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你记得15年前那个令人提心吊胆的雨季吗?

(2018-03-22 09:40:15) 下一个

这是我在2003年3月美伊战争爆发前写的一篇文章,写完后刚好美伊战争爆发。重登此文是想带大家进入西雅图的那个雨季,女法官酒醉撞车、女市长巧取豪夺、美伊战前雨空异像、雨季里困惑的等待、为民请命的议员、太空针塔和选票的故事等等。

     大约每年十月底到次年三月是西雅图的雨季,难得有几个晴天,大部分日子都是多云或阴雨。一位在西雅图居住多年的朋友告诉我,有一年西雅图连续三十三天不见太阳,人们除了上班、购物或其他要事需要出外,其余时间都呆在室内。因西雅图雨季是在日短夜长又寒冷的冬季,给西雅图人带来了诸多不便,如早晚上下班两头不见日,常要在黑暗、风雨和寒风里开车,要小心道路滑溜和能见度差而出车辆事故。

      阴雨常使人的心情也阴沉沉的,想出门散散步都没有心情,只好呆在家泡电视、上网或喝酒解闷。一般美国成年人人天天要要开车,酒喝多了在雨中开车就容易出车祸。历来西雅图雨季的车辆事故总是远远高于降雨量稀少的夏季。有的车祸虽然不大,影响却很轰动。在几乎天无一日晴的二零零三年二月,有一位的华盛顿州的女法官就因此而轰动一时。

      那天晚上她酒后开车,车子刮到了别人的车都不知道,还晃然驰去,被现场见证人一个电话告到警察局,追到家里逮捕了她。我不知道她出事时她的汽车上空是否掉雨?不过西雅图的许多地方肯定在掉雨,最起码也是阴霾满天。可能阴气钻进这位法官的的酒精血管,致使脑袋昏花的开著车跳酒舞。如果是在日长夜短明月生辉的夏夜,她的心情可能明朗多了,大概能就不会出这丑。当她被警察带走的画面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被雨留在家的在电视机前的观众肯定比夏天多得多,当然感想也多些。看惯了克林顿泡妞那种名人糗事在电视上曝光,在雨季里喝酒就象雨季里就该一直下雨一样顺理成章,所以人们对她也说不上太多反感,至于那些爱喝酒的人们是否会从她的身上吸取教训,这就不知道了。

      不住在西雅图的人就不会理解西雅图雨季的特点,没有霹雳闪电,没有雷声,静悄悄的一堆堆乌云像一群群乌龟一样慢慢把蓝天白云爬没。其阵势就象由计算机无声控制的现代气象战争,找不到谁是指挥云团战斗的“长官”。电视台的气象专家总是不能确定太阳什么时候能从云中露出来,周日想开开心到教堂的人们给上帝祈祷都难预约到阳光,只能对自己说雨中开车平安。

      西雅图每年的雨季都有每年的难堪。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三年三月的冬春雨季里,美国最高行政长官布什派十几万美军先后奔赴中东,要决战伊拉克。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战争却一直没有打响,电视机上的联合国的大官们骑虎难下,中东国家的小官们吵吵嚷嚷。在西雅图有人看着美伊战雨前的诸多异像:惊鸿骇鸟在空中相撞,树上乌鸦的惨叫令人毛骨耸然。一会儿黑压压的乌云压城城欲摧,一会儿乌云又化成吞吞吐吐的黑白黄灰交错混杂的云层,把惶惶不可终日的人心交织得像被寒流邪风撕碎的雨滴,找不到飘落的归宿。

       人生最难熬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件件要等待的事拨云见日,最美好的等待莫过于和平,最残酷的等待莫过于战争,可是这两种等待竟然令人胆战心惊地等待了整整一个雨季。是战是和?在四个多月的一百多天时间里,西雅图人最惊恐的莫不是那些子女在中东从军的父母,这些可怜的父母天天揪著心,分分秒秒在等待,等待子女平安归来,但伴随他们的总是那不眠的绵绵雨夜。许多西雅图人对世界对人生的太多的困惑都在雨季里的等待,等到发酵成一杯杯混浊的酒,是美是苦是酸是辣,也要喝下去。对酒当喝,只是麻醉一身塞满问号的神经,变幻成今夜能入眠的句号。看来,在这动荡不安的雨季里真是要对喝酒的人多点理解,少点指责,当然也要多多宽容这位醉酒开车又逃离现场的法官。

