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中国男人

有上海女人,说起一个男人,常会说:“一只男人——”,我想,我是一只男人,虽然人在他乡,还是中国种,应是一只中国男人。
个人资料
正文

回国的见闻与感想(三)

(2017-04-19 03:04:53) 下一个

                        致敬: 敬爱的岳母!

 

日前匆匆回国, 主因是我父亲查出肺部肿瘤, 需动手术。在手术前一天的上午, 我妻来电说: 她母亲走了!
不想让父亲在手术前知道这个消息, 只能说一个善意的谎言。然后我去奔丧。
妻告我: 久病在床的我的岳母, 当日凌晨要求取来已先过世的我岳父照片, 放于枕边, 我大舅觉得这是个不好的信号, 遂在家人微信群留言, 要求弟兄姐妹等速来。此时, 我岳母要求保姆协助她, 去洗手间方便,同时,把自己收拾的整洁一些, 随后平静地躺下, 又对照料她经年的保姆,不止一次举手行礼, 以示感谢。最后在儿女均已到场后, 安然辞世, 结束了她九十二年的人生。
二天后的追悼会上, 我知道了岳母十三岁进袜厂学徒. 在大舅致答词时, 我听到: “汶川地震时, 捐赠相当于50条棉被钱的人很多, 但会直接买这么多棉被去捐赠的可能不多.而我母亲是这样的, 她到我家附近的大卖场, 一下子买了50条棉被, 然后叫车送到地震捐助中心。”
追悼会后, 吃豆腐羹饭。我和妻与潍坊街道某居委的几位坐同桌。我岳母家的房子,曾在该居委辖区约十年。因潍坊街道到龙华殡仪馆较远,当天又下雨, 我妻子便对她们说: 这么远的路, 又下雨, 你们还赶来, 谢谢你们! "不要说下雨, 下铁 我们也要来!"说这句让我感到震动的话语的,是原来居委的书记, 随后, 她与另一位原来的居委主任, 你一言, 我一语,讲述我岳母的好处, 说我岳母那时非常支持她们的工作,(我岳母在搬到潍坊前,是原居住地方的居委书记)他们认为, 我岳母不仅对所在居委会有贡献, 就是对潍坊街道也有贡献。
我岳母和岳父曾经十几二十年,将退休金全部用于资助贫困学生, 岳母因此被评为上海市慈善标兵, 家里的奖杯奖牌奖旗奖状,可以摆满半间屋子。
岳母养育了六个子女,多少年来,家人之间和睦,团结,互助.即使两位老人倾囊而出做慈善,也无一子女有异议.如今, 斯人已逝, 但她创立并主导的优良家风, 一如既往。不知开始于何时, 岳母家每两周一次的全家团聚, 直至今日。我岳母过世后, 我妻告诉我, 他们兄弟姐妹一致决定, 双周会将延续下去, 按照他们原来的说法, 就是双周六必须跟教授签到。教授者, 我大舅也。他确实是上海某大学的教授。
关于我的岳母, 可以说的, 岂止这些!
致敬: 敬爱的岳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aoxiangPAPA 回复 悄悄话 好善乐施的父母带来和睦安康的大家庭,祝福这个大家庭!
nasastar 回复 悄悄话 善良的老人,值得尊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