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坦桑尼亚全接触之15:会爬树的狮子 (多图)

(2010-04-26 02:38:20) 下一个
我承认这集我当了一回标题党,因为这集里根本没有狮子。但Lake Manyara马尼亚拉湖国家公园里的狮子很独特,能够爬树,栖息在树上,在书上是有据可查的,是公园的标志性风景,不信去问你的导游,我们不过是运气不好没有看到罢了。

终于到了期待以久的 safari 这一天!我们的座驾是一部有活动顶棚的丰田 Land Cruiser 四驱越野车。这种车是为safari特制的,除司机和导游外还可搭载六位乘客,里面很宽敞,这是司机之一。
1



到了公园里把顶棚推上去支起来,看动物时还可以遮阳。白天的非洲大草原,动物需要shade,人又何尝不是呢。
2



价格不同,旅行社提供的车辆自然也不一样,这种翻盖式车顶就没有顶棚,您也就只能晒着了。
3



最便宜的当属这种van,因为不是4x4的,在肯尼亚的国家公园里很popular,但在坦桑尼亚我只看到一次。
4



Game Drive的第一站是马尼亚拉湖(Lake Manyara)自然保护区。在我们这次去的几个国家公园中,Lake Manyara公园相对面积小(好像是倒数第二小,在坦桑尼亚),人少,看到的野生动物密度也最小。但它刚巧位于 Arusha 往 Ngorongoro 和 Serengeti 的必经之路上,因此很多 safari 行程都会在这里安排半天。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觉得很享受,因为跟其它公园相比,这里最有丛林感觉。由于这是我们头一次近距离地观看成群结队的动物,大家都兴奋极了,发现动物时的惊喜也最大。什么都新鲜,什么都想拍。

原先以为在国家公园里开车可以任意驰骋,进来才发现公园里也是有路的,尽管是土路,有的地方竟然还有路标。想想也是,如果可以到处乱开,对野生动物的影响也太大了。

Lake Manyara自然保护区相当一部分是茂密的树林,比较常见的有东非狒狒Olive Baboon,书上把它们的样貌形容为“Dog headed monkey”(狗头猴身),加上一对靠的很近的贼溜溜的小眼睛(有对眼之嫌),实在是够丑的。它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地上,就像这一家三口,太阳下坐在草里抱着孩子唠嗑是狒狒的主要社交活动。晚间它们则棲身在树上,以避免獅子或花豹等大型食肉动物的攻击。
5



刚出生的小狒狒经常被母亲抱在肚下,长大一点后则换成骑马的姿势被母亲驮在背上。狒狒和擅长伏击的花豹是一对死敌,别看狒狒个儿小,但有5厘米长的犬牙作为致命武器,打斗撕咬起来花豹并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6



狒狒很多,它们完全不怕人类,若无其事地坐在游客的车上。
7



在Lake Manyara见到很多长尾猴Vervet Monkey,它们的灰色毛发和小黑脸蛋很好认,有时群居数量可达30只。它们是著名的小偷,很擅长迅速了解车里或营地有什么东西可偷,有它们在可要注意关好顶棚,拉好帐篷。顾名思义长尾猴的尾巴真的很长,我的取景器都快装不下了。
8



豹和鬣狗在有可乘的时候会猎捕长尾猴,所以如非必要它们都会选择呆在树上,游客也正好可以借机目测他们的长尾巴。不过树上也不是绝对安全,因为有时蛇也会偷袭它们。它们之间会用不同的叫声来传达讯息(它们的棲地附近有时会颇为嘈杂),有经验的导游和司机会分辨哪种尖叫属于alarm,预示着有食肉动物在周围出现,一般猴子眼睛盯着的方向往往就是敌人的藏身之处。
9



公园里有不少我们未曾见过的热带植物,最新奇的就是“香肠树”,学名叫K. africana,
它结出的果实又粗又长,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根挂在树上的德国白香肠。香肠树的果实虽然像香肠,但是味道却和香肠相差得很远,据导游说它吃起来味道甜甜的。此外香肠树的果实还有护肤的功效,好像还可以用来制造啤酒。
10



公园里有一个河马池,确切地说有点像在动物园里的意思,因为是把车停好后人走到一个木栏边观看。由于隔得比较远,加上河马白天基本泡在水里只露出鼻孔和眼睛,如果只用肉眼观测,有时会把河马和水里漂浮的枯木搞混,好在我带了望远镜。
11



