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美国白人对犹太人的屠杀想到华裔社区

(2018-10-29 23:13:08) 下一个

美国虽然比欧洲好些,但是仍然存在反犹暴力,这次发生在著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CMU) 附近的屠杀就是例子。我刚来美国时,对在芝加哥发生的白人在路边枪杀犹太保守派的事件感到震惊,他们因为遵循宗教戒律而在周末必须步行。我可以举个事件说明美国普通民众中的反犹情绪,密苏里曾经有位耶鲁校友竞选州长,因为名字为德国裔,被清教徒竞选对手散布谣言说他是犹太人,这样会影响他在普通大众中的选票。这位耶鲁校友其实不是犹太裔(只有远古的犹太亲戚), 但是他的心理素质太弱,受不了而自杀了。他这素质那里能在美国玩竞选政治,他的脸只有川普的十分之一厚。密苏里的前任州长为身为犹太裔的共和党人,可能是保守的密苏里的首任犹太州长,被性丑闻轰下台了。

我们不能完全把匹茨堡凶手定为极右,他自称没有投川普的票,他怎么可能是极右,他声称屠杀的原因是针对犹太富商索罗斯。美国犹太人的绝大部分为左派甚至极左,但是他们在支持以色列的问题上没商量。美国宗教狂热右派从开始认为犹太人出卖耶稣基督而反犹和迫害犹太人千年,到现在引圣经认为上帝说过以色列的土地应该为犹太人所有,千年后不惜以武力重新画版图,从而美国极右派疯狂支持以色列,包括容忍它的杀戮行为。所以美国无条件支持以色列是不会动摇的,白宫有混得哈佛学位的川普的犹太女婿库什勒把关。库什勒长在民主党家庭,从小到大的玩伴多是自由派,现在以色列把他当个宝,借他的力量使川普把美国大使馆搬到了耶路撒冷。

为枪杀中死难和受伤的犹太人祈祷,我们的邻居和社区拥有大量犹太人,包括犹太律师、医生或商人,我的科学就是犹太人训练出来的。说起反犹,我在美国见到公开的最反犹的是黑人领袖Louis Farrakhan, 他指出耶鲁校友Joe Lieberman(利伯曼)在竞选美国副总统时还拥有以色列国籍,不知真假。在美国民权运动期间黑人曾经得到犹太人的大力支持,现在仍然同属民主党阵营,但是穆斯林借黑人认宗运动将部分黑人从基督教改信真主,奠定黑人与犹太人冲突的宗教基础,虽然美国黑人的大多数仍然是基督徒。美国历史上的反犹人物随便举出就有福特、摩根和Charles Lindbergh(林伯格), 美国在争辩自己是否应该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耶鲁教授与学生反战的部分原因也与现在意义上的反犹相关。我那年在瑞典开会准备返美时,与旅店人员谈及林伯格作为瑞典后裔也是我们圣路易斯的骄傲,没想到他随口说出林伯格是个纳粹。依他的观点,瑞典在二战中与希特勒的合作,也光明不到哪里去。

我谴责任何形式的屠杀,但是我总想找出一些解释,这对于同属少数族群的华裔特别有意义。华裔与犹太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都重教育和文化的传承,在美国知识界通婚的也多,David Baltimore夫妇和虎妈夫妇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我到我们这里的现代中文学校,就像进了犹太synagogue的感觉,孩子们学习祖上文化,华人父母多是交际,犹太人则谈生意。

在某年的奧斯卡之夜,Steven Spielberg(史匹伯格)接受了Barbara Walters的采访。史匹伯格说,作为犹太人在他脑海里的某处都会提醒自己可能被反犹人士杀害,他说这是他父母教导他的。我当时看他就是一个白人,完全不可理解,现在很多中国人仍然认为犹太人就是白人,但是美国白人与犹太人的恩怨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的犹太朋友与奥地利留美医生通婚,她曾经去奥地利生活,她说丈夫的奥地利亲戚曾向她亲口说出:虽然他们在二战中损失巨大,但是犹太人走了是件好事,我记得的数据是90%的维也纳犹太人不是被杀就是必须流浪。方励之与德国物理学家刚开始聊天,那德国人就话中有话地说他们老实工作,别人投机取巧。

