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菲律宾圣周见闻(耶稣受难真人版,慎入)

(2012-04-19 08:27:18) 下一个
据芝加哥大学发布的报告,菲律宾是世界上信仰上帝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复活节圣周期间本人刚好在菲律宾,亲眼见证了狂热的教徒志愿者被钉在十字架上,再现“耶稣受难”的场景。由于场面比较血腥,肠胃不好者或晕血人士请慎入绕行。

菲律宾称自己是世界上第二大天主教国家,大概是按人口算的,这个国家近一亿人口大部分笃信天主教。1521年葡萄牙探险家麦哲伦在这里登陆后,开始为岛上的居民提供天主教速成班。麦哲伦除探险外,还有着传教士的热忱。他把一个硕大的木头十字架立在宿务的海滩上(其实活都是当地人干的,麦哲伦只不过站在一边看看而已),这个十字架后来被保留下来,是菲律宾最早的宗教遗物之一。


可惜好景不常,几周之后麦哲伦被当地土著杀害(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麦哲伦死在了菲律宾),当地人暂时躲过了西班牙的入侵。40多年后,前来复仇的西班牙人莱加斯皮最终将整个菲律宾献给了西班牙和天主教。

宿务附近的岛屿上有一尊雕像,说的是西班牙人征服者莱加斯皮邀请菲律宾土著酋长到自己的船上,两人都饮下了掺有对方血液的拜把子酒。这次血盟仪式标志着菲律宾人与西方人之间第一次达成了和解,从此天主教在这个国家大行其道。


言归正传,我来此的主要原因,是见识一下在每年复活节的耶稣受难日(Good Friday),把真人钉到十字架这个在常人看来近乎疯狂的仪式(Crucifixion Ceremony)。虽然该活动让梵蒂冈和教会感到郁闷,但确实已经在菲律宾存在了几十年。每年自愿参加钉十字架的民众大多是家人有病痛,或家庭存有极大困难,他们希望借此赎罪,请求天主宽恕。据说有其中一名志愿者已连续参加26年,他是因为一次从楼上摔下来大难不死而感谢主的保佑。

San Fernando是看钉十字架最有名的地点,但这地界因为平常不是旅游区,还真不太好找。一路上边走边问,最后歪打正着撞上巡游的队伍。


有信徒扛着大型木质十字架步行,主要是体验当年耶稣自己背负十字架到刑场的苦路。


许多参加巡游的信徒都光着脚,蒙着脸,鞭打自己赤裸的背部,以示虔诚赎罪。


一会儿功夫,几乎所有人都皮开肉绽。


鲜血顺着白裤子淌了下来。


路上不少看热闹的民众。


许多人专门雇了三轮车尾随巡游队伍,后面的救护车是为意外受伤或体力不支的信徒准备的。


为制造更加血淋淋的场面,旁边还有工作人员用锋利的刮胡刀片再在信徒的背上划上几道口子。






地上留下一滩血迹。


几名外国游客跟在队伍后面。


有好心的志愿者给巡游的信徒们发水,发鸡蛋,还非要给我一个。


除了自己鞭打自己,


还要接受路人的抽打。




甚至被踹上两脚。


小孩子似乎都觉得鞭打他人很过瘾。


这个小男孩看我在拍,露出一脸坏笑,居然还给我摆pose。


巡游的人们最后到达一个小教堂。


趴在地上时也要模仿耶稣受难的姿势。


最后的祈祷。


听说教会虽不赞成,但当地政府暗中鼓励民众参加,以吸引游客,提升旅游业收入。这名警察大叔就很乐意为游客指路。


随着人群来到一个尘土飞扬的小广场,信徒们将在正午前再现“耶稣受难”场景,耶稣就是在这一天为世人的罪被钉十字架而死。


这些刚才还在抽打自己身体赎罪的小伙子,身上血迹未干,已经开始抽烟喝啤酒聊天,高高兴兴看起热闹来了。


虽然时辰未到,但仪式已经提前开始,远远地看到一名志愿者已经被钉到了十字架上,原来被钉者和路上抽打自己身体的是两拨人。


围观的人群一拥而上。据说去年还有女信徒自愿被钉,应该是很吸引眼球的行为。


看到有外国游客近距离拍摄,我也设法挤了进去。


这哥们神色凝重,表情恰到好处。


不过这样的信仰表达真的有点不可思议,让人比较难以接受。


现场有专人用扩音器在唱圣歌。


又有一名志愿者做好了被钉的准备。


这就是用于钉住信徒手掌的长钉。


他自己大概也有点胆怯吧,于是把把头扭了过去。


无数只手伸了过来,就为记录这一疯狂时刻。


好让人揪心呐。


正在往手掌上钉钉子。


志愿者的手掌被钉子钉穿。


下面的观众以手掩面,唏嘘声一片。


十字架被众人立了起来。


孩子们扮演的手持长矛的罗马士兵。


从背面看。


坚持大概五分钟后放倒。




拔出钉子,往手里塞一团药棉。


穿上鞋。


完事走人。


围观的人群忙着拍照。


仪式结束后志愿工作人员合影。


我听到这位牙套妹的妈妈夸奖她女儿今天的表现很好。


导游书上说最好预备一件备换的T恤,因为近距离观看他们抽打自己,难免会沾上“新鲜的人血”。可惜我之前没看到这段话,拍照时也没注意,后来才发现这一天下来,我身上,裤子上和鞋上,甚至背包上都沾满了血点,不知有多少人的DN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