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舟赏景

随波逐流看风景,优哉游哉度人生。
个人资料
正文

我的老板和同事们(2)

(2019-06-15 15:20:52) 下一个

       第二个老板是犹太人裔美国人,据说也是七十年代呼吸神经生理的大拿。我跟他工作期间,从没见他过犹太节日,我也几乎肯定他没有虔诚的犹太信仰。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除了在感恩节休一天,与家人团聚,其余时间都呆在实验室里。每天早上7点左右来,晚上10点左右才离开,即便周末也是如此。呆在实验室干什么呢?除了阅读本专业科学期刊,他的办公室里有一面墙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小说,以科幻小说居多。只要有烟味在实验室飘荡,从他办公室半开的门里,就可看见他抽着雪茄,惬意地半躺半坐在他那个有点年头的矮沙发上,手捧一本小说。他说读小说,就是他休息放松的最好方式。我常感叹作他的太太可真不容易,但是又觉得他们夫妻应该感情不错,首先是几十年不离不弃,其次是每次出外开会,他都会带着太太同行。除了阅读小说,抽雪茄是应该是另一个爱好,雪茄味道大,只要他一开始吞云吐雾,不但实验室,就是楼道也是浓浓的烟味,在系办公室还在与我们同一楼时,秘书们经常抱怨。后来学校开始禁烟,他老先生还顶风作案,紧闭门窗,躲在内室,奈何轻烟挡不住,寻缝找隙钻出来。本系同仁碍于情面,柔声劝导,收效甚微,最后学校相关部门出面,老板才忍痛割爱,还我实验室清新空气。

     这个实验室人丁不旺,通常只有三,四人,在我记忆中,从来没有开过会,有问题问老板,没问题闷声作实验。在我之前有一位台湾学生,博士毕业后就回台湾了,此后没再收过学生,都是博士后。

     有一个在公司工作的德国人,每年会来实验室作两到三个月的访问学者。他的出现,彻底颠覆了江湖上传说的德国人印象,他热情,健谈,圆滑。不但有本事逗得系办公室那帮秘书大妈们笑得花枝乱颤,心甘情愿为他做文书工作,老板也因他的来访而展颜开怀。看着他的社交手段,我每每怀疑他是公司的推销员,但是推销员需要做实验,发论文吗?不得其解。

     他每次都会从大西洋那一端携带不同牌子的白兰地来美,通常是半下午在老板的办公室举杯畅饮,高谈阔论。从老板难得洋溢的笑脸,可以看出老板是多么的享受这段时光。想想挺同情我的老板,他本身不是一个外向开朗的人,如果没有人主动与他交谈,他宁愿埋首于小说,也不会主动去其他实验室串门聊天。偏偏他收于麾下的都是羞涩木纳的东亚人,那时加我是三个中国人,均因语言和性格,很难走进他的世界,理解他的思想,交流各自的观点。所以德国人的到来,共同的西方文化,欧洲文明的熏陶,还有流利的英语,让他们很容易就找到共同语言,所以让老板喜形于色,相见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可惜人生苦短,难遇100老板。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1,3、4、5..........100 在哪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