为什么优秀的犹太民族难逃杀身之祸?难道他们是太优秀而遭人恨吗?美国的华裔教授多了,手下干活的也会有包括白人在内的人口远多于我们的种族,我们如何才能做到公平与公正呢?如果杀犹太人完全是出于对犹太人成功的嫉妒,华裔也会成为未来的目标。美国华裔人口与犹太人相当,犹太人影响美国社会的程度与华裔不可同日尔语。我中午吃饭,路上抬头就见圣路易斯在全美著名的Barnes犹太医院, 为安格鲁人Barnes与犹太人创办的医院合并的产物,犹太人在纽约和波士顿办大学和医院更是多见,我至今未见到任何中华医院。思考那些可能使华人免遭杀身之祸的特征,华人的世俗社会或许可以保护我们,因为没有我的神比你的神更伟大的宗教冲突的担忧。但是华人聚集的中文学校确实应该加强警惕,特别是在中美交恶的年代。

华人媒体充斥着犹太人统治美国的谬论, 美国仍然是清教徒为主体的国家。有人总喜欢把马克思的犹太身份拿来说事,其实以色列的希伯莱大学曾经把马克思定为世界上最为反犹的人士之一。美国最有钱的盖茨、亚马逊总裁Jeff Bezos和巴菲特都不是犹太人。犹太人可能是职业棒球队的经理,但是犹太人做梦都孕育不出棒球名星。巴菲特为法国后裔怎么可能是犹太人,而他当年在华尔街因为打不进犹太圈子而备受挫折。华人媒体把巴菲特说成犹太人,有人甚至把盖茨母亲也说成犹太人,而她婚前的名字为Mary Maxwell,这样好了,不信旧约的犹太人把自己的女儿取名为玛丽, 苏格兰人的麦克斯维尔方程也是犹太人发明的。美国可以出黑人总统,并且每届总统选举都有分属两党的强劲黑人候选人,但是美国很难出犹太总统。美国犹太裔独立参选美国总统的,Bernie Sanders算是走得远的,但是他极力淡化自己的犹太背景。戈尔如果不选利伯曼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他恐怕当选了美国总统。

以前对于少数族裔(非洲裔、西班牙裔或亚裔)惯于玩的identity politics (族群政治), 作为大多数的美国白人乐观其成,因为大家最终会在美国这个熔炉里变成拥有相似价值观的美国人。现在这种identity politics演变成了虎妈和福山描述的political tribalism (政治部落主义), 白人大多数也开始玩了,并且借助川普这个种族主义倾向明显的奇葩总统火上加油,我真不知道他要把美国带向何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我不太懂癌症。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我长期的印象是如果重计完成也是小布什赢,经你这挑战才知道Wiki说戈尔赢了,根据什么票为有效票仍然存在争议,也有其他网站说布什赢,所以我改说不确定,应该以州务卿为准。]

》一个人能够在“事实”面前有跟进,是值得喝声彩的!

我的印象正好和你相反,所以我去简单的查了W iki,结果和我的印象有重叠。我也是一个从事科研工作的人员,我一般比较注重说话的时候,要有根据。没有根据的东西,不确定的东西,自己要表白自己不是非常大确定。免得有人来向你挑战了,你无法应对别人。

另外,你是从事科研工作的高级人员。如果你有时间,请你给我的“癌症......历程”生物医学的科普小文,提意见或是砸砖斧正。我喜欢有人提批评意见。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我长期的印象是如果重计完成也是小布什赢,经你这挑战才知道Wiki说戈尔赢了,根据什么票为有效票仍然存在争议,也有其他网站说布什赢,所以我改说不确定,应该以州务卿为准。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你能找到佛罗尼达州务卿的准确票数吗?Wiki不能算数的。]

》我看你说的那么的肯定,我还在向你求证呢?难道原来你说的话是没有根据的话?这可有点不好啊!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你能找到佛罗尼达州务卿的准确票数吗?Wiki不能算数的。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No precise data yet, I also can find a few sources saying Bush finally won Florida.]

>Please don't say your impression, show your link or source instead. You r a scientist, you have to show r index ability, if that data are not originated from you.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No precise data yet, I also can find a few sources saying Bush finally won Florida.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呵呵,没有做非常详细的研究。下面这组数据从这个网站里来的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0_United_States_presidential_election_recount_in_Florida

似乎最后的计票是戈尔胜出小布什984 margin

戈尔 小布什
2,919,276 2,918,292
48.85% 48.84%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当年高院不停止重计,小布什最终也赢了佛罗尼达。戈尔输了自己的州田纳西,在密苏里也输得不多,如果副总统候选人是清教徒,只要赢一个州他就当选了。]

》你说的话是有根据的,还是你自己心里想的?请你提供弗洲的最后的点票的根据。我也再去查查你说的话是不是有根据的。弗洲的Ralph的作用,你为啥要忽略?

