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8波斯归来:揭秘制裁阴影下的伊朗 2

(2018-11-12 09:34:33) 下一个

抱歉这两天一直没回复大家的评论,一来确实有点忙,再有就是正在埋头赶写“2018波斯归来”的第二集。很久没在坛子里冒泡了,看到这么多新朋友的ID,真心希望风情坛在新一轮版主的带领下,越搞越红火。

言归正传,貌似大家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去伊朗旅游是否安全?”。话说我今年8月底结束波斯之行后,就开始在亲朋好友间散布去伊朗的各种好和各种实惠,也着实打动了一批人。但就在此后不到一个月,2018年9月22日,伊朗西南部胡齐斯坦省首府阿瓦士(该地区濒临波斯湾)举行的纪念两伊战争爆发38周年阅兵仪式,遭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袭击,导致至少29人死亡,60多人受伤。后据伊朗官方媒体报道,4名袭击者被当场击毙。

袭击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伊朗指责获得美国撑腰的两股波斯湾势力发起了此次袭击。毫无疑问,其中一股势力指向的是沙特阿拉伯。近年来,伊朗和沙特这对宿敌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两国在叙利亚和也门内战中分别支持敌对双方,在伊拉克和黎巴嫩也各自支持敌对政党。

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跟经济形势密切相关,作为一名游客,因为伊朗信息封锁,我也只能从自己的这些所见所闻来寻找蛛丝马迹,做出判断。上集说到去伊朗之前,土耳其的经济形势非常严峻,汇率腰斩,股市暴跌。若不是时间有限,我真应该把土耳其和伊朗一起打包了,反正这两个国家陆路相邻,从土耳其可以乘火车到达伊朗。虽然是笑谈,但是讲到伊朗经济的时候,我真的已经笑不出来了。这是因为伊朗的内部矛盾比较复杂,没有像土耳其埃尔多安这样的强势政治家掌舵。从汇率上来看,伊朗的里亚尔贬值幅度比土耳其里拉还要大。

伊朗被制裁近40年,奥巴马时代终于有了转机,没想到高兴了才两年,特朗普上台,单方面退出了核协议,还要对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的制裁。随着制裁日期临近,伊朗民众为了最大程度减少资产缩水,不断涌向黑市进行非法货币交易,寻求通过兑换美元、欧元使财产保值。鲁哈尼政府为了阻止里亚尔极速贬值,不断推出新规定,试图对货币市场实施严格监管。但由于事实上的汇率双轨制,大量的伊朗权贵和腐败分子利用官方汇率和黑市汇率的差价捞钱,导致汇率像雪崩一样越跌越猛。里亚尔兑美元的汇率从今年4月份汇改的1:42000,急速下跌至8月份的1美元兑11万9000里亚尔。对于进口商来说,伊朗政府宣称的国家汇率42000基本上是申请不到的。伊朗政府同时要求出口商收到的外汇要跟国家结汇,以官方汇率兑换成里亚尔,否则要追究公司CEO的法律责任,但是由于制裁的原因,有多少人会这样做呢?

有熟悉伊朗国情的人士指出,现在这种情形与89年的中国极为相似,腐败官员与资本家结合,利用外汇双轨制套利。那些享有特权能够以官方汇率购买美元的交易者,眨眼就能从黑市轻松大发横财。因为形势的空前严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罕见发布声明,要求总统鲁哈尼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前拯救不断贬值的里亚尔。虽然在经济实力上远不如沙特为首的阿拉伯联盟,但近年伊朗依然派出大量的革命卫队成员,公开或秘密的在叙利亚、也门、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地活动。尤其是在叙利亚,尽管伊朗政府始终不承认派出了正规军,仅宣称派出了军事顾问,但有迹象显示,伊朗革命卫队的精锐部队,诸如空降兵,整旅整团的前往叙利亚参战。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罕见发声,表明了汇率暴跌严重损害到它的利益,危及到了它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地的作战行动。

