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坦桑尼亚全接触之10:云中漫步

(2010-04-12 15:45:17) 下一个
感谢大家这些日子以来的跟读,回帖和鼓励,这也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一点题外话,虽然我尽量用轻松的语调来描写这段旅程,但并不意味着这段旅程从头到尾充满了轻松。尤其是Kili这段,我不想渲染它有多tough,但也不想让人觉得它太easy,这个分寸很难拿捏,毕竟这里边的苦与乐,只有亲自去过的人才知道,但绝不像“A stroll at high altitude”那样简单。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诸如Kili, Inca trail和The Everest Base Camp之类的trek是不允许你独自前往的。虽然这次跟了团,尽管一路有向导和挑夫相随,但是it takes a lot of preparation,这包括心理上的和身体上的。实事求是地讲,只要你是有备而来,成功率还是蛮高的。你不需要extremely fit,但至少应该是个勤于锻炼身体的人。拿我的team来说,所有人都至少去过3000米以上的地方。尽管这不是一个必要条件,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without the proper training you may not enjoy the trek,这是千真万确的。

其实这个帖子既是写给大家看的,也是写给我自己看的。如果把自己去过的地方做个总结,Kili的经历应该纳入 "once in a lifetime" category。你问我为什么要去乞里马扎罗?我的回答是pushing myself to do more。现在回过头来看,我感觉 it's well worth all the effort。

好了,言归正传,继续讲故事。

Mandara Hut(2743m) — Horombo Hut(3700m):6.5小时,15km,上升约1,000m

清早6点被向导的敲门声唤醒,我们每个人先在被窝里享受了一杯他送来的热茶,之后会有挑夫端上洗脸用的热水摆在门口。我们有点受宠若惊,除了“过分”没有什么词更能形容这样舒适的保障了。

洗漱完毕把睡袋捆好,呆会儿挑夫会自己来取我们的大包,我们则背上day pack直奔餐厅。只见餐桌上有toast, pancake, omelette,cereal,很不错嘛。吃早餐时,会有人拿走我们的水壶去灌水。因为昨天自己带的矿泉水都喝光了,从今天起挑夫会每天早上从山里取水,烧开晾凉后灌到我们的水壶里。Lorie比较谨慎,她从不喝未经处理过的水,大概跟以前做过护士有关。我们的水壶被送回来后,Lorie会掏出两个小瓶,分别往她的水壶里滴入几滴drop,然后静静等待它们起化学反应,我笑说她把餐厅当lab了。反正我们其他人不care,我原本带了gatorade,因为来之前有人说山里的水比较nasty,但我觉得没那么严重,后来我把没开封的gatorade送给向导了。

从Mandara Hut步行大概15分钟就到了Maundi Crater,昨天因为雾太大没去成。可惜今天能见度依然不是很好,不然能从这里望到Mawenzi,乞里马扎罗的三个山峰之一。山坡上的草很绿,不少野花点缀其间。
1



领队说crater里经常有动物出没,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山的另一边,就是肯尼亚了。
2



今天的目的地是15公里外海拔3700米的Horombo Hut。领队说如果我们的运气好,在半路上能看到Kibo,乞里马扎罗的另一个山峰,而且是上面有雪的哟,大家听了都很兴奋。这种郁郁葱葱的景色到此为止了,离开这里后就看不到热带雨林Forest Zone了。
3



接下来路上的植被以灌木为主,也就是通常说的Moorland Zone。有时会看到这种鲜艳的野花和显眼的植物,向导会告诉你它们的名字,可惜我没记住。
4



在行进过程中碰到不少下山的挑夫,让我们见识了非洲人的铁头功。其实到非洲的第一天起已经发现当地人啥都能顶,妇女顶水桶,学生顶书包,小贩顶商品。在市场里无论买东西的或是卖东西的都直接头对头操作,只有你想不到的,没人家不顶的。看这小伙子头上的物件有几十斤吧,人家两手腾出来,根本不用扶,平衡能力超好。我实在是没得话说,就一个字,“顶”!
5



据书上说,我们使用的这条“Coca-Cola route”承载了70%的mountain traffic,某些时候我们也确实感觉到了traffic jam。不时遇到一些下山的登山客,大家互相说一声“jambo”算打招呼。虽然我们没好意思问人家是否登顶了,但从他们的表情也能figure out。如果碰上主动打招呼并顺祝“good luck”的,肯定是登顶了。
6



这位看上去面色凝重,一言不发,打招呼也爱搭不理的,估计没上去。
7



爬山时老是闷头走路也挺没劲的,所以大家也不时说笑打闹一番。Lorie和Catherine都特爱教我说她们的语言,Lorie教我说法语,Catherine教我说德语。你想想看,魁北克的法语和瑞士的古德语都不是正宗的,带有浓重的口音,再传到我这儿,这味儿还能正吗?果然她俩一路坏笑,而且相互之间说法语气我听不懂(别忘了Catherine会6国语言)。我问Lorie“I want to kick your ass”法语怎么说?一听这个,Catherine一溜烟跑前面去了,边跑边逗我“Catch me if you can.”。为了激发我的学习热情,Lorie和Catherine准备把包里的巧克力翻出来作为奖品,如果我愿意keep trying。
8