      如果说人们对这位女法官因喝酒闯祸还可理解的话,对大西雅图另一位女性政坛大官的盗窃罪就难以原谅了。她是当了14年的大名鼎鼎的##市长,竟敢巧取豪夺,将受其看护的老妪的13万元从帐户上盗走,并私自占有老妪房产的士50%。有趣的是,她的作案行为开始于1998年12月雨季的高峰期里,面对景郡最高法院起诉她一级盗窃罪而认罪伏法也是在2003年雨季的2月。这位女市长在法庭上的声音非常柔弱,就象西雅图雨季的细雨让人无法想象有多飘渺多无助。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位老妪一向把她视为亲身女儿,她竟然恩将仇报,行为及其恶劣,是可忍,孰不可忍!以她的地位、收入,一般美国人一辈子都达不到,何以还有盗窃意念?但话说回来,今日美国大公司的财团就丑闻呛人,造假胀或提交混淆视听的财务报告,肥了自己,害得多少平民百姓,其德行比这位市长大人不知卑鄙多少倍?又有谁能奈何他们?即使有,他们也有钱请最好的律师辩护。有钱就有理,在美国这个“民主国家”里不知被证实过多少次?最可怜的是那些在千禧年之后才开始投股的小股民,大都亏大本。有的一生积蓄毁于一旦,悔不当初;有的兜售家产,豪宅田园成半壁风光;有的忧伤过渡食无味寝无眠,徒生恶癌。有多少悲伤的股民就有多少悲伤的雨在雨季哭泣!领衔跨世纪高科技的西雅图人,在这场股灾浩劫中首当其冲,损失的程度,只好让西雅图雨季的雨点去数吧!

       上面两位长官的“犯法”似乎成了今春西雅图“官司”的反面教材,为雨季的阴空又填了两片乌云,但你如果以为今日的西雅图已人心日下,“官风”日下,你就错了!西雅图的好官真的很多,比如我们的骆家辉州长和景郡郡长就是好官,只不过好官的“好”事迹大都类似,所以不必大吹大擂。而且现在的“好官”,以后不一定好。但有一位真正的“好官”,却是被西雅图人所公认的,他叫Liem Tuai,今年三月二日因病刚刚逝世。

      Liem Tuai是个华裔,中文名伍兆濂,曾任西雅图市议会主席、景郡高级法院法官,他在职期间积极维护本市利益,支持在华埠附近建大型体育馆,退休后主动为亚裔社区做义工,捐款兴建国际村。有些亚裔认为在华埠建体育馆污染了华埠环境,对他不满。但事过境迁,盖棺定论,人们公认他是个率直的法官,敢讲真话。据西华报报导,他曾以少于对手仅数千选票落选市长,“他表示,竞争不完全干净,市议会有太多的‘政客’”。“除非已有大多数市民对某一问题表示赞同,否则大部分议员把时间花费在无谓的争吵上。但大多数市民赞成时,他们又立刻表示与市民站在同一态度和作法上。”这些议员无谓的争吵就象西雅图雨季的雨下个不停,没有人想收敛雨点,每个人等著看太阳,太阳出来又说阳光真美好。

       伍兆濂的真话说明了西雅图市议员的素质并不很高,当个随波逐流的议员又怎能为民办实事?议员们对西雅图今后各项工作影响重大,如何提高工作效益?该是好好想想的时候了。为什么现在许多市民对选举不兴趣?因为他们不相信被选人能为民请命,或是不了解被选人经验,就象在西雅图的雨中拍太空针塔照片,哪一张都是迷迷茫茫的,哪一张都可以做选票,哪一张都可以扔掉,投与不投无关紧要。今天的西雅图选民是如此,许多州美国的选民也是如此,什么时候美国的各级“官员们”办事能更“透明”一点,不要象西雅图的雨云总是把天空遮的严严实实。

       伍兆濂还说:“我们要面对的一个事实,即是如果亚洲人有什么要求的话,必需联合起来。除非一个人很有钱,否则立法者是不会把你放在眼里的。但如果你可以拉开一万选票,他们一定会静静听你诉求。”他的看法和美国80/20促进会发起人吴仙标相符,据世界日报报导,二零零三年二月吴在西雅图的美华协会演讲中指出:美国国会安全委员会主席柯伯在最近一次国会众议员讲话中表示:“认同二次大战期间日裔被关进集中营的举动,并在回答听众有关将阿拉伯裔也以同样方式对待时,表示不认为有必要对阿拉伯裔也以同样方式对待。对此,80/20促进会便发挥其力量,在短短不到两天时间,发动数亿万计的抗议信,迫使柯伯对其行为道歉。”所以,美国虽然是个充满机会的国家,如果没有群体政治力量,便不可能享有公平的待遇。但今天的西雅图亚裔社区团体,各自独立,要找一个各族群认同的人选为“官”,确实不易。不过西雅图的雨季可以给我们某些启示:没有打雷闪电“官”,闲散的云朵也能凝聚成浓厚的云团,痛痛快快的下雨,让那些歧视亚裔的长官们出门也要打伞。