自从9月22日阅兵式遭恐怖袭击后,伊朗已经开始降低在叙利亚的活动强度,紧急从海外撤回大量革命卫队,用于强化本土防御和对霍尔木兹海峡的封锁能力,同时还号召本国民众团结起来,准备迎来最后的战役,不过,伊朗官媒在报道中没有提到美国和以色列,而是号召民众团结起来对抗叛国者,对付渗透到伊朗境内的美军特种部队和情报人员。要知道,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跟国防军不同,还肩负着维稳,监控国内异见人士和反对派的任务。

伊朗长期以来,都在积极进行海外扩张,支持各路什叶派武装势力,除了对付以色列之外,主要精力都用在与沙特争夺伊斯兰世界领导权上,不管是圣城旅等革命卫队的海外行动,还是支持各路代理人武装,归根到底都是要钱,出口原油换来的大笔美元,大多就这样用在了海外,而不是用来刺激伊朗经济和改善人民福利。最高革命领袖哈梅内伊承认,伊朗政府的施政错误,是伊朗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而美国的制裁,则加剧了伊朗经济的恶化,事实上,早在今年四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前,伊朗国内就已经因为经济衰退导致的失业率升高,物价飞涨,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以往在面临外部强大压力的时候,伊朗官方总是有能力组织大规模的反美示威游行活动。但自从2017年底以来,反倒是伊朗民众自发走上街头,年轻人喊出“结束神棍独裁统治”、“哈梅内伊去死”、”我们为伊朗牺牲,而不是为加沙和黎巴嫩”等口号。甚至连“巴列维王党”保皇派也出来浑水摸鱼,喊出的示威口号包括“安息吧,礼萨沙阿,天佑吾皇,毛拉无耻滚出伊朗,打倒高物价“等等。

今年初参与游行的伊朗青年人,干脆模仿特朗普的口气,提出“伊朗第一”的口号,要求政府把国内经济和社会问题放在首位,反对介入叙利亚、黎巴嫩、也门和巴勒斯坦等阿拉伯事务,以免增加伊朗财政负担。同时,他们还要求男女平等,增强女性权利,使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参与度更高。另外,他们也要求惩治腐败。伊朗青年群体大多对利益集团的固化现象深恶痛绝,要求政府通过改革促进社会阶层的合理流动,敢于向特权阶层和腐败现象“亮剑”。伊朗民众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曝光那些还在整天不知深浅炫富的官二代,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批准成立了特别法庭,已经有至少7人因为所谓的“经济犯罪”被判处死刑。

伊朗目前有三大政治势力,一派是以最高精神领袖为代表的宗教保守势力(包括伊斯兰革命卫队);另一派是以鲁哈呢为代表的温和保守派,主张在坚持伊斯兰立场上,与西方接触并进行经济改革;第三股势力就是主张西化的改革派,说白了就是新由由主义势力,力推市场化和私有化。

最近这些年,随着伊朗的私有化进程,改革派的势力越来越强大了。2006年以来,为缓解经济困境,伊朗启动了私有化计划,提出要将80%的国有企业股份转给私营部门,到2012年伊朗宣布允许外国公司100%控股。2013年温和派鲁哈尼上台后,进一步公开表示要加快私有化进程。大规模私有化的结果,在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都是少数权贵瓜分国有资产的一顿狂欢盛宴,大量财富被迅速转移到少数权贵精英手里,而社会的贫富差距迅速拉大,社会两级分化,富人骄奢淫逸,普通民众贫困潦倒,对于食品、日用品的价格变动非常敏感。今年年初的时候,仅仅是因为鸡蛋价格的快速上涨,就引发了伊朗多个城市的游行示威,说明伊朗的贫富分化已经相当严重。

伊朗这个国家的人口结构非常年轻,目前8000多万人口当中,70%以上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加上伊朗长期受到美国的制裁,经济发展缓慢,以及私有化的长期破坏作用,私营企业主可以随意破产、解聘员工,导致了伊朗年轻人的失业率非常高。当前,伊朗青年人失业率高达25%,女性失业率更是男性的2倍。由于青年人是人口的主体,他们大多出生在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之后,未经历过20世纪70年代的伊朗革命乃至两伊战争,对伊朗主流社会价值存在不同看法,政治上比较单纯,是颜色革命的主力军。伊朗的经济衰退引爆了长期积压的政治和社会矛盾,当伊朗的改革派与盲目而庞大的青年群体结合起来,再加上美国在背后煽风点火,是不是就跟89年的中国政治形势极为相似了?

