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岁月(二十三):土楼里的动物世界

(2018-03-08 01:01:51) 下一个

说说40几年前下乡在土楼山区的那些阿猫阿狗们的故事

       先说狗。

       下乡的时候,有位知青L很喜欢歪解名人名言,而且又不会让人抓住把柄。他说:“遵照毛主席的指示,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我们作为动物世界最高贵的人,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自己斗,斗来斗去,实在太愚蠢,就只好和与其他动物这些‘卑贱者’斗!”他是一个对‘动物视贱”的人。按照另一位文雅的知青说法,是‘审美疲劳’了,要“审丑”。

       根据他的荒唐理论,不少动物就是他手下的牺牲品,盘中的美食。他个子很小,相貌平淡,在南靖县的一个公社下乡。我记得原来他在石码时,说话细声细气,从来没有和人“斗”过,在街道走过的话是没有一个回头率的,连狗都不看他一眼。有人用“猪不叼狗不啃”来骂他,也不知道他是否因此痛恨猪狗。只是知道他下乡后,打狗打出了的名,我是在书洋听到他的打狗名气才想起他的。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年,南靖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被狗咬伤后的会在几星期内出天内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症状,到医院就诊医治无效而死亡,据说是狂犬病毒感染发病。于是,上级领导决定,为了保护贫下中农生命安全,所有的狗都要消灭。

       土楼山区养狗的人不少。养狗是为了看家,大土楼里养狗的人就较少,因为楼大不必家家户户养狗看家。小土楼和独家院落的村民养狗就比较多。一般有独家院落的人家都是地主富农身份的,因为有钱,不住大土楼,所以就自己盖砖墙阁楼,我们村附近一个生产队有很多阁楼,楼里的狗非常厉害,不是咬人,结果还是被镇压了。

       有狗人家遭殃了,家家户户忙于杀狗,有的人家想躲避过风头,把狗圈在自家,或者放任外逃,但是狗一叫,村里组织的打狗队就来了,外逃被追捕的狗格杀勿论,家里的狗也被下最后通牒:杀不杀?不杀我们把你的狗马上打死。

       事实是,虽然疯狗咬人事件偶尔发生发生,要打疯狗,结果连好狗都被打光了。

       说起村里的打狗队,当地贫下中农看在眼里,狠在心里,有的村根本没有狗伤人的事件,狗也要被杀掉。农民不敢下手,L这小子自告奋勇当队长,他带著一般知青,人手一棍,村里的狗看到他们就夹著尾巴逃了。那时候,他每天吃狗肉,夜里,狗叫声和凄厉的哀号声不断传来,没有人敢抗议。那时候,全县统一布置打狗,几乎所有的村子都是知青充当打狗凶手。

       消灭狗是不可能的,一年半载之后,狗又在村头村尾到处乱跑了,没人敢打。在那个荒唐的年代了,连狗都遭殃,更不用说人了。晋代诗人陶渊明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苍中,鸡鸣桑树巅。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断腰,喜欢狗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如果活在文革年代,我看他也只能到深山老林养狗了。

       我也曾经是杀过狗 ,在深丘祠住宿时,我们几个知青养了一条狗,满可爱的,但为了解饿,我们把狗杀了吃了。当年杀狗的情景,至今想起来,我还是毛骨悚然。这单纯是饥饿对人性的扭曲吗?这样的解释未免简单化了。闽西南山区和广东一样流行吃狗肉的习惯,就像北美、欧洲人喜欢吃牛肉一样。但对自己养的宠物下手,这的确是饥饿的迫使。

       有一种狗是打狗队打不到的,那是山上的野狗,很凶恶,山民们叫山狗。山狗比一般的家狗大一倍,靠捕获其他动物为生,像野鸡、野兔和松鼠常是山狗的牺牲品。山狗习惯群居,结伙出动袭击耕牛,袭击的办法非常巧妙:首先由一条山狗往耕牛的屁股一扑,用狗前爪把牛屁股的大肠扯出猛跑,整只牛内脏就被拉出来,痛苦得在地上打滚,然后山狗蜂拥而上,把牛吃得只剩骨头。有一回我们队的一头耕牛就被山狗掏过屁股,整头牛被山狗吃光。据说山狗吃人时,也是突袭人的背后,出其不意地扒在人的背上,你一动,就咬断人的脖子。

