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波斯归来后,在坛子里发了几篇游记,后来事情一多烂尾了。现在“三步两桥”也伊朗归来了,我蹭个热点吧,顺势把后面几篇补上。 设拉子(Shiraz)距德黑兰约900公里,伊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伊朗的火车因为速度慢票难买,已经慢慢被咱们国人抛弃了,所以从德黑兰到设拉子,我选择了坐飞机。梅赫拉巴德机场,伊朗国内航线的杂牌航空公司基本以那里为基地。4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衣: 伊朗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对女性着装进行强制要求的国家,甚至连外国游客都要遵守。访伊的外国女性,自动享受“女国民待遇”,只要进入公共场所,一律要入乡随俗,以下几条基本原则是需要掌握的: 1)包头巾,这是必须的!虽然伊朗现代女性的头巾在以毫米为单位一点点地向后挪动,但基本上还是擦边球,我没看到过一个女人不戴围巾。 2)除了你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时间的话,德黑兰的地毯博物馆值得一去。 可以说波斯地毯不仅是伊朗人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波斯艺术文化的精华所在,是伊朗人最引以为傲的文化遗产和艺术形态。现在在伊朗有上百万人从事地毯的编织工作,全世界每年有30%的地毯是产自伊朗的,是伊朗除石油之外最大的外汇来源之一。波斯地毯打的是8字结,土耳其地毯是6字结。单位面积的结数多少,是鉴定品质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上集说了很多“大方面”的东西,从这集开始,争取多说说细节,比如我看到的百姓生活什么的,希望能从平民的角度来多了解一点伊朗。 德黑兰成为伊朗的首都,也就200年出头,因此历史并不悠久,古迹也不多,主要的看点是几座博物馆。我对博物馆其实兴趣一般,但以前顾侠的伊朗游记德黑兰部分,提到过两个我感兴趣的地方:霍梅尼陵墓和两伊战争烈士陵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抱歉这两天一直没回复大家的评论,一来确实有点忙,再有就是正在埋头赶写“2018波斯归来”的第二集。很久没在坛子里冒泡了,看到这么多新朋友的ID,真心希望风情坛在新一轮版主的带领下,越搞越红火。 言归正传,貌似大家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去伊朗旅游是否安全?”。话说我今年8月底结束波斯之行后,就开始在亲朋好友间散布去伊朗的各种好和各种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这张照片来自特朗普的推特,2018年11月5日,美国对伊朗“最严厉”制裁正式生效。这则新闻勾起了我对两个多月前伊朗之行的一些回忆,趁淡忘之前赶紧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前世波斯,今生伊朗。受风情坛几位大侠游记的影响,我对这个神秘的国度也产生了浓厚兴趣。两年前本已计划前往,机票都已经订好,但工作上的一个突发事件让我被迫取消行程。本以为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厄瓜多尔这名字,如果和赤道分开讨论,无疑是非常不适合的。基多附近有个赤道纪念碑,这是一帮当地游客在纪念碑前搔首弄姿。他们一只脚踩在北半球,另一只脚踩在南半球,中间那条线就是0纬度。1有一天我在基多老城闲逛,看到touristinformation的牌子,就走了进去。我记得导游书上说基多老城晚上亮灯后很漂亮,值得一看,我想问他们有没有guidedtour,带讲解的那种。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若干年前旅游时,注意是旅游,那时还没真正体验过旅行的滋味。偶遇一位塞浦路斯的女性,她以为我不知道她的国家在世界地图的什么位置,于是退而求其次地告诉我,她是希腊人(其实是塞浦路斯的希腊裔)。我首先祝贺她没生在被土耳其占领的部分,随后当我准确地说出她祖国的首都是尼科西亚时,这位女士有点小激动,我们之间的话也随之多了起来。她告诉我她在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久违了,风情坛的兄弟姐妹,老少爷们。时光如梭,转眼2012年即将过半。去年初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希望能抛下生活中的纷繁琐事,有一次没有约束的旅行。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一个人上路了。我是2011年2月出发,2012年1月结束行程。不知不觉中走了这么远,现在回头再看,挺有意思。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跑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去凑热闹,与天南海北的人交朋友,是我的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据芝加哥大学发布的报告,菲律宾是世界上信仰上帝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复活节圣周期间本人刚好在菲律宾,亲眼见证了狂热的教徒志愿者被钉在十字架上,再现“耶稣受难”的场景。由于场面比较血腥,肠胃不好者或晕血人士请慎入绕行。
菲律宾称自己是世界上第二大天主教国家,大概是按人口算的,这个国家近一亿人口大部分笃信天主教。1521年葡萄牙探险家麦哲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