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徒步纽芬兰之一:终于找到了大部队

(2010-11-22 08:59:33) 下一个
前面说过,到纽芬兰是去hiking的。第一周的hiking因为被迫取消改成了观光,今天我告别了位于纽芬兰东部的省会城市St.John\'s,搭乘岛上唯一的长途客运巴士DRL到西部的Deer Lake与大部队汇合。纽芬兰的美,用徒步的方式来体验是最好不过的了,这个集子算“寻获纽芬兰”的姊妹篇吧。
1



这是我们的集合地,算当地最高档的宾馆了,一晚上加税居然要100多刀,简直是抢钱。
2



Motel前面停了几辆ATV,不少当地人把它当正儿八经的交通工具。
3


Deer Lake人口五千,是进入Gros Morne National Park的门户。镇上唯一的中餐馆,还是不要去试了吧,味道不吃也知道。
4



那间motel实在是乏善可陈,我换了一家B&B住了下来,房间很温馨,关键是透着就那么亲切。
5



俩小盆友是房东的女儿和侄女。左边的俨然是个小大人,早上跟我在一个餐桌上平起平坐吃早饭。让我大掉眼珠的是,她居然也学我,像模像样地喝起了咖啡。我以为大人不知道,但她妈妈说,“想喝就喝呗。”大概这也是纽芬兰的风俗吧,不拘一格,任小孩子信马由缰。我问小女孩:“你每天都要喝吗?”“Only when I\'m gettting tired.”,她答。你看她也有活得累的时候,不过还没忘给我摆love的手势。
6



跟她俩混熟后我们无话不谈,她先上facebook给我看了她boyfriend的照片(买糕的,她11岁还差一点没到呢),作为交换条件,她说把你girlfriend的相片也show一下。俺说俺比较木,还没追上哪个女孩呢,她显得比较失望。

好在小孩子很容易哄的,马上我们又聊起了音乐。她说她不喜欢Justin Bieber,就是下面照片里这位小帅哥。我问why?This boy practially taking every teengirl\'s house nowadays,他可是你们的春偶(青春偶像的意思)啊。Justin是gay,她答。可千万别小瞧现在这帮小孩,他们什么都懂。
7



然后她俩就开始胡折腾,大的给我表演拿大顶。
8



小的也有样学样,给我表演鲤鱼打挺。
9



没功夫再跟她俩逗了,得赶去集合了。下午终于见到了团友,都是爷爷奶奶级的,一水儿的离退休老干部。
10



之所以这么称呼他们,是因为他们中大部分人退休前的职业是医生,教师,军人,政府雇员等,在中国绝对属于“老同志,老干部”的范畴。我虽然事前有一定思想准备,但也没料到团友都是如此高龄(尽管他们都很忌讳使用old这个字眼,一天到晚提醒我注意用词)。好在我这人比较social,跟老的小的都能玩到一块儿,基本属于老少通吃型,所以也无所谓。
11



这是我们在国家公园的住处,在以后的一周里,我们将以这儿为营地,每天进行day hiking。
12



房间条件不错,还带厨房,“咱们可以自己做饭”,我脱口而出。可跟我share一个lodge的老夫妇(你看我又忘了,应该叫mature couple才对)说,“俺们可不想做,俺们是来度假的,顿顿都得下馆子”。到底是退休的老干部,就是有钱呐。听上去本次出游的调子已经定下了,基本属于“腐败游”的性质。
13



我这些新结识的mature friends很喜欢饮酒作乐,刚放下行李就急急出去找liquor store。
14



以后每天hiking回来后要先在房间里喝点解解乏,去餐馆吃晚饭时要喝餐中酒,吃完了还要去酒吧再消遣一下。
15



往后的这一个星期,基本上是革命的小酒天天醉,每天都在醉生梦死中度过。
16



其实老年人很多时候就是老小孩,有他们风趣顽皮的一面,很容易相处。这不,我又忍不住想表一表这帮“老小孩”的趣事。

领队Bob长得高大健壮,年轻时在海军服过役,退休后开了旅行社,一年到头带团在世界各地hiking,真希望我老的时候也能有他那样的身板。可Bob跟我说,他四个小孩没一个对hiking感兴趣,看来他的事业后继无人,这也是他的无奈吧。
17