       我们队过凹的田是生产队最远的田,因海拔高,气温低一直是种单季稻,后来改种双季稻,收成也不理想。在好的年头,平均亩产也只有三、四百斤。过凹有的田是藏在极其偏僻阴森的山坳里,山高林密水冷,野猪、山獐子和山狗等罕见的野兽经常出没,所以到过凹干活,要好几人一起做伴。要非常警惕山狗的袭击。有位老农曾经教给我一段话以抵抗山狗:“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我知道其实这是孔子对学生说的话,但这位老农说这是“咒语”,你一念,野兽就落荒而逃。他还说,这“咒语”还可以从尾巴倒念:“礼可知,仁作佳,子九八,生小尔,士十七,千三化乙己,孔人大上。”听起来还挺顺溜呢?他说要不断正念倒念才有效果。我从没有听说过把孔子的圣言倒读的,这真是我的一大惊奇:这贫下中农还能把孔子的话解释得如此新奇!我想,这也是土楼文化的沧海之一粟吧!

       山狗吃牛,所以接著说牛。

       土楼山区养水牛不养黄牛,养水牛只是为了犁田,当然也为了吃水牛肉。娃们平时要把水牛赶到山上吃草,叫“看牛”,这和平原农村说的“放牛”是一个意思,但是还可以看出土楼山区的地理特色。土楼山区没有大片的草地,不是山就是田,不可以随意放任牛儿乱跑。牛上山吃草,一般是吃秆稹的新鲜叶子。密林里的秆稹,牛是钻不进去的。在路边和田边长的秆稹,牛才能吃得到,但这些地方经常是在那些低洼的有陷阱的地方,牛很容易掉下去受伤,所以要看好牛,牛吃田边的草时更要注意,一不小心牛就探头吃田里的庄稼。

       看牛看似容易,但最怕牛被被野兽伤害。有一次生产队的一头牛被山狗吃了,村民们只好吃山狗吃剩的牛肉。

       很少有知青的看牛娃,我仅仅知道有一位 看牛的户青,平时也到山上看牛,农忙时每天都扛著牛丫和犁耙出工,吆喝著的牛上山,牛丫就是一根“^”型的树Y,牛使田时套在牛脖子上。他不知套了多少次牛Y,也把自己的青春套在了广阔天地。他力大无穷,老农的犁耙田技术都不如他。他也下乡十一年,和我同一批招工回龙海县城。有趣的是,他被招收在一家“牛力”运输社,用黄牛拉车运货,每天还是唤著老牛从石码运货到漳州,来回步行二十公里。

       牛是最悲惨的动物,辛辛苦苦为主人拉了一辈子牛丫,最终老了拉不动了,还要被杀掉吃进人的肚子里,悲哉!从牛的命运让我想到人的命运。有句名言叫,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那时指黄牛,土楼山区的牛是水牛,好像从来没有人为水牛想出一句名言。好在我曾经说过的田中的水牛大多关在那座四角老楼。在闽西南山区,我从来没有看过拆旧土楼的,可是又倒不了,人不住的地方牛住,牛不知怨言,只知吃草和干活,到老了还被杀掉成为盘中美餐。正是:水牛亦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这土楼里的水牛是这样任劳任怨奉献一生,土楼人家又何不是这样一代一代任劳任怨与世无争地活著?

     鸡的故事也很精彩。

      在我家附近,有个四十几岁的单身汉叫F,他很会养鸡,专门养大阉鸡,他养鸡是为了哺养自己的身子,因为他患了很严重的肺病,背驼得像一个罗锅,都不能躺下睡觉,他不知吃了多少只阉鸡,就是不见好转。一天到晚咳嗽、吃药,就是不见好转。后来书洋墟来了个“打拳卖膏药的”江湖郎中,摆地摊卖草药,先是打拳头,展武功,然后推销他自己的膏药和草药。这个郎中一看到他的模样,就知道他的肺病很严重,却大言能治好他的病,F立刻买了几副草药,吃了几天,咳嗽不那么厉害了。于是,这个江湖郎中要求他做一面锦旗,写上“妙手回春”,他不好意思推辞,终于卖了两只大阉鸡,才有钱做了一面锦旗送他。这个郎中在书洋呆了半个月,甚至专门来到他的土楼看望他。我一见到这个郎中,才知道这人原来在石码街头已经摆了十几年的地摊,纯属是江湖骗子。他来到F家里时,F还请他喝阉鸡酒,喝绿竹笋汤,鸡杀了,钱花了,旗也送了,骗子走之后,F的病依旧。我回城的不久,F就死了,不到六十岁就死了。

