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呼名道姓话不同

(2008-02-28 07:42:22) 下一个

呼名道姓话不同

凡草



年终到了,节假日里聚会不断。在一个华人朋友的聚会上,又遇到了那个一贯头疼的老问题。几十个客人里,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介绍起来,老师、大夫、教授、老总、主任、老板的一大堆,怎么称呼?

中国人的称呼,可真是一门大学问,因为它不但用来表现对别人的尊重或轻视,还用来显示自身的教养和地位。五千多年的封建礼教,“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其精华都表现在称呼上。皇帝老儿是孤家寡人,其专一的称号绝对不能变更。各级官吏的地位是多年呕心沥血的结晶,职务上的称呼就一定不可以出错。既然“刑不上大夫”,自然也“礼不下庶人”,对那些沦落于社会下层的人,称谓上也必然要有所体现。

我在中国当研究生时,正是大乱刚过。导师们刚刚从“臭老九” 翻身,学生们毕恭毕敬地称先生、教授。一个同学颇有些困惑地说:“以前他们被打倒时,别人都是‘喂’来‘喂’去,喊他们的外号肆意嘲弄,只有我尊称为‘老某’。现在我再这么称呼他们反而成了大不敬。”此人自然是没有读懂中国礼节里“正名”的含义。

可在美国,除了军队以外的正式场合里,只有少数几个与职务有关的称谓。这种习惯,自然也和美国立国两百多年来的历史和习俗有关。那批开国的先驱者大多不赞成皇权君权,具有深厚的民主观念和宪政思想。虽然美国立国时,也曾有人考虑到开国元勋的尊严,给华盛顿设计了一套头衔,比如“尊贵的阁下”(His Exalted High Mightiness),“伟人”(His Excellency)和“自由的守护者”(The Protector of Liberty)等等。可与中国称皇帝为“陛下”, 或者当年的“四个伟大”相媲美。但是,几经争执,最后只是采用了一个普通的称呼,“总统先生”(Mr. President),因为只有这个头衔才能与美国民主自由的国体相匹配。

美国的民主制度不允许政府官员终身制,更没有世袭的爵位,无论什么职位,或两年一选,或四年一任,选上当官,选下为民,自然也就不再使用爵士头衔一类的称呼。况且不管是什么官都不能以权谋私,官职越高,民众要求的透明度就越大,媒体的监督性也越强。既然官位的含金量不高,以职务为基础的称谓也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所以,在美国生活,除了找工作初次见面时要礼貌地尊称对方,以后不管上司下属教授学生,全是“first name basis” 地直呼大名。就连许多学术会议上,挂在胸前的名牌,也是名字大于姓氏,让人一见就能喊出名字来。谁要是张口主任老总,闭口教授博士,大家一定会以为你是哪个公司派来的推销员。

当然,这种称呼只是一种礼节和习惯,没人会以为,直呼公司执行总裁的大名就可以和他一样平等。私人公司的规章和美国立国的民主制度可相去很远。别看大家天天在报刊杂志电视网络上提着名字嘲笑谩骂总统和各级政府官员,却没有多少人敢于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除非你有“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的准备。这种区别的关键在于政府的官员靠纳税人养活,靠民众推选,就应该是人民的公仆,而私人公司的创办者和拥有者却凭借他们的才力和财力向雇员提供工作机会,因此就握有更大的权利。能够监督和限制私人公司的,不是社会的习俗和礼节,而是市场规律和国家法令。既然繁琐的称谓不能带来财富,也无法体现公司内部的团队精神,自然就无关紧要了。

至于在社会上通用的尊称,中美两国也有极大的不同。可能是因为美国的历史太短,社会相对稳定,绅士和淑女(Gentle Men, Ladies),老爷和夫人(Sir, Madam),先生、太太、小姐(Mr., Mrs. Miss)和医生/博士(Dr.),这几个称呼沿袭了几百年没有变更。只是在近年来女权运动的影响下,增加了一个“女士”(Ms.),通用于已婚未婚的女性。

可是,中国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几千年来的朝代更替,社会变动,通用的尊称经常变化,同一个名词忽而是褒意忽而是贬意,与时俱进,简直成了社会的一面镜子。
仅就五十多年来的变化而言,当共产主义理想盛行的时候,不管什么人都是“同志”,老爷夫人先生太太小姐都成了打倒的对象。一旦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宣队进驻了上层建筑,满天下就都成了“师傅”,“同志”反而成了笑料。等到大家一切向“钱”看,无产阶级开始为社会所遗弃的时候,大街上又全是“老板”,“师傅”们则沦落到了打工仔的阶层。到了眼下,文凭值钱了,不知是对知识崇尚的结果,还是“学而优则仕”的翻版,不管男女老幼,又都成了“先知先觉”的“老师”和“先生”。其中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对女性称谓的变迁,站在红灯区招摇过市的是“小姐”,购物的老少女子却都变成了“美女”。


中美两国在称呼上的区别,不光表现在社会上,还体现在家庭里。中国的礼仪,长幼有序,尊卑有位,内外有别。五服之内,称谓分明,父系母系,清清楚楚,妻妾成群者,还有长房偏房的不同。除了正式的书面称谓,各地的方言俗称也是五花八门,无计其数,要是一一数来,真不知会累死多少人。
可是到了这里,从老祖宗到曾重孙子,几个词就可以全部概括,所有的亲戚一律直呼大名。虽然这样很难搞清楚亲戚之间的关系,可是,除了做遗传学的研究,谁又对这种关系有兴趣?长辈不能凭辈分得到尊敬,晚辈也没有养活老人的义务。既不会因罪连坐诛灭九族,也不会因皇亲国戚封官进爵。不管什么样的名门贵戚,都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谋取饭碗,既然裙带式的后门不通,亲戚之间的关系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不过,对于华人来说,封建礼教的影响实在是根深蒂固。刚到美国时,很自然地按照中国的习惯行事,见谁都客客气气地称先生、女士,对大学里的师长,更是恭恭敬敬地叫博士、教授。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以后,偶然还觉得这些老美们忒不像话,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对着父母直呼大名。有一次外出骑马,有匹马恰好和一个朋友的母亲同名。她骑在马上不断地呼喝着马的名字发号施令,还开心地说,回家要告诉她妈,要是她妈知道她的名字这么流行,一定会高兴坏了。这和中国人为尊者讳,为长者讳的传统,确实有霄壤之别。

正由于这种观念难以改变,就像民主意识难以普及一样,中国式的称谓仍然存在于留美华人的圈子里。直呼大名的办法,总显得礼节不周,要是在异性之间,还会有太过亲密之嫌。如此看来,还是和美国人打交道容易。不管是朋是友,是官是商,只要记住名字就行,忘了姓都没什么关系,省了多少的闲心,将来老到痴呆的时候,日子也会好过些。

《侨报》副刊,2008年2月20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剑吼西风 回复 悄悄话 可惜你是个中国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