博文连接

你记得15年前那个令人胆战心惊的雨季吗

 从云霓之望到中国梦

                                                                     2003年3月25日于西雅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风清比我们小多了,但是学问比我们大多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令尊74岁还在天天编写辞海、大百科,(是现在进行时吗?)如是,我和'风清fq'妹妹是忘年交了。总之,有幸遇见你,珍惜。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原来你出身在书香之家,怪不得你的文学基因那么活跃~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您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自己年纪大了,真正笑得我托住自己的下巴。家父74岁还在天天编写辞海、大百科,不停地耕耘;杨绛先生近百岁时仍不断有佳作发表。您是在为自己的懒惰找托词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谢谢! 我在意朋友在这里留言,不在意说什么,自由自在最好~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 过奖了!那时一周只写一篇,写完后反复修改,现在一天写一篇,写完后又要休息几天,毕竟年纪大了,现在只凭兴趣而写!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对不起,插兄,我和风清妹妹逗着玩,笑笑,注意下次不讲你要猜的上海话。这也像两老中,一老美在同一间屋里,两老中交流如用中文,就是对那老美不尊重了。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哎呀,我可不愿无功受禄。是想过,还未动手却让师傅捷足先登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德侬缸缸,消煞特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插兄祝贺我成为热门博主,我以为是开玩笑的,刚上了我的博客,果然是真的,惊掉了下巴,又赶到插兄宝地来,果然是插兄推荐的,那请受我一拜,万分感谢了。
猜是风清妹妹请插兄去指点我的迷津,给我鼓励的,格答阿夏夏风清妹妹。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刚刚静心拜读完了吴先生的这一长贴。十五年了,年代蛮久远了,信息量又极大,如同看一中篇。那时的吴先生才情并茂、文釆飞扬,任何时事新闻信手拈来,洋洋洒洒即可成一帖。我相信,功底深厚的您假如想做的话还是能写出同样的好文。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先生,您什么时候也去向小编推荐给我挂个“名留言”或“名文评”什么的。我想那也是名至实归的。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刚才写官方语言时没过脑,现在才发现小溪姐姐原来还是诗人呐,藏头露尾的,将老鼠与猫全写进去了。好诗!只可惜漏了假鼠鬼子。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你的博文被小编提升为名博,是名至实归!我只不过是向小编推荐而已。

其实我的书读得不多,,很多知识都是从网络上随时学来的,网络上的知识比书本上的知识丰富多了!我们互相学习~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幸会良师指迷津,日月风清山溪流。”。这才是吴先生认可的官方语言。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你真将我逗疯了。你说着标准的上海话,而且用词比我更丰富。只是可怜了吴先生,还以为我俩在他的眼皮底下交换密电码,必定是如临大敌、警惕地审视着我俩的一举一动。记得他那土楼岁月中老鼠与猫斗智斗勇的故事吗?老猫躲在鼠洞口寸步不离,试图引鼠岀洞,只是听不懂鼠语,添堵干着急,想着娉请个假鼠鬼子当翻译,而懂鼠语的另一徒儿“一讲”又癫癫地遛去其他洞逍遥了,我见他在每个洞内都逗留,把酒言欢,大快朵颐,真正是乐不思蜀,忘了自己时刻守着师傅的誓言。罢了,罢了,我们还是用吴先生听得懂的语言交流吧。:):)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谢插兄打气,鼓励,提拔。我是不可能也从未想过会成名博的。我写的东东有人看,对我来说已是很惊奇,没有想到的事了。
我写的大都是回忆过去的事,是深秋暖阳下,老太太盖着毛毯,坐在摇椅中,闭目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的风格。不合时宜,没有什么人感兴趣了。我开了博客,主要是防止老年痴呆,也给自己找个精神寄托,活的充实些。
我的文化水平,告诉风清妹妹了就不啰嗦了。插兄是书读万卷的人,所以信手掂来,皆华文。我则是书到用是方恨少,提笔写字脑空白,幸会良师指迷津,日月风清山溪流。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风清妹妹,侬阿上海宁。我阿慧缸上海艾窝咯,别过有格缸博枪。磅到侬,厅侬缸上海艾窝,窝心来。
借插兄宝地留言,谢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祝贺你荣升名博!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15年前写的文章,写一篇要写好几天,现在懒得想,写不出这样的水准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日本好后山' 的评论 :去冬今春的雨季有不少晴天。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我去过西雅图真是很喜欢,一个很美的城市,有山有海,大概是气候的原因?西雅图的月季和玫瑰开得又大又漂亮。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插兄这篇佳作很好看,从文中感觉到了西雅图雨季的湿漉漉的空气和连月下不尽的雨。
善良,罪恶,和平,战争,百姓,政客,成功,失败,个人,社会,国家世界,林林总总,纷繁复杂时时天天如雨交织。至小布什执政,2003美伊战争爆发,美国经济大滑坡就开始了,还有那些上了战场,再也没回来的父亲,儿子,兄弟和他们的家庭那永远的悲哀。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好文!由雨季到官员再到亚裔的联合,一气呵成!看得多想得多才有这样的好文。
日本好后山 回复 悄悄话 可惜去的时候是晴天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插兄见谅,玩去了,今天太晚了。明天再来留言了,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两位“雨季看官”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侬晓得戈,姆未工会组织真是苦透!苦透!难怪老伙计们出工不出力。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看一下悄悄话。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这篇在十几年前就发在网上了,原名是“西雅图雨季看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