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

性情人生,传奇质地
正文

读其文而能不知其人?

(2018-03-16 07:03:54) 下一个
读《苏东坡全集》卷首所附宋史传,最感慨处有三:

一是苏东坡一生事迹无数,并非只以诗文名世者。介之推说言为身之纹;孔子说有德者必有言,信也;

其二是东坡所生之世,得遇同代的豪贤,与司马光、王安石、欧阳修都有过交道,才识相匹的贤智交往,器量生趣,后人徒羡!其亦得皇帝的知遇,有次东坡夜宿宫中,被召入便殿,宣仁后,也即是宋英宗之高皇后,曾听政九年,朝廷清明,被誉为女中尧舜,问东坡,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被召回来做翰林学士吗?东坡举若干常理事由,皆答曰不是,东坡惊悚道,臣虽无状,不敢以他途进。宣仁后曰:是先帝之意,先帝每读卿文章,叹奇才奇才,可惜我不及用卿。东坡听,不觉失声哭,在旁的哲宗和高太后也哭。君臣虽身不由己,而神往倾心可若此!

其三是东坡一生行踪不定,在朝则力谏议政,自觉不见容时,则请赴地方为官
。每到一处,必留政功于人心,亦留美诗美文(亦有美味---东坡肉是我之爱)。观东坡幼年读《庄子》,曾拍案谓得“吾心”,后也曾注过《论语》,又有“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計东西。”之悟,可谓儒、释、道皆学而有所得,人生始能如此!

读其文可不知其人?知其人可不心向往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