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沒得诺贝尔奖, 耶鲁教授陈列平亏不亏?

(2018-10-03 15:04:57) 下一个

我在今年诺贝尔医学奖公布的当天早晨,写就《华裔科学家陈列平与2018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擦身而过》。在文章的最后附上了我在一年多前写的博文,曾经与我争辩过的文学城网友这样留言:

“哈哈,回头一看,雅美兄预测准确,毕竟是内行。

“James Allison和Tasuku Honjo是比较肯定的, Allison直接提出理论与学说,并且首先应用抗体封闭T细胞信号通路治疗癌症,而Honjo歪打正着最早发现了长期不受重视的PD-1,虽然日后别人把该领域做成热门,但是Honjo的原创性贡献相当明显,还有日本的专业游说人士在斯特哥尔摩的精细工作。我在诺贝尔博物馆见到大批日本游客时,使我想到日本游说瑞典人的公开秘密。”(这引号里的内容来自我一年多前的文章)”

是的,我在一年多的预测与诺贝尔委员会这周的决定一致。但是我们都为陈列平高兴和自豪,他在国内和美国均非名校出身(协和研究生算),在美国公司里就发Cell, 毅然重返学术界,然后从Mayo到霍普金斯再到耶鲁,堪称逐级上升的典范。陈列平的科学也做到离诺贝尔奖这么近的成就,可惜没有获奖,至少工作之杰出已经达到在诺贝尔大厅里让华裔记者质问诺贝尔奖评委主席的程度。

我们来说说科学本身,因为现在众说纷纭。陈列平的研究组在1999年的文章率先发现了B7-H1, 他们发现的这蛋白既有刺激T细胞的功能,又能刺激IL-10的分泌或合成,而IL-10是著名的具有免疫抑制功能的细胞因子,也就是他们发现的是所谓的共刺激或共抑制功能。他们是在人源的材料里做的,按照他们的T细胞共刺激的思路,发现B7-H1不与共刺激的一些蛋白(CTLA-4或CD28等)结合,他们没有检测B7-H1是否与PD-1结合,自然不知道B7-H1是PD-1的配体,并且他们好多年后还是沿用B7-H1的名称。我从那篇文章感觉他们更强调的是B7-H1的共刺激功能,对增强IL-10表达的抑制性功能着墨不多。从常理上也好理解:我们发现的新分子凭什么是别人发现的分子的配体?

而哈佛的Gordon Freeman在筛选新分子时与英国剑桥Clive Wood和日本的资深科学家Tasuku Honjo合作,他们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为了找到与PD-1结合的蛋白,他们在人和鼠的材料里都做了。他们发现了自己认为的新蛋白,认识到这蛋白是PD-1的ligand(配体), 并直接命名为PD-L1, 所以PD-1/PD-L1相互作用是Freeman,Wood和Honjo共同发现的。那篇2000年的JEM文章的第一作者是Freeman,但是英国剑桥科学家Clive Wood和Tasuku Honjo是最后的共同通讯作者,文中英国方面还出现第二作者,日本也出了不少人,他们的文章比陈列平的晚接近一年。这样看来,诺贝尔奖把此文的功劳更多地归功于Honjo。他们也引用了陈列平1999年的文章,这点我开始弄错了,以为他们没有引用陈列平的文章。

Freeman整篇文章观察到的是PD-L1的抑制功能,也沒有发现陈列平的组观察到的增加IL-10表达的结果,Freeman甚至在文中讨论时推测:B7-H1的功效是否是因为与PD-1不同的受体结合而产生的。所以Freeman,Wood和Honjo的合作成果阐明了PD-1/PD-L1受体与配体相互作用的机理,而这为Checkpoint治疗辟了路,不然PD-1仅是一个凋亡蛋白而己。凋亡蛋白多得很,请看Phil Sharp来华大做Stan Korsmeyer讲座的广告,Stan在我们这楼发现了系列Bcl-2凋亡蛋白Bax, BID和BAD。似乎Freeman没有分享诺贝尔奖与陈列平一样亏,诺贝尔奖这次将第三位空缺是聪明的,避免在Freeman,Wood和陈列平之间选边,况且PD-1的ligands不只一种,索性不选ligand是公平的, Freeman夫妇还找到了PD-L2。攻击Honjo是沒必要的,他是对现代免疫学贡献巨大的科学家。我文中是十分欣赏陈列平的,但是我们在评价科学史或人物时,应该以事实为准绳。

现在有些中文媒体对陈列平沒获诺贝尔奖瞎说一气,一传十,十传百,我们真没有必要这么不顾事实。没有获诺贝尔奖耶鲁教授陈列平亏不亏?有些可惜但是并不亏。我们想想看,发现T细胞抗原受体(TCR)的斯坦福教授Mark Davis和多伦多华裔教授Tak Mak都沒有得诺贝尔奖,诺贝尔奖没有碰Car-T免疫治疗,因为他们必须考虑TCR的革命性贡献。诺贝尔奖授予过树突状细胞(DC) 的洛克菲勒教授的发现,但是发现T细胞功能的澳大利亚人Jacques Miller和发现B细胞的Max Cooper都还健在,都与诺贝尔奖无缘,DC比T和B细胞还重要?TCR的发现比CTLA-4封闭和PD-1重要多了,这就是我对近期诺贝尔奖有些不满的原因:过于偏重应用而忽略了对最核心科学原理的奖励,虽然Allison在回答记者问时仍然强调对基本问题探索的重要性。

科学是人做的,诺贝尔奖也是人评出来的。陈列平吃亏在语言和文化上,这不能用种族歧视来简单下结论,很多是大家在一起是否舒服的问题,就像我们华人在那里见面都亲切。在我眼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周一的免疫学术报告是世界免疫学的晴雨表,因为华大与哈佛和耶鲁可以说是并列美国和世界的免疫学前三甲。我是几十年雷打不动去听这个免疫系列的报告,Bob Schreiber和其他免疫治疗的杰出科学家作报告时,他们是经常提到Jim Allison的名字和Checkpoint的概念,我没听过陈列平的名字被提到过。Jim Allison几次被邀来作报告,他们甚至把Tasuku Honjo从日本请来做报告,但是他们没有请过陈列平,如果陈列平的高尔夫球伙伴是他们而不是老中,情况可能不一样。我们华人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这么短时间就有显著贡献,应该有信心。日本人在百年前还不是共同发现了抗体但是诺贝尔奖只给了德国人?路是人走出来的。

诺贝尔奖得主Phil Sharp来华大做Stan Korsmeyer讲座。Korsmeyer在我们隔壁发现系列凋亡蛋白,Allison和Honjo都过七十岁,昨天诺贝尔奖物理奖得主都96岁了,而Stan Korsmeyer在50多岁的英年就去世了。诺贝尔委员会不知亏欠过多少杰出科学家,发明放射免疫测定法的那位医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鹅还是鹅 回复 悄悄话 一如既往地,博主评论学术问题有理有据、切实中肯。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洗地文!!!
zizifan 回复 悄悄话 日本人的英文和老中差不多, 文化同宗, 人家一样获诺贝尔奖。
ahhhh 回复 悄悄话 亏什么?一个间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