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中国男人

有上海女人,说起一个男人,常会说:“一只男人——”,我想,我是一只男人,虽然人在他乡,还是中国种,应是一只中国男人。
个人资料
正文

父亲的外套

(2019-06-16 04:43:44) 下一个
父亲在一个春天过世 
之后所有的季节 我仍然相信 
父亲活着 在他留下的记事本 相册 
和这一件 他的的外套里          
 
父亲喜欢他的外套 
总是敞开衣襟 
以幅度不大的手势 
伴着幽默的语言 
几十年人生的风雨艰难 
在他身后仿佛已经很远          
 
我喜欢父亲的外套 
他常常温暖我记忆的翅膀 
飞过岁月的长河 
往事的群山 
在一棵梧桐伫立的街口 我看见
父亲拎着方正的包裹 
那是崭新的《悲惨世界》
屠格涅夫的散文 
和《一个葡萄牙人的十四行诗》
父亲很少给我糖果 
但父亲知我所爱          
 
父亲讲过外套的故事 
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 
在逃难的海上 
北风掀起了巨浪 
爷爷用他唯一体面的外套 
把童年的儿子裹在怀中 
我在父亲讲述的眼中 
看见晶莹的泪光          
 
如今我穿着父亲的外套 
带着双重的温暖 
迎向凄厉的北风  
穿过漫天的飞雪 
在嘈杂的都市 
诸如飘忽的雨水 
我已毫不在乎 
因为父亲的外套 
是防水的面料          
 
父亲过世的那个夜晚 
我的人生有了改变 
我开始习惯 
父亲不说话的场景 
从今往后 
也没有了心灵的港湾 
但我知道父亲 
不会带走对我的期望 
因此我一如从前 
专心工作 坚持锻炼 
有时也唱父亲唱过的戏曲 
偶尔给父亲的朋友打个电话 
天气转凉的时候 
我会穿上父亲的外套 
在温暖的记忆里 
漫步向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1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