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虎妈”与“狼郎”——热门话题课堂讨论

(2011-01-31 21:38:11) 下一个
“虎妈”与“狼郎”——热门话题课堂讨论楼兰学生们陆续进入教室就座,三三两两地聊天,等待上课。我跟往常一样,开始上课、点名。学生们可好像依然谈兴未尽,还在继续说着什么。听见他们交谈中的只言片语,我已经猜到他们在议论什么。反正这节课本来是让他们分小组继续做中文课题编剧本的,抽点时间讨论跟中国有关的话题兴许更有启发。这是中文三级班,多是十一十二年级学生,有一定汉语水平,也较成熟了,听听这些美国高中生的看法应该挺有意思。我问学生们在讨论什么,他们七嘴八舌地说:听说有个华人虎妈吗?她写文章说管孩子特严。我们和家长读了有很多看法……看来耶鲁大学法律教授蔡美儿(Amy Chua)的“虎妈”书和文震憾到的不仅是华人圈,也是美国主流社会成人和孩子们的热议话题了。那说说都有什么看法呢?几个读过虎妈文的学生都摇头表示不欣赏她那种过于严格苛求的教子方法,说自己的家长不会这样行事。一个白人男生说是他妈妈给他看该文的,他妈很不喜欢蔡教授的养女之道。而我知道他妈在美国家长中算够“虎”,几年前他哥(也曾是我的学生)有志参加去中国姐妹学校交流,并经我推荐先参与孔子学院办的夏令营提高汉语水平,后来我才知道都是被他妈强迫的。但他哥从中国回来后收获极大,曾表示虽然当初反感母亲的包办逼迫,后来理解并很感谢他妈的一片苦心。现在这弟弟的中文学得比哥哥还好,背后当然也有他妈做推手。他们的母亲是个高知识水平女强人式的职业女性,跟蔡教授有得一比。可她和孩子却都认为不会像虎妈那样给孩子定下清规戒律。一个华裔女生说自己的妈妈比较放松,不会限制自己选择课外活动,如果自己成绩得了B,妈妈也会理解,不会规定非A不可。其他同学说,你啥时得过B啊?哪儿用你妈操心啊?这女孩确实是个学习全优生,中文也棒。她姐姐也曾是我的学生,如今已是常春藤大学生,并当了学校赴中国交流团队的领队助理。她们的家长跟很多华人家长一样,对孩子有很高期待,又与孩子沟通得很好。因此女儿觉得父母不像虎妈那么吓人,也觉得不是所有华裔家长都那么“虎”。一个被美国家庭收养的华裔女孩说,我妈妈不喜欢那虎妈,也不会那样做。她的父母已经有两个女儿,又先后从中国收养了两个女儿。这样具有爱心的家长,首先期待的是孩子能够快乐,能够有健康的身心。这个幸运的女孩不像其他华裔孩子在学业上有较大压力感,特殊的人生经历和生活环境使她阳光又敏感,当然不喜欢作家长的用高压手段给孩子造成心灵创伤。还有一个美国男孩说要是我妈那么“虎”,真不知道该怎么活啦!这男生的学习成绩中等,但如果你知道他是个做过脑瘤摘除手术、一目几乎失明的孩子,就该明白他和家长所付出的努力。家长给与他的是全力关心支持理解但不娇惯,他没因病接受个别特殊教育,还是校橄榄球队员,中文学得也超乎我的预期。学生们问我,老师你怎么看虎妈的文章?我说那篇引发热议的文章只是蔡美儿新书《虎妈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中的一节,据说她曾这样严管女儿,但女儿进入青春期产生逆反,也引起当妈的反思,或许其他章节有不同理念,因此没读全书很难评说。至于为何选了表现最极端育儿方式的一段刊登,还冠了“为什么中国妈妈是一流的”这么哗众取宠的标题,我感觉大概是配合售书的创作方法,也不见得是蔡教授本人的意愿,或许是出版商书商媒体的市场营销行为。我已经建议学校图书馆买这书,到时候读了全书再评论。不过呢,肯定不能把所有华人家长与“虎妈”画等号。学生们议论的另一个话题,从“反美”、“白宫”等词句中就知是与朗朗演奏事件有关。我问大家最近的大事,他们都知道中国主席胡景涛访问了美国,至于白宫晚宴上的一幕,并非人人都了解。一个男生跑到电脑旁找出一篇相关文章读给大家听,这学生有阿拉伯裔血统,对政治挺关注,记得前年总统大选揭晓次日,他居然心情沮丧没来上学。这孩子的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中文学得也勉强,但没想到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课目,最近年中考试的一篇作文日记,他写得竟然相当不错。他可能对与政治相关的话题更感兴趣。很多学生不知道谁是朗朗,想看看他到底表演得怎么样。我从网上找到朗朗白宫钢琴演奏的视频,放给学生们看,请他们注意他弹奏的第二支曲子。看完视频,我问学生们,朗朗弹得怎么样?——很好。很有热情。挺带感情。第二支中国曲子好听不好听?——挺好听的。很美妙。那个华裔女孩说她学钢琴时也弹过这个曲子。学生们问起曲子的名字,以及为什么说它带“反美”色彩。我在白板上写出《我的祖国》,并解释了原作歌曲的背景——是一部著名韩战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歌。关于在上甘岭的那场中美军队对决战,查找一下就可知详情,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缺水少粮条件下坚守上甘岭四十余天,所以这歌开场就唱:“一条大河波浪宽……”以解艰苦鏖战的中国军人思念祖国之渴。那歌的曲调和歌词在中国红色经典中少有的优美抒情,因此非常流行。学生们听说过那歌词有点抗美,我写出关键的几句,还顺便教了几个新词“酒”、“豺狼”、“猎枪”等。这首歌在中国可是家喻户晓,谁都知道“豺狼”指的是美帝国主义。然而,朗朗说他不了解这歌曲的背景和含义。小阿拉伯直摇头:“不可能!”或许他倒觉得敢故意弹这曲子给奥巴马听才有种儿。另一男孩说:“这不是个好理由,不了解演奏曲目背景的音乐家不是好音乐家。”其他几个学过乐器的男女学生也说,连随便练习的曲子都该知道作者和背景,何况在白宫有两国首脑出席的隆重场合演奏,怎能不先做足功课呢?朗朗曾在回答美国记者问时解释,那《上甘岭》电影问世时他妈才两岁,意思是他哪儿能知道上辈子的事儿呢。学生们都笑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学历史啊。”美国学生们还不知道,朗朗能有如今成就,亏了有个比虎妈还狠的“狼爸”呢。狼爸在把儿子绑在琴凳上练琴时,不知