小桥上的风景不错,姑娘们纷纷驻足拍照。
9



山里有designated午餐地,大部分人会在这里停下来吃午饭。我们吃的是早上厨师包好的lunch box,有鸡块,面包,橙子,鸡蛋,果汁。附近有简易厕所,如果你不喜欢the natural way。
10



午饭后领队催促我们动身,这时天气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周边的云层开始增厚,远处的山头一个接一个地消失,气温也好像骤降了4、5度,我赶紧把刚刚脱下的防雨外套又穿上了,大伙继续赶路。如果说昨天基本是长距离的走路,今天则开始有点登山的意思了,因而显出登山杖hiking pole的作用,它可以帮你减轻背部15-20%的负重。更重要的是下山时能给你很好的support,尤其是你的膝盖不够strong的话。路上我们碰到工人在维护path。
11



天气始终不见晴朗,雾越来越大,我们快接近Horombo时看到这种乞里马扎罗特有的植物Senecios,中文是叫千里光吗?
12



今天感觉像走在丘陵地带,一会儿爬个几十米的坡,然后在平地走一段,有时还有下坡,然后再转上去。经常一阵云雾吹过,整座山都被笼罩起来,能见度很低。经过6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抵达3700米的Horombo Hut。而这时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波涛云海也吞没了我们所能看见的所有地面,这真是一个云中漫步的日子。
13



这是前面介绍过的供直升机起降的场地,但这样的天气估计直升机也无能为力了。
14



Horombo Hut 是上山和下山时都会留宿的地方,有近160个床位,是Marangu Route上最大的营地。有的队伍会在这里多停留一日以适应海拔高度。如果到得早的话,也可以接着往上爬一小段,待一会再下来,也算个小小的acclimatization。

因为人多,Horombo Hut唯一的饭厅到晚上会坐得很满,所以我们决定早一点去。在餐厅遇到一帮澳大利亚来的登山客,20多人,因为离晚饭还有段时间,他们团的男生在打牌,女生在互相编辫子。其中有一个岁数稍大点的号称高手,吹牛她编的辫子一个星期都不会散。Lorie一听来了精神,强烈要求人家也给她编一个,说这样就不显头发脏了,事实证明两天后就散架了。

差点忘了,今天路上碰到一家四口印度人,他们的outfit很“另类”。爸爸穿的是衬衫西裤(我笑说他是来山里开会的),妈妈和女儿是头巾加牛仔裤(穆斯林的scarf在山里确能派上用场,真是一举两得呀),只有儿子的装束像是outdoor。我猜他们是一时兴起,临时报名的吧。他们一家也是最晚到达Horombo的,天都黑了,不过坚持就是胜利嘛。

大家开始习惯性地每天相互提醒服用Diamox和Malarone,预防高反和疟疾的两种药。尤其是Malarone,最好在吃饭时一起服用,当然明天到了Kibo就不用吃了,因为那海拔高,没蚊子。

一帮爱尔兰人显得非常relax,人声鼎沸,高谈阔论。晚饭后凑上去聊了聊,果然是刚从山上下来的,今早登的顶。一个说他们碰上了blizzard,能见度很差只有 three feet,到顶上什么也没看见,另一个给我学登顶时如何步履蹒跚,只能一步半个脚印。还提到路上看到一家子波兰人无功而返,呕吐不止之类,说着说着他又不往下继续了,说怕影响我情绪。不过一个领队模样的人还是难掩兴奋地告诉我,呆会儿有都柏林的广播电台会跟他电话连线热线采访,整得跟个大事似的。

弄不好他们这队伍里有名人也说不定,因为现在乞里马扎罗的charity trek很popular。我们下山后得知在我们登顶的前一天,Jessica Biel,就是Justin Timberlake的女朋友,也登了顶。她就属于charity trek,为了宣传“the global water shortage”。一些八卦杂志还就此展开联想,说Justin为什么没陪她来,肯定是分手了云云。

今天我们5人被安排入住同一间hut,屋里有三个上下床,多出的一个铺位正好摆放大家的行李。别看Catherine是阿尔卑斯山来的,可她特怕冷,晚上都穿两条裤子睡觉。她带了好多会发热的小袋子,比tea bag稍大,让我帮她拿手搓,几分钟后袋子就热了,然后把它放到脚底下,再套上厚袜子,效果就跟咱们中国人晚上用热水烫了脚差不多。她还有一秘密武器,从家带来的小酒壶,据她说是瑞士传统药酒,有助睡眠。她让我也尝一小口,感觉味道怪怪的。

Catherine太能喝水了,一天至少喝4升,根据我的不完全统计。虽然多喝水能一定程度上缓解高原反应,但直接后果就是晚上要起夜。而且她是恶性循环,上完厕所回来没负担了躺床上再喝几大口。这事有连锁反应,你一去其他人也想去,连不想去的最后都去了。于是这一夜大家你方唱罢我登场,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Horombo的hut都长得一个德行,彼此挨得又近,害我上完厕所七拐八绕地就迷了路,差点进了别人的hut。第二天早上发现这边有“自来水”,顺便洗脸刷牙。
15



都说Horombo的日落很美,因为大雾我们没能欣赏到。半夜起来上厕所却发现这里还有一个超级无敌的星空,真的可以拿无数钻石来形容,好美啊!赶紧回去接着睡,明早起来看日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