当然,伊朗的局势目前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伊朗的保守派还牢牢控制着教化系统和军队,抓住了枪杆子和笔杆子。德黑兰当局同时也籍由“石油换武器”维持与北京和莫斯科之间稳固的邦交和军事。而改革派只有钱袋子,想颠覆政权也不太容易。而且伊朗对于中国和俄罗斯而言,都具有重大的地缘战略利益,中国和俄罗斯绝不会愿意看到美国在伊朗的颜色革命取得成功,如果伊朗倒向了美国,那么俄罗斯和中国在中东多年的布局将付诸东流,这当然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中国与俄罗斯联手力挺伊朗,来抵消美国的外部作用。

伊朗本身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以强大的军事实力控制边境,虽然同为穆斯林国家,但伊朗实际上却比那些中东国家安全多了。这里不得不再提一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霍梅尼执政时期,由于革命卫队在两伊战争中的表现非常出众,因而获得了霍梅尼本人高度信任和赞赏。与此相反的是,前王朝的旧军队却遭受到了清洗、改造和控制,因而革命卫队的力量相对而言发生了巨大的转变。1985年,当时的统治者霍梅尼为了扩充和强化革命卫队,下令增加建立革命卫队的海军和空军。从此以后,伊朗成为为数不多的拥有两支完整海陆空编制军队的国家之一。

据在伊朗长期工作生活的中国人讲,革命卫队建立了庞大的情报网络,以服务于政权的自身需要。历史上曾经成功破获多起重大间谍和暗杀案,控制力得以深入社会的各个层面,否则伊朗政权早被颠覆了。此外革命卫队在伊朗国内一直享有特殊的政治和经济权力,不仅仅是一支武装力量,也是一支强大的经济力量。革命卫队早就大举进入商界,涉足的领域五花八门。内贾德任总统时,曾一度发布命令,扩大革命卫队权力,尽快控制伊朗经济领域各机构。其中有一项命令是,革命卫队代表参加中央银行董事会。根据此命令,没有革命卫队的同意,中央银行董事会不能做任何决定,特别是金额超过100万美元的贷款,没有革命卫队的同意是绝对不能发放的。另外革命卫队代表要参加国家审查和规划组织,这是一个伊朗电信机构和公司的监管机构。庞大的政府支出项目以及社会民用项目,大部分都必须经由革命卫队旗下的公司承担,这种经济活动大大刺激了革命卫队经济力量的发展和壮大。如今,伊朗革命卫队控制着伊朗南部60个边界通道,控制着伊朗除石油以外57%的进口和30%的出口,在境外还有接近600家下属贸易公司。革命卫队还把持着伊朗的制药、电信以及石油等支柱行业,它深深卷入了伊朗的经济生活,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垄断组织,无异于一个实力雄厚的“商业帝国”。很显然革命卫队的军事和经济权力已被推至一个占绝对优势的地位。

说了这么多,伊朗到底还能不能去?也是见仁见智吧。如果你像我一样,属于旅行经验较丰富的adventure traveller,伊朗的主流经典旅游路线还是很安全的。但鉴于目前的形势,制裁已经开始,回美国是否会有麻烦,只能自己多做功课和research了。其实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伊朗政府不能学习古巴的做法,免除外国游客的签证,不在护照上盖章留下印记,这样会方便很多。也可能伊朗因为有石油,不在乎这点旅游外汇收入吧,当然防止境外“敌对势力”的渗透也是一个重要考量。听伊朗导游说,伊朗为了报复,也可能会搞出禁止美国护照入境的手段,也算是一种反制裁吧。