穿蓝衣服的是Bob的太太Gail,我们的大总管。那天她穿了一条类似网球服的hiking短裙,很新潮,引得其他女性团友啧啧称奇,羡慕不已。
18



Noel是个大夫,英国人,一口的伦敦腔,言谈举止都很绅士,大家老拿他开玩笑。
19



Noel的太太Clair,以前是教师。英国人好像都挺能喝的,千杯不醉。她一到营地就到处找能上网的地儿,说是她有一个在英国的姨快不行了,估计熬不过这星期。她准备一接着死讯就立马预定去英国参加葬礼的飞机票,一天我们hiking回来后,噩耗终于传来,她也踏实了。
20



这老姐俩是死党,每次都是把老公扔家里自己出去徒步。她俩去过不少知名trail,最近刚走完英国的coast to coast,全程800多公里,很不简单,下一个目标是尼泊尔的安纳普尔那。
21



Liz来之前刚退休,这相机就是亲戚朋友送的退休礼物。她喜欢从每次旅行的相片中挑出一两张具代表性的,做成镜框挂在自家墙上,并劝我也这么做。我说我的房子是租的,我可没这闲情逸致去搞装饰。Liz还是一家游艇俱乐部的会员,我老缠着她问什么时候可以蹭船去佛罗里达。
22



Linda年轻时很嬉皮,闯荡过不少地方,二十岁出头就爬过乞力马扎罗了。我追问到底是哪年,她答,记不得了,反正估计你还没出生呢。
23



Ann是个风韵犹存的心理学专家,年轻时应该挺漂亮的。她一有空就帮我分析女人的心理,兼以过来人的身份传授一些扑女要诀。她是个神人,容后再表。
24



这是David,你看得出他已经八十多了吗?他正好带了一本李约瑟博士写的关于中国的书,于是一路上我们有了不少共同话题。
25



David退休前是correction officer,很喜欢了解他人的思想动向,这是他看到两个hitch hacking的年轻人,主动上去攀谈。
26



看样子他对这部摩托trailer也发生了浓厚兴趣。
27



这是Jack,我们团里的开心果。
28



这张更显他的搞怪功力。还有一次我们参加了一个ranger guided tour,人家ranger正在做自我介绍,他刚好站在旁边,不失时机插了一句 “我叫Jack”,把大家全逗乐了。
29



我不得不在Jack身上多费些笔墨,因为他实在太搞笑了。话说Jack是从尼亚加拉瀑布过境进入加拿大的,顺便买了一夹克作纪念,背后印着NIAGARA。可他老斜挎着一小包,背带挡住了两字母,从背后猛一看以为是VIAGRA。于是我们老问他,你干吗老给伟哥作广告啊?
30



跟老年人出游有时也别有一番乐趣。你知道人老了有时反应会慢一点,学东西比较吃力,而我又是全团唯一的年轻人,于是所有人都以为你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做。我带了一根cable,就是连接照相机和电视那种。这是我给大伙在演示如何在电视机的大屏幕上欣赏相机里的摄影作品,本来很普通的一个功能,但他们觉得很神奇。
31



还有一次赶上下大雨,Bob一时情急,找不到车后窗的除雾按钮(因为是刚从机场租的车),而我就坐在他后面,眼尖一下就看到了dash board上的标志,于是指给他看。本来是举手之劳的事,可他竟以为我对车里所有按钮都了如指掌,以致于以后没事就让我帮忙调这调那。还有一位老先生非要我帮他program新买的手机,我简直成了大伙的handyman。

每次去饭馆酒吧,不少人都会投来疑惑的眼光,心想为什么一个亚洲人会跟一帮白人老头老太太混在一起?该不会是谁收养的孤儿吧。从纽芬兰回来后,大家提议把各自拍的相片互相传一传,share一下。退休老大夫Noel吭哧吭哧给每人烧了一张CD,贴上邮票寄到家里。我把我相机里的照片传到网上,做了一个online album,email给每个人,详细告诉他们如何从网上相册里steal photo。结果他们赞不绝口,说什么“we don\'t have your skills”,又给我戴了高帽。

你看,跟老年朋友出去不吃亏,他们老变着法的夸你,给你脚底下垫砖,让我这个拙人也一下子飘飘然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