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絮语

la vie est belle, profitez-en! 生活是多么美好,活着一天就别糟蹋了.
个人资料
la-vi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对不起, 我不懂法语

(2012-05-31 06:43:46) 下一个


总听人说法国人傲慢,尤其是对不说法语的外国人。可能是我的运气特别好,“对不起,我不懂法语。”这句话就像我的通行证,到哪都畅通无阻。

二十多年前当我前往法国时英语半生不熟法语更是一字不识。飞机降落在戴高乐机场,来到海关窗口递上护照。关员用法语问话,可我连bonjour(你好)都不懂。怯怯地用英语说:对不起,我不懂法语。” 看着我窘迫的样子他改用英语问:“来法国读书?”我松了口气连忙回答::“Yes。”他啥也不再问笑着让我通过,和蔼的关员让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法国。

到法国第3天就跟着LG去实验室,因还没注册,吃完午饭(学生食堂10法郎(= 2$)一顿的午餐让我第一口就爱上了法餐)LG让我回家。送我到校门口车站给我一张车票,告诉我第二站下车往前走十几米就能看到地铁站,上了地铁我就知道到终点站下车再转公交车回家了。按LG的嘱咐我在第二站下了车,可感觉不是早上坐车的站,往前走是叉道不知该走哪一条。这下有点慌: 1. 不懂法语,问路人不理睬咋办; 2. 兜里没一分钱,无法坐车回大学(车票不能坐反方向) 3. 记不住实验室电话号码又说不出家里地址,找警察都帮不了我。慌慌地四处张望见远处两小伙子走来,平时见陌生人不敢说话的我这时像见着救星似的迎上前去说:对不起,我刚到法国不懂法语。我找不到地铁站。”两帅哥(真的很帅很帅哎)非常热心地用英语告诉我这没有地铁站。见我着急的样两小伙问我要去哪,我越急越说不清。他们笑着说:别急,我们带你去地铁站。两人一路跟我说笑把我带到地铁站。到家我马上给LG打电话怪他差点将我丢在大街上。他想了一下告诉我:平时我下车的那一站不停,今天偏停了,让我早下了一站。哼,下次再将我丢了我….

周围人都说每年办Carte Séjour(居留证) 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要带齐各种证件证明,缺一件就打回。说办证人傲慢挑剔,骨子里不愿外国人留在法国,所以常存心刁难。我们比预约的时间提前到警察局,接待我们的是一金发碧眼妆化得很精致很有气质的中年女士,不记得她是否穿着制服。LG代我递上护照和各种证明。她笑着对我说话,虽然我不懂法语但从语气上知道她不是在发问,我笑着用抱歉的语气对她说 :“对不起,我刚到法国还不懂法语。心里特忐忑就怕她回一句:“不懂法语为什么来法国读书。”她继续笑着和LG说话,她说一句LG翻一句。搁现在我会不断地说谢谢,可当时还不习惯听人这么夸只会羞红着脸微笑。最后她将居留证递给我笑着说: Au revoir!(再见)”这个词我听懂了赶紧回一句 : Au revoir!”出了警察局大门我对LG说:用那么多形容词,夸得都不像我了。LG道:法国人就这样,喜欢你就不吝啬赞美词。过后我们去办意大利旅游签证和法国回境签证时签证大哥大叔们也都满脸阳光,签证办得非常顺利同时收到一堆赞美话,听习惯了就不再红脸了。

在法国读过DEA(博士资格)的都知道它的厉害。一年(2学期)内修完硕,博所有课程(12门左右,看专业。读博士时不再修课。)同时完成论文。不及格的课程允许补考一次,如再不及格第二年所有课程从头开始,同一专业两年不过则第三年必须换专业。(去年去法国时小导师告诉我们现DEA已改成和北美一样的Master,课程减半时间加倍轻松多了。)听多了周围太多朋友说DEA难读我也就没压力了:他们大都是尖子堆中考出来的公费生(那个年代的公费生真很厉害),他们说难,我一自费生第一年不过很正常。每次上课坐第一排可老师讲什么一字不懂就靠复印同学笔记后找资料啃。专业内的课再难总还知道些皮毛,但有几门课我真是懵了。一天拿着复印的笔记去请教一读理论物理博士的朋友。他得了那年的青年物理学家大奖,他的导师凭他的论文和他的大小奖拿到一个空缺的教授位子(法国教授位子很少,水平再高没空位一辈子就是讲师)。可他自己因没有法国身份几次考CNRS (法国国家研究中心)名列第一第二却不得其门而入,灰心之下来了美国。朋友看着笔记对我瞪眼:胡闹,量子数学是我学的课你一学化学的学它干吗?我说:我有3门该你学的课呢,快跟我说说,不然我考试过不去。虽然朋友深入浅出的讲解让我有了大致的概念,但混考试肯定不够。考试前找到讲课老师的办公室对老师说:对不起,我不懂法语。blablabla…老师说:知道你不懂。说吧,我怎么能帮你懂。我说:你能不能解一套题给我看看,也许我就能懂了。老师转身取来一份去年的考卷耐耐心心地将题全解了一遍。哈,比我听了他3个月的课都管用。我的通行证又一次畅通。

说法国人傲慢可能也没错。与加拿大,美国相比,法国社会等级分明,大学里教授,讲师,实验员,工人间交友基本限于各自阶层,跨阶层交友少见。法国人大都毫不掩饰他们不愿意外国人留在法国的想法。我做论文的CNRS里的研究员,工程师,实验员们尽管对我都很好,但并不妨碍每次交谈几句话后他们就会直接问:你何时回中国?开始听到这种问话很不舒服,他们可能也知道这么问不太礼貌所以总会解释:我们法国地方太小,外人来了不走容纳不了。法国人不喜欢外国人不说法语,也确实有人会因不说法语而受到刁难,魁北克人也一样。不过在法语区时间呆得越长我倒是越能理解他们 ---- 有哪个民族愿意自己的语言,文化被削弱被消亡?尤其被一个超级强大的语言包围时?“对不起,我不懂法语. 这句话让我在法国畅通无阻不是因为他们容忍我不愿说法语,而是我说这句话时的歉意和我真诚的笑容。

穷学生的故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a-vi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troyviv的评论:

不好意思,刚看到留言。

你说的一点不错,魁北克被强大的英语文化包围。如不强制推广,法语消失的那天离得不远。我还是很理解他们的担忧和对本民族文化的保护。
troyviv 回复 悄悄话 在魁北克接触法国来的法国人,他们对说英语的态度反而要比魁北克人宽容的多。个人认为魁省对法语的强制推广和对上英语学校的各种限制的其实更出于控制百姓的目的多于保存法语文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