴老师,我儿子case 本科已经毕业,今年硕士毕业,还想继续读博士,感谢您给指引的道路”。

自从Michael退役后我就不看NBA了,我从Jordan的身上看见黑人躯体的灵活性,正如Louis Armstrong那磁性的嗓音一样,上帝给了他们很多其他种族望尘莫及的东西。大家可以看地铁站上,他们突然起步后奔跑赶火车的身姿,这些是生物基因决定的。与此配套的则是他们不容易抑制自身的冲动,因此产生相关的社会问题。这只是我的假说,当然这种社会学研究因政治正确而很难开题和发表。

10多年前,我读过这本书:《A country of strangers》,专讲美国的种族问题,为普利策奖得主和Dartmouth校友David Shipler写的。如果你想了解美国白人与黑人关系的历史与演变,这是本非常值得读的书。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我们生活在一个“陌生人的国度”,这是美国令人欣赏的地方,她允许并且鼓励亚文化的产生,但是坏处就是出现了文化的隔离现象。朋友说在纽约你可以不说英文,也能活场命,因为华裔社区足够大,现在圣路易斯也是这样,各种华人的活动琳琅满目。但是整体而言美国华人的人数还是太少了,对于美国种族分离的现象影响不大,美国最为明显的是白人与黑人的隔离。Shipler的书做过详尽的描述,包括开往不同地区火车的人种分布都不同。这个在我们圣路易斯最为明显,去北边机场的地铁,你在非高峰期间都应该注意安全,而开往西边的地铁则好很多。

在这里转述我的2012年4月27日的博文,我记录了自己当时遭遇抢劫的经历:“今天下午我乘坐往西开的Metrolink去接女儿,3:22PM Shrewsbury方向的车。我在Central West End上车,车快到Forest Park站时,我身后和右后侧的三位非洲裔男子同时起来准备下车。突然他们中的一位,用他的右手抢我的手机。我本能的用双手紧握手机不放,他则用力拉,我们僵持了几个来回,大概几秒的时间,最后以他放弃而结束。然后他们三人同时在Forest Park站下车。好玩的是,坐我后面刚才还跟他们说话的女同伴没有下车,她来问我:"Are you OK?",还安慰我说:"What he did was so wrong!" 整个过程没有涉及武器,我也向Metro的车警报告了此事件。写下这些希望圣路易斯的朋友小心,尤其注意非上下班高峰期的Metrolink。”

一位来自西雅图的教授,他从机场抵我们圣路易斯华大医学院后说,当天一路他见到的非洲裔比他在西雅图一年见到的还多,当时是在讨论研究非洲裔疾病的话题。Shipler还提到,在美国黑人中,他们随着肤色的不同而产生社会地位的差异,肤色越浅的黑人越容易成功。黑人里面绝大部分都有白人的血,我们的领域涉及研究疟原虫受体基因CR1的变异,在选择实验组时,对纯非洲人和非洲裔美国人都需要区别对待,因为他们会带有杰弗逊总统或南卡前参议员Thurmond的白人基因。这些白人基因在非洲是要被淘汰的基因,只有黑才能活,这社会学的话题还有些进化遗传学的支持。

这也为我们中国人通过各种途径涂白自己的脸和防止肤色晒黑提供了社会学的解释,我们屡屡在旅游景点见到打伞遮阳的大陆女士,她们追求的就是所谓一白遮百丑。我儿子长得稍大后曾经自己独自回过一次国,他从国内回来后问过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爸爸,中国人是否希望自己长得像白人?”,他当时只有10岁左右,我说:“你这话怎讲?”,他说:“你看国内都是把皮肤变白和眼睛变大的广告,他们就是希望自己能像白人啊”。这是通过他年幼的瞳孔观察到的社会现象,没有任何人教过他。

Shipler不愧为优秀的对社会问题感兴趣的作家,他把对黑人与白人的相互关系的研究一直推到了美国的早期殖民时代,那时的白人与黑人是生活在一起的,这样容易知道他们是如何相互看对方的。Shipler查出了大量史料,甚至涉及美国开国先父们和更早白人对黑人奴隶的描述,当然里面种族言论很多,但是他们也对黑人在节奏、韵律和躯体方面的天生优势持相当的肯定态度,这也是美国音乐里面黑人之巨大贡献的天然原因。当时美国殖民地白人也清楚黑人在自控力方面的毛病,美国黑人领袖自己也经常谈到。

另外还有一点需要提及,根据麻省理工著名政治科学家在《Why Nations Fail》书里的结论,他们将美国、中美州和南美的黑人进行比较,发现美国对自己的黑人是最好的,这是美国左派不愿意接受的事实。虽然美国也实施过残酷的奴隶制,但是美国不像南美那样出现过大面积虐待和杀戮黑奴的现象,这个结论在那本书里拥有大量的史料支持。

今天既然谈了这么深入的美国种族的话题,使我想起我们几年前去的加勒比海岛国Barbados。这个长或宽只有20多英里的岛国,为邮轮喜欢停靠的一个景点。司机从邮轮把我们带到一个略微高出地面的海边土坡,可以俯瞰大西洋。这个土坡下面埋了几家人,牌子里列出的人名横跨100多年,死后搬迁来的,原因不详。这黑人司机很喜欢讲故事,似乎有些内容不太靠谱或有待查证,包括涉及那些埋在那里的白人奴隶主。

该岛为英国人在17世纪初从西班牙人那里征服来的,因为盛产甘蔗致使大量的黑奴被贩卖到那里的庄园劳动,Barbados也是北美奴隶的集散中转站。司机曾经重点讲述了奴隶主家庭如何消亡的恐怖过程, 黑人数量的增加使他们远超白人庄园主,白人预见大势已去后黑人会杀死他们,这司机描述的杀人方式是砍成几块。白人为了庄园前途考量,男性白人与黑奴女性生出不少棕色混血后代,白人奴隶主则把庄园让这些带自己基因的混血后代管理,因为黑人以后不会杀混血。社会经历白人对黑奴的镇压和黑奴的反抗的动荡与循环,白人在失去控制权后开始采取全家性的自杀行动。为了防止太太和孩子落入黑奴之手,白人庄园主会把他们全部杀掉,然后自杀。现在该岛的白人只占5%以下,92%为加勒比海黑人。这黑人司机讲得绘声绘色,我们的环岛旅行就是在我的不断发问中完成的。我更祈祷他说的是自编的故事,因为我向其他当地人求证时,他们都直摇头。

我在七年前写的亲身被抢劫的经历,当时智能手机还刚刚开始。

文中谈及的两本书。

加勒比海岛国Barbados。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Youtube 上面查查Philippe Rushton,就可以看到对这方面的客观研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