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舟赏景

随波逐流看风景,优哉游哉度人生。
个人资料
博文

邮轮停靠第二站是Skagway斯凯威,位于阿拉斯加东南部狭长地带的最北部,与加拿大的育空地区接壤,当年也是因为淘金热迅速发展起来的城市,是淘金人的落脚之地和休息之地。成市于1897年,现在城市布局和风貌仍保留着100多年前的样子,常住人口800人,但在每年夏季几个月的旅游旺季,人口数量可几倍增长。依然下雨,雨中漫步在木板铺就的人行道,鞋袜全打湿,街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温哥华港口登上了向往已久的去阿拉斯加邮轮。温哥华(Vancouver),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西南部太平洋沿岸。1792年,英国人乔治·温哥华海军上校的探险船为找寻西北通路航海到巴拉德湾一带。1862年起欧洲移民在海湾沿岸定居。在1886年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通车后,温哥华正式设市,为纪念第一位到达此地的探险者,将此城市命名为温哥华。沿着海岸线是步道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7-20 13:45:27)
现在而今眼目下,微信里没有几个群,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现代人。尤其是退休人士的手机里,大学群,高中群,初中群,小学群,邻居群,同事群,发小群,如雨后春笋。当然还有以各种爱好所建的群,更是门派林立,眼花缭乱。建群的人将潜在的福尔摩斯的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仅凭一点蛛丝马迹,楔而不舍,追根溯源,前后几十年,纵横几千里,哪怕你浪迹海外,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5 13:36:19)
近日与高中好朋友通电话,她不时长吁短叹,我说:都说女孩的心事不要猜,你一中年妇女了,那心事更不好猜了,有啥郁闷,快快道来,待老友替你捋捋。她忸怩半天,才说最近高中同学聚会,见到了她的初恋,这一见,不但打破了几十年的心灵平静,而且连带心中美好的印象也破坏殆尽。真是应了那个魔咒,初恋不可见,一见毁永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8-06-25 11:04:47)

乌云聚集,大雨将至,我们齐齐上车,小巴开足马力,在大雨中向泸定飞奔。大概行至一半路程,车被堵在一隧道,我们还以为就是临时堵车,就安心呆车里等待,司机年轻性急,下车去探究竟,不一会,带着坏消息回来,这可不是临时堵车,前面隧道晚间开工,从傍晚六点封路到明早八点。开什么玩笑?现在是晚间八点,封路12个小时,呆在隧道等12小时,显然不可取,返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22 08:35:26)

告别了纯净之地莫斯卡,小巴载着我们驶向JM的藏寨。同其他传统藏寨一样,JM家所在的寨子也建在半山腰。院墙由山石垒成齐腿高,院子里整齐码着高高的劈柴,三层楼房由原木与山石搭建,白墙,红窗棂,吉祥图案,典型藏式结构,下面一层,可能是放粮草和养牛的地方。
勤劳贤惠的JM夫人,殷勤地为我们烹调地道藏餐,山土豆配牦牛肉,大白豆炖土猪肉,厚实香甜的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0 07:42:50)

车到莫斯卡境界,就被拦下了,拦车的莫斯卡村民声称前面修路,奉交通局之命拦车,除非我们有交通局的尚方宝剑,否则只有到晚上六点才能放行。另一村民又私下告诉我们,如果坐他的车,去他的栈房消费,我们也可以立马上山。趁火打劫嘛,就在僵持之际,一辆交通局的车子翩然而至,车上坐着一位女士就是JM寨子的邻居,她的话一言九鼎,我们欢呼雀跃跳上车,一路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6-18 19:59:16)

五月的成都,气候温润,与同学相伴去甘孜。
一大早,来到茶店子车站,在取票机上取好票,兴冲冲的走向检票口,第一个同学就被拦下来,大家齐刷刷探头询问,只见她手持一张五月一号去色达的票,而且票主人居然是她人之名,虽然同学力争这是取票机吐出来的票,但验票员不听解释,含恨另买一票完事。
终于大巴启动,驶出了成都平原,进入崇山峻岭的川西藏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7 10:36:52)

欧卡拉(Ocala)在奥兰多的西边,虽经常乘车途经欧卡拉,但都呼啸而过,掠见道两旁啃草的马和在树荫下打盹的牛,一直以为就是个养马喂牛的大农村。一位朋友搬到欧卡拉后,交谈中,刷新了我的想象。大农村欧卡拉其实以磷矿,温泉和漂亮的纯种马闻名于世。 欧卡拉市的后方是欧卡拉国家森林(OcalaNationalForest),这片巨大的森林面积超过155,000公顷,众多温泉,河流、小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来佛罗里达已到七年之痒,上周末才有机会朝觐了州府-塔拉哈西(Tallahassee)。 由于时间仓促,只是蜻蜓点水般游览也没拍几张照片。 最早佛罗里达被划分成东西两个行政区域,首府分别在彭萨库拉和圣奥古斯丁,这两地也是欧洲人在北美洲建立的最早的聚居地。1821年美国掌管佛罗里达以后,政府会议在这两个城市间轮流举行,代表们需策马前行,既费时又危险。到1824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