用长焦镜头找到它们不算太难,但要它们浮上来让你拍照却不那么容易。
12



终于给我等来了!因为河马的皮肤水分容易蒸发,经不起暴晒会开裂,所以白天基本泡在水里慢慢消化昨天的晚餐,只露出鼻孔和眼睛在水面,当然它们也可以闭气潜水长达六分钟。通常它们只在日落前才会上岸,因为食量大,有时一夜之间会跋涉6-10公里的路去找青草。河马是父系社会,由一头公河马带着许多房太太和小孩聚居在一起。看来无论是河马,狮子还是黑斑羚,抑或马赛人,都是秉承着一夫多妻制。
13



这叫Dik-dik,属于最小的一种羚羊,它的名字源于小羚遇到危险时发出的zik ... zik 的声音。它们很害羞胆小,通常生活在不高不矮的草或灌木里,喜欢在自己日常居住的环境周围不停地拉屎拉尿以划定界限,似乎是想告诉其它动物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其实人类的野外露营手册里也有这么一条,说你可以在帐篷周围撒一圈尿,晚上如有熊来访它也不会越界,不过我从来没试过,不知效果如何。据说Dik-dik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当一方死去,另一半也会忧郁而死。满忠贞的嘛,我喜欢。
14



Dik-dik的中文名字叫犬羚,这是它从草里钻出来后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像宠物狗?它们的size真的很小,大概也就30-40厘米长,四五公斤重的样子。它们那么娇小的身形,自然会引起各方食肉动物的垂涎,甚至大型蜴蝪也会拿它们作食物。不过当食物充足时,象狮子这类大胃王是不屑去吃这种小菜的。
15



这是黑斑羚Impala,它们好像终日生活在惶恐之中,稍有点风吹草动便急急跳走。这也难怪,草原想吃它们的动物可真多,不仅花豹、猎豹和非洲野狗把它们当成晚餐的主菜,有时候就连狒狒、黑背豺甚至大鷹和蟒蛇等也会把小黑斑羚看作佳肴,因此它们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有时真担心它们会得上神经衰弱症。
16



黑斑羚里的男爷们儿,只有雄性的Impala才会长角,因此它的另一个中文译名叫“高角羚”,很形象嘛。它们一般不喜欢开阔的草原,而愿意住在林地跟草原的交界地带,因为它们的食物以叶片为主,但也吃短草和果实。它们可从食物和露水中摄取水分,故不用跟随其他动物作大迁徙。
17



这一对黑斑羚像不像圣诞节时老美摆在自家院子里的装饰物,通了电晚上会亮那种?黑斑羚视力不佳,但听觉嗅觉灵敏,尤其擅长弹跳。有记录说它们在被敌人逼急了的情况下,能一跳三米高和11米远,看来动物奥运会的跳高跳远冠军非它莫属啊。
18



Grant\'s Gazelle,俗称葛氏瞪羚,是东非独有的瞪羚品种,身体特征是四条腿内侧和肚皮底下是白颜色的,它们的角一般能长到60厘米长。葛氏瞪羚从植物中获取水分,几乎不需要喝水。它们也会像角马一样迁徙,但不是为了水源,而是想多找点好吃的。猎豹和非洲鬣狗最爱吃它们的肉。
19



羚羊科的瞪羚大都非常美丽,体态伶俐,毛色光滑,面孔娇俏。葛氏瞪羚就是如此,细长的犄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总是带着警觉的神情向我们张望,太喜欢他们的脸蛋了。
20



汤姆森瞪羚Thomson\'s Gazelle,简称汤氏瞪羚,我能管它们叫Tommy吗?上面介绍的体型较高大的葛氏瞪羚Grant\'s Gazelle是它们的近亲。这两种羚羊真的很象,最主要的区别就是看腹部有沒有黑色橫纹。肚子上有一黑道的便是汤氏瞪羚。因为它们体型较小,狮子等大型食肉动物反而嫌吃不饱。别小看瞪羚哦,在草原上它的速度仅次于猎豹,最高时速能达到60公里,因此也只有猎豹才能捕到它们。小羚羊受的威胁较大,甚至平时食素的狒狒有时也会看准机会“破戒”大吃一餐。
21



坦桑尼亚常见的羚羊类有好多种,一开始我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也记不住名字。后来通过导游,司机的不断介绍,以及我带的一本动物手册的指导下,用了两天的时间终于能自己分辨了。