不过你要是说要的话,戈尔要是上了。那恐怕奥巴马就没有历史定位了,是不是?
在说远一点,要是卡特救人质的行动成功了,没有因为飞机的故障,得以实施,也没有里根什么事了。这个世界就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集合,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当年高院不停止重计,小布什最终也赢了佛罗尼达。戈尔输了自己的州田纳西,在密苏里也输得不多,如果副总统候选人是清教徒,只要赢一个州他就当选了。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CMbian' 的评论 : 欧洲开始封闭后,就衰落了。美国现在也在走这条路。

一个开放,兼容并蓄的社会,需要自信。没有了自信,就会恐惧一切异己。自信的降低和缺乏,其实也是实力降低的结果。

不用找理由证明犹太人的可恨以至于不被待见,好像这样华裔就会不同,就会被善待似的。自欺欺人。
sgbigsell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川总没有信仰,但是无下限的操控种族话题,利用白人的种族优越思想,用走极端和哗众取宠的方式,吸引关注,吸引偏激铁粉。

说老实话,接下来川总如果想把所有华裔关起来,我一点都不会吃惊。他需要的话,他会的。你们这么想看一个疯子表演,就疯给你们看。
ICMbian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应该是对犹太人最宽容的西方国家,欧洲显然就差了很多,这应该绝非偶然。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杯弓蛇影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好文。信息量丰富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极端反犹分子的主要理由是他们认为聪明狡猾的犹太人利用有色人种的渗透有计划地毁灭纯种白人和白人文化。
这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根本不认为其他有色人种作为整体有什么智商但犹太人不可小瞧。
nana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可以总结出左派的伎俩:先把一个正常人抹黑扭曲成一个疯子,再大喊大叫撒泼打滚:我们怎么能让一个疯子当总统!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在当代美国,商人恰恰最不可能是种族主义者,如果是也应该是掩藏的最好的那种,怎么可能种族主义倾向明显?

他女婿是犹太人,他女儿入了犹太教,他把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他怎么会反犹呢?

他主张并努力达成基于三零原则(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的自由贸易协定,怎么就成了反对自由贸易呢?

只要是屎盆子,不管屎是谁拉的,一律扣到川普头上,谁要说个不字就恶言相向肆意骚扰甚至大打出手,怎么成了老川煽动暴力和分裂呢?

老川说不分青红皂白逢川必反的假新闻是人民的敌人,怎么就成了老川诬蔑媒体是人民的敌人了呢?

美国历史上可能从来没有任何一位总统被如此肆意抹黑和恶意对待的。卡瓦诺等事件中左派欺人太甚,手法太陋,中间选民看得很清楚;这次又借诈弹和枪击事件大做文章已经了无新意。相信大多数有选票的人脑子还是清楚的。
bl 回复 悄悄话 是的,一直对世界上很多国家,特别是发达的民主国家对犹太人都很排斥,除了看得见的,可能还有其看不见的原因。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维假巴' 的评论 : 的评论 : 欢迎你和各网友发表观点或指出错误,但是蓄意攻击或滥帖政治标签,这里不允许,谢谢!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好像被删掉了一则评论!为什么,其实那则评论并不是一个谩骂的评论。
jndydkt 回复 悄悄话 LZ赶紧回国接受习大大的领导,美国不需要你操心!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华人聚集的中文学校确实应该加强警惕,特别是在中美交恶的年代

这句话看着惊心。目前还没有什么苗头吧。
万维假巴 回复 悄悄话 [戈尔如果不选利伯曼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他恐怕当选了美国总统。......]

》你的这个说法是不是有你的偏见?

戈尔没有当选的原因,一个是高法的介入停止再查票,老保级的五大法官送小布什上总统的宝座。二是Ralph Nadir的搅屎作用。被他吸走不低于10K的票数,本来这些选票如果没有Ralph Nadir,是绝对会投戈尔的。其实利伯曼的很多的作为,都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党。利伯曼也的确是一个比较讨厌的人。但是你把他的作用夸的有这么大,恐怕不是一个实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