这一集的文字部分有点多,但既然是“揭秘”,还是觉得应该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

我去伊朗时,由于美国宣布的制裁日期临近,里亚尔开启了死亡螺旋式的下跌。当然对于游客来说,这是利好消息,我当即把伊朗之行临时升级为“豪华游”,虽然这不是我一贯的style。

从迪拜坐阿联酋航空抵达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停机坪上基本看不到外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只有为数不多的伊朗国营马汉航空的客机,他们有经营从广州,上海和北京飞德黑兰的航线。

为了图省事,减少通关时间,我预定了VIP通道,豪华游嘛。

但我没搞懂伊朗为什么不跟国际接轨叫VIP,而是叫CIP,问导游也说不清楚。谁能告诉我What does CIP stand for?

CIP lounge

虽然是所谓的VIP接机,出关也花了一个多小时,尽显伊朗的官僚作风。我本来也没啥行李,过X光机时,他们还让我把包打开翻了翻,是否属于彰显主权的意义?不过VIP的工作人员都是帅哥美女倒是不假,从言谈举止和待人接物来看,貌似家里应该也是当官的。

马云爸爸的广告做到了德黑兰机场。

中美产品的竞争延伸到了德黑兰机场,这里还有苹果“专卖店”呢。

接机的司机给我带了一张本地电话卡,我在车上直接将卡装进了我的iphone,结果悲剧了,电话直接被锁住了,害我出机场满世界找能修手机的商店。后来当地人告诉我,iphone在伊朗不能直接用,属于美国用高科技手段进行的制裁。他们有办法帮我解锁,但要收40美金,且还要5天以后才能开始用。算了吧,我一共只停留7天,当机立断在小店里花20美金买了一只老式诺基亚按键手机,我还要靠它联系导游呢。

我让司机带我去街上的money exchange换钱,好像现在外汇黑市合法化了,兑换店门外就有LED显示屏,外汇牌价一目了然,很公开的感觉。我按100900的价格换了1000美金,立马拥有了超过1亿里亚尔,没想到我这辈子在伊朗当上了亿万富翁。

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开始了伊朗之行,下集给大家介绍我在德黑兰的见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古巴同伊朗无法子比,伊朗底厚,还有帝国风范。

当年伊朗把十五个英国兵给抓了几十天,英国没辙,欧盟不吭声,兄弟美国也就派去一个航空母舰想试图吓唬一下伊朗,人家伊朗就是不卖账,就是牛。
后来的美兵跪甲板求饶,那更是笑话了。

伊朗真的很有底气,现在后面还有两个大哥撑着就更有底气了。

还是我们中国人最聪明,只管做生意才不管你们在那里怎么瞎嚷嚷CIP=Chinese Important Person转译的好,就是为中国人而设的服务。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CIP=Commercially Important Person,是一种节省时间和得到最高礼遇的服务。
土耳其也有此类CIP服务,专为商业人士而设。
sisizy 回复 悄悄话 欢迎博主归来!多年前就喜欢读你的游记,有趣,涨知识!
一别数年,终于又读到你的文字。静候下一篇。
polar_bear 回复 悄悄话 CIP=Chinese Important Person
acer2017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你是持有那種護照,不過對於所有非美國護照,而進入伊朗的。

那些本身可以通過ESTA免簽入境的國家,一旦該國公民護照上有伊朗的簽證,則失去免簽權利,並且以後每次入境美國都會被詳細審查。

其他那些國家的護照,會在申請美國簽證的時候,嚴格盤查和審訊在伊朗的經歷。

隱瞞去過伊朗的經歷,對美國官方欺詐。則以後所以的簽證,包括後面的入籍,加入美國國籍等,都可以最終因為欺詐而取消,上訴是無效,已經有案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