终于开进湖区了,只见湖面上远远的一道白线,隐隐还有一点粉色,不用说,就是大名鼎鼎的火烈鸟了。可惜太远了,车开不过去。导游说,没关系,等到了Ngorongoro 国家公园能看到好多呢。草原斑马Common Zebra是东非最常见的斑马品种。一直搞不懂一个问题,你说这斑马是born black with white stripes还是born white with black stripes?不管怎么说,它们身上的道道就相当于人的finger print,绝对的unique pattern。我又突发奇想,当一匹普通的马看到一匹斑马时会是什么感觉,它们之间会谁羡慕谁呢?
22



长颈鹿真高啊,象电线杆子一样,据说刚出生的小长颈鹿就平均高达1.5米和重100公斤。这是它们在利用自己的空中优势,主动为斑马提供警戒服务。鉴于它们的高大体型,基本沒有食肉动物敢打成年长颈鹿的主意,它们只是偶尔会在低头喝水时遭到狮子的袭击,估计这也是狮子能得逞的唯一机会。好在长颈鹿饮水并不频密,几天才喝一次。它们的头和脖子加起来分量可不轻,真担心它们低头时得脑溢血,还好它们的循环系统能自动控制收缩。虽然长颈鹿是vegetarian,但它们偶尔会咬嚼地上的骨头,以补充身体里的钙和磷。
23



这幅画面好温馨哦,能得到长颈鹿呵护的斑马真的很lucky。斑马胆子很小,主要是因为狮子和鬣狗很喜欢吃斑马肉。斑马群沒有固定的领土,从不远离水源。它们喝水时也非常容易受惊,主要是自己吓自己,进水塘喝两秒钟,然后吓得哗啦哗啦的跑出来,等两分钟见没动静,再回去喝,如此反复许多次,直到喝饱为止。如此高的警觉性不是没有来由的,水里很可能有伺机而动的鳄鱼。在大迁徙途中,斑马要几次渡河,而每次都是以命相搏,因为河中危机四伏,尽是凶悍的鳄鱼。
24



在靠近湖边的地方第一次看到了“五大”之一的大象,非洲象是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大耳朵很象非洲版图。事实上除大象外我们在Lake Manyara没有见到“五大”里的其它动物,不过导游保证明天去了塞伦盖蒂什么样的动物都能找到,所以我们也不着急。
25



书上说象鼻的末端有两个fingerlike features,可以帮助它们grabbing things,象这样把树叶卷下来。成年大象都是大胃王,一天要吃300磅的食物,所以它们没什么时间睡觉,必须到处溜达找吃的。
26



黑背豺Black-backed Jackal的背自然是黑的了,脑袋象狐狸,外加一对大大的耳朵。别看黑背豺的样貌狡猾奸诈,它们却重情义,终身奉行一夫一妻制,同时也是大自然少有的夫妻共同抚养下一代的动物。受身形所限,黑背豺的猎物仅限于一些昆虫,爬虫,小鸟之类,偶尔会捕猎刚出生的小羚羊。黑背豺跟斑点鬣狗一样都是机会主义者,视乎情況或自己捕猎,或乖乖地等着吃其它大型食肉动物的残羹剩饭。
27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28



说起鸵鸟你会联想到什么呢?世界上最大的不会飞的鸟。鸵鸟真的好大啊,平均身高两米以上,一个鸵鸟蛋的重量相当于two dozen chicken eggs。尽管它不会飞,但跑起来很快,时速能达到70公里,而且耐力不错,一小时就能跑完一个马拉松。从羽毛的颜色可以判断它们的性别,穿黑衣的是男生,穿灰衣的是女生。
29



小时候听大人讲鸵鸟一害怕会把头钻到沙子里,这次特意请教了导游,说这都是杜撰的。当鸵鸟遇到危险时,它们会趴在地上,尽量把脖子贴近地面以减小目标,另外它们的羽毛是保护色,和沙土的颜色很象,因而从远处看过去好像脖子埋在了沙土里。
30



来个侧面照,鸵鸟身上最厉害的部位是腿,据说一个kick下去连狮子也吃不消。
31



回到营地,帐篷已经为我们搭好了,两人一间,床垫和枕头都配了干干净净的棉布套子,当然睡袋要自己带。
32



营地里有一个小小的gift shop。
33



晚饭正在准备之中。
34



营地有冲水厕所,淋浴房几间,听起来没什么了不起,但这已经是我们一路住过的最高标准的宿营地了。这里还有一个酒吧,晚上有当地业余歌舞团助兴。
35



丰盛的晚餐过后,大家边看舞蹈边喝啤酒,照例是欢声笑语。之后刷牙洗脸,拉好帐篷,躺进睡袋,等着倾听鬣狗的嚎叫。想到明天在塞伦盖蒂有可能看到的震撼,窒息的场面,我在兴奋和疲惫中渐渐睡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