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辈的芳华之旅(二)

(2018-09-17 22:14:44) 下一个

    父辈的芳华之旅(二)   

      旅游第一站是天山天池。在天池景区入口,孩子超高要补票,等待过程中旅行社发错了门票(70岁以上老人免票、60岁和孩子半票,都要和身份证一起使用)。导致我们滞留景区大门一个半小时。本来我已经坐车坐得翻江倒海,一个半小时的等待,生生把呕吐压了下去。坏事就这样变成好事。天山的冰川目测已经比我小时候少了一些。小时候,走在路上,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天山峰顶的白雪。当时太小,就想雪山上的雪什么时候融化,夏天肯定就融化了。到了夏天,我再看,发现山顶的雪还在那里。。。今天,在市区,已经看不见山顶的冰川。即使在天池,也要很努力,才能看见一点雪白。另外,天池景区门票虽贵,但对作家、画家、摄影家免费。可是,如何才能向景区证明自己是三家呢?至今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天山下来,一口气横跨天山,6个,不,7个小时后终于抵达江不拉克。晚上入住景区核心地带的哈萨克毡房。就是图上碧绿草地上白色的毡房。浪不浪漫?惊不惊喜?体验如何大家猜?

      这一天的晚饭是晚上十一点!新疆比内地晚两个小时,11点等于9点,但是......此处按下不表。毕竟凡事总有第一次。

      至于毡房的体验嘛……里边全是十到十五人大通铺,此处没有自来水,床单被套都是不换的。卫生间?只有一个小旱厕,情况......主人建议我们在毡房后解决小问题。进的毡房我就拍死了一只拳头大小的蜘蛛,被子上也有不知名小虫子爬过,懒得捏了。七月间,毡房里边居然生有火炉,火苗熊熊。开始我们不理解,半夜才明白。夜里此间气温可到五度左右,生火取暖!

      大家对话是这样的:“我怎么觉得身上痒?”“我只在六十年代睡过通铺”,“我倒是不反对通铺,可是我脚头有颗草”......然而,我们还是睡着了,六、七个小时的大巴车让大家疲倦至极。哈萨克牧民自己早不住毡房了,人家住的是林间木屋(见图),冬暖夏凉,只有我们傻不愣登的游客才住毡房。一直在想,哈萨克牧民看着我们大老远跑来住自己淘汰的毡房,会不会嘲笑我们?不得而知。然而,此处风景的确美。有我见过的最美的星空,最浩瀚的银河。早上,蓝天白云草原高山,时髦的哈萨克少女骑骏马走过,草地上清晨还有蘑菇。

     团里还有几个73年就在奇台县住了一年的团员,包括我爸。问他牧民毡房比这个咋样,回答还要差些。因为当时牧民把羊栓在毡房里。

    结论:农耕民族体验一下人家的饮食就行了。如果你从小逐水草而居,请完全忽略这一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