       我们家也养过阉鸡,那些阉鸡的师傅将一把小刀、小剪、小钳、镊子等大小工具吊在裤头,走村串寨。谁家的小公鸡要阉,套起来之后,阉鸡师把鸡头一扭,把它塞进鸡翼下,又敏很快在鸡肋下拔了几把毛,把鸡牢牢地夹在了自己的膝下。这接著,他将一套黑不留湫的手术刀摆在脚边。“扑”的一刀,鸡肋下就被划出约半寸长的刀口,再从背包里拿出一块竹条,随手一钩,把竹条两端的金属钩钩牢刀口,扩张伤口,可以很清楚看到鸡内脏器的搏动。他又取出一根几寸长的竹条,伸进刀口内。用套在一端的马尾鬃将鸡体内的睾丸剥离出来切割掉。将之取出放在清水盆里。术毕,在鸡创口上抹上一点锅灰。那鸡便一拐一瘸地跑开了。小公鸡被实行绝育手术。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头顶上那亮丽的肉冠日见萎缩。再也啼叫不出那洪亮的鸡鸣。它们空披一身漯7d亮的羽毛,耻与公鸡为伍,成天混在母鸡堆里不作为。据说用“阉鸡”做酒,能为治阳萎、肾亏等这就是F精心养育阉鸡的原因。遗憾的是他的大阉鸡并不能治好他的病。

       再讲一个办养鸡场的故事。那是七十年代中期的事,大力提倡山林养鸡,把山上的草堆积腐烂,让白蚁自行繁殖,成为鸡的饲料,看起来很容易,就是没看到一个养鸡场办起来。有一次公社主管干部到县里开会,回来之后马上贯彻,专门布置在各大队山林兴办养鸡场的任务,为了体现成绩,书洋公社干部还是一田中大队为试点,决定在后门山的山上圈山养鸡,党委副书记带头上山披荆斩棘,看到领导上山了,人们也不好意思不上,明知那是没什么希望,大家有气无力地带著柴刀和草刀上山,把那些杂树杂草都劈掉成堆,等待发酵成为白蚂蚁。就这么轰轰烈烈几天,后来就没有消息了,鬼知道鸡苗在什么地方?文革期间,像这种劳民伤财的事不知干了多少。有的公社干部很怕到县里开会,开完会,任务一大堆要贯彻落实,除了年粮食生产之外,例如计划生育、扶贫,造林、种茶、办猪场鸡场等等,开完会回到公社,没有几件能落实,还要负责汇报落实情况。

      鱼。土楼山区也养鱼。一般来说,渔业生产适合沿海和平原地区,在土楼山区发展渔业生产,会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只能是小打小闹的“池养家鱼”。我下乡的时候,当地领导机构从来没有把渔业生产摆到议事日程上来,只有少数农民挖水潭养鱼。但凡是能挖水潭的地方,几乎都是农田,所以只有在自己的自留地里,或是门前屋后挖小水潭养鱼。我认识的一户农家,就挖了一平方丈的水潭养鱼,可以想像每年能捞几条鱼。但现在的土楼山区,在山坳中和水潭里养鱼已经成为一种“高山渔业”。在南靖县,高山水产养殖形成规模,不少台商投资建立高山养殖场,总面积超过几十万亩。高海拔山区水质清澈无污染,温泉点多、出水量大,养殖出来的成品鱼味美价高,市场销路好。据报导:南靖县县水产养殖的主要品种除四大家鱼外,亿罗黄颡鱼、美国杂交太阳鲈、虱目鱼、香鱼、南美白对虾、宽口鲶等新品种鱼类的养殖规模也越来越大,适宜淡水养殖的水产品一应俱全,产品远销上海、福州、厦门、龙岩等地。其实,“高山渔业”在三十几年前就可以发展了,只是到现在我们的脑筋才开放。自古以来,世世代代的土楼山区居民,过的是几乎没有鲜鱼上桌的日子,也似乎没有人感到遗憾。我下乡时,想吃鱼就要到书洋墟买冻鱼,但只有过年过节才按人口供应几斤鱼,而且几乎都是白带鱼,其他淡水鱼冻鱼几乎从来没有看到。

       透鱼,指的是一种残酷的捕方式。土楼山区小溪多,落差大,溪鱼少又小,但是如果把整条溪的小鱼都捕获,也是不小的数量。于是,就有了透鱼的毒招:把大量石灰粉从小溪上流倒下,整条溪的小鱼几乎全部死光,然后在下游捞鱼。当然,这种捕尽毒绝的方法是有游戏规则的。一是地域的规则,选择毒鱼的小溪,都是属于生产队地域之内的小溪,没有人敢在像田中溪这样的书洋地区的主要流溪上倒石灰。二是有组织的规则,“透鱼”一般都是全队社员统一行动。比如田中圆寨组织透鱼,总是由一群年轻人发起,在土楼内半公开消息:要捞鱼的人随意,但不要让其他生产队的人知道。然后在黎明前行动,一群年轻人打着手电,扛著石灰粉包,踏上生产队地界唯一的一条小溪的上流,一大群人跟在后面。待到天亮时,石灰粉一下水,鱼儿就吐著白泡肚皮朝上翻,谁先看见谁捞起。待到人们上工时,才知道溪里的鱼被捞光了。每次透鱼,最多的人能捞四、五斤像指头那样粗的小鱼,一斤鱼就有几十条。三是时间的规则。透一次鱼后,小溪的小鱼一年半载才能继续繁殖生长,所以,一、两年才能再透一次鱼。

       土楼山区本来就谈不上渔业资源,透鱼这种事也很少发生。但我感兴趣的不是这种残忍的捕鱼手段,而是鱼的生命力。你想像一下,那山水泻下山涧,汇入小溪,一路直下,把多少树枝和沙石都冲走,可是勇敢的小鱼却逆流而上,前仆后继往上跳,往上游,才有了永不消失的鱼群在土楼山溪腾跃。小鱼虽小,但它们却是大自然中生命的最强者,令人敬佩!小鱼精神启示著人们:要在逆流中永不言退,勇往直前,做生活的强者。

       炸渔。在书洋地区,最大的河流就是像田中溪这样的小溪,旱季时,可以挽起裤管赤脚趟过去,但在溪流转弯的地方常形成较深的水潭,是土楼山区最适合溪鱼生长的地方。我曾经在前面提到的田中大队潭角,是个地名,意思就是溪流转弯抹角的地方,既成潭。潭角也成为一个生产队的队名。潭角潭的深水处有2-3米,潭面百余平方米。可能是因为潭中的鱼太少,从没有人在潭边钓鱼,倒有人在潭中炸鱼。炸鱼是捕鱼的一种野蛮的方法。把炸药雷管塞进玻璃瓶,雷管接出一条导火线,把瓶口封紧,点燃导火线,丢入潭中,一会儿玻璃瓶就在水中爆炸,许多鱼在水中被炸死,一会儿就浮上水面。我们刚下乡那几年,我常常看到有人在潭角潭里炸鱼,其中一位是我非常熟悉的青年农民,他还专门绑了一个小竹排捞鱼。玻璃瓶在水中爆炸之后,他就划著竹排在水面上,用小勺网捞鱼。炸一次鱼,最多可以捞三、五斤鱼,基本上都是一斤一下的小鱼,如此而已。因为潭中的鱼太少,没有人会管你炸鱼。他是文宣队队员,文宣队排练就在他家的附近,所以我经常到他家里,也不时领略了潭鱼的美味。不过,后来大队领导禁止在这个潭里炸鱼,因为爆炸力会震动潭边的河卵石砌墙,影响墙基。从那以后,他要炸鱼就只好到别的潭。

       诸位!听我这炸鱼的故事也许没有什么意义,但这至少可以让你知道在土楼山区的溪流中,还有人放竹排。当然,这是极个别的现象。一般来说,土楼山区的溪流落差都比较大,水量也不足放竹排的。但“小小竹排江中流,巍巍群山两岸走”的美妙境界对土楼山区而言,决不是一个神话。土楼山区有丰富的水力资源,到处都是小溪小河,选择一些有利的地形,筑水坝建发电厂,水位上升,行船划排自然有的是。

       用猫和老鼠的故事来结尾。土楼山区的土楼都很老,老鼠很多,所以家家户户要养猫,但是因为老鼠多又大,老鼠洞深又让猫钻不进去,所以猫总是不占优势,有时候看猫追老鼠,老鼠躲在阴暗的角落,猫横眉怒目,却无计可施,最终只好退让,猫退走时,不小心还被老鼠反咬一口。老鼠狡猾。猫没的吃,我家的猫就经常偷吃桌上的饭菜。邓大人说,不管是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以那时在土楼山区要评出一只好猫也很难。但现在土楼山区也有人养猫当宠物了,猫吃的东西也很高级,猫生病还有猫医生,真是时代不同了,猫也和动物世界最高贵的人一样,共同享受美好的生命了。

三八节说男道女

生活不是梦,找不到感觉怎么办?

(16/6489 reads)2018-03-01 22:32:32

聊聊文明的新宠“生态文明”

(15/4755 reads)2018-02-28 11:43:01

美国的中低收入家庭报税免费不要错过

(10/9426 reads)2018-02-27 09:11:34

人算不如天算

(14/15072 reads)2018-02-26 09:08:22

质问春天?

(15/3523 reads)2018-02-25 18:50:08

关于吃素能不能治癌的讨论

(18/5874 reads)2018-02-23 11:46:03

我的错爱

(17/6122 reads)2018-02-22 09:29:08

一个考上大学的穷孩子为什么要炫富?

(26/8361 reads)2018-02-21 10:18:51

我没有时间和你生30年前的气

(35/8779 reads)2018-02-20 09:41:35

他好在没有去那家食品杂货店

(15/6092 reads)2018-02-19 05:50:29

“不忘初心”就是“不忘原创”

(23/2833 reads)2018-02-17 12:39:43

红薯的故事:记得40年前的春节吗?

(23/6657 reads)2018-02-16 10:47:33

信仰的力量让病房里的故事充满爱和温馨

(8/4458 reads)2018-02-13 23:03:05

读《致西雅图社区领袖的公开信》有感

(15/3408 reads)2018-02-13 13:01:28

惊着了!我的汽车又被刮伤了!

(9/6288 reads)2018-02-12 11:04:34

环保与减肥

(17/4211 reads)2018-02-11 06:40:33

谈身高对身体健康的影响

(50/8243 reads)2018-02-10 07:54:18

今天看了几篇置顶博文,随手写写想法。

(22/5134 reads)2018-02-09 10:10:55

敢于与世界搏斗,在破灭中成长。

(14/4461 reads)2018-02-08 19:31:35

谁来照顾病痛的老人?

(16/16129 reads)2018-02-07 19:51:39

再谈相濡以沫

(36/8152 reads)2018-02-06 16:31:30

什么是相濡以沫?

(37/8560 reads)2018-02-05 10:26:56

老三届说芳华:当年喜欢唱的几首歌

(22/5280 reads)2018-02-04 10:24:32

从误读广东人讲的普通话说起

(40/4202 reads)2018-02-03 07:54: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关注!这一篇已经沉底了你还有心来看~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山狗吃牛那一段看得不敢喘气。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在那个时代,动物的活路也要被管,记得五八年除四害,某一天全国家家户户人人处处打鼓砸锣敲脸盆,吓得鸟儿不敢落脚,在天上飞到累死掉到地上来。不准养狗养鸡,在乡下遇见过。猫在中国待遇一直不错,好像没被禁过。但我在乡下养过的猫,没吃的,太瘦小,不敢抓老鼠,只敢在池塘边抓青蛙。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我们宠阿猫阿狗,它们也宠我们,这叫互宠。唯有阿牛难宠。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乡下的阿猫要捉耗子,阿狗看家护院,阿牛耕地。现在我们养着当宠物,好奢侈的感觉。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哈哈!我现在才想起这是你的节日。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吴先生,三八节,同乐!同乐!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你土楼里的活宝太多,数不过来。但我对鸡倒是特感兴趣,很小的时候被送到杭州姨家住过两年,姨夫能干,又是好当家,买了一群刚岀壳的小鸡让我们这些孩子养着,不是为了当宠物而是为了下蛋。据说刚出壳小鸡很难分出 雌雄,姨夫往往失祘,挑回了几只不愿要的小公鸡,家里不需要那么多公鸡同时打鸣,而且,小公鸡们长大后争风吃醋的也太麻烦。姨夫灵机一动,招人来做阉鸡。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手术刀----两小夹子,说是让小鸡们变得不男不女。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小小如我的他们糟这般罪,不男不女又是什么东东?不过,生活在当今或未来的孩子一定不会有这类困惑,别说是不男不女,即便是非人非神都不在话下,文学城中不就已超前躲着一大堆了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意识是主观的。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有意识!:)

还以为说文城的阿猫阿狗阿牛:)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是土楼的故事,以前写的。最近因为不想动脑筋,所以随便找一篇过去的贴上来。有没有节日的气氛?就全凭大家的感受。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风清,我那儿向来是门前冷落鞍马稀哈,不过我刚刚无意中去看到了,谢谢你的话,我在这个国际妇女节就当补药吃了。哈哈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吴先生久仰,看了您的“三八”节贺词,激动万分,则是云里雾里的没看明白,那个老鼠和猫的关系,究竟哪个更象男哪个更象女呀?或是男女不限?看着老鼠凶狠的样儿倒象是个八婆,尤其是在三八节,三个八婆围着一只可怜兮兮的病猫转似乎也很形似。而且老鼠生来会打洞,寻欢作乐后,一转眼往四通八达的通道跳之夭夭,不将病猫气疯才怪呐。真真是好文,您该在帖子的最后清清楚楚地点明:献给文学城内所有的鼠辈们。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每日一讲”,我昨晚给你的悄悄话还没被打开,原来跑吴先生家的客厅来“茄三糊”了,不过,那已是隔夜新闻,看不看都无所谓了,呵呵!三八妇女节快乐!不为了你,也为了支持你的妇女们。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可是爱猫狗的,所以天生就不会吃这些人类的朋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我在国内的时候常常胃痛,朋友拿狗肉给我吃,说能养胃。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当然吃了,但是我没有吃。我父亲文革下放到上海市委直接领导的在徐州某煤矿,那里就有全国最有名的沛县刘邦狗肉,估计当时我父亲也吃了不少。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你哥后来把这只死狗怎样处理了?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说到狗,使我联想到杨绛先生的《干校六记》里面的那条叫小区的小狗。

还有当年政策是一工一农,我哥在上海奉贤的一个农场插队,有一次回上海探亲,在路上前面的车子压死了一条大黄狗,然后车里跑出人要来拿死狗。我哥眼疾手快,让驾驶员停车,抢先把狗抢到了他们自己的车里。扬长而去,回家后把死狗放在阳台上,当时我很小,那狗真大啊,一个眼还睁着。现在过去快40年了,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儿。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去年写了:

现在网络里“鸡汤文”盛行,我随便在网上找一些和大家分享,是写男人的美文:

1 男人是什么?是一片永远流浪的云?是那个在你无助时可以信赖的肩膀,还是那个让你一生都无法逃避的角落,还是那个让你收获伤痕的季节。

你把男人换成女人也一样

女人是什么?是一片永远流浪的云?是那个在你无助时可以信赖的肩膀,还是那个让你一生都无法逃避的角落,还是那个让你收获伤痕的季节。

2 男人既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男人是一本书,读懂了,你会感到乐趣无穷。

你把男人换成女人也一样

女人既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女人是一本书,读懂了,你会感到乐趣无穷。

3 男人应该有两个想法:梦想、理想。

你把男人换成女人也一样

女人应该有两个想法:梦想、理想。

4 不要在路上无所顾忌的吃东西,有失帅哥风范。

你把帅哥换成美女也一样

不要在路上无所顾忌的吃东西,有失美女风范。

5 还有下面这些文句,你把男人换成女人都一样。

对于你真正要与其结婚的女友(男友),要忠诚。

男人(女人)应该有三种底气:志气、义气、勇气。

男人(女人)应该有四颗真心:信心、爱心、责任心、事业心。

男人(女人)应该有五种力量:智力、毅力、努力、实力、活力。

总结一下,其实很多励志语言是男人和女人都适用的,不必一定分得那么细致。在三八节到来的时候,把这些鼓励男人的话语也送给女同胞们。

男人(女人)应该有三种底气:志气、义气、勇气。

男人(女人)应该有四颗真心:信心、爱心、责任心、事业心。

男人(女人)应该有五种力量:智力、毅力、努力、实力、活力。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呵呵,今天是38国际妇女节,友明兄不夸夸女同胞,却偏偏写狗啊牛啊还有鸡,鱼和猫鼠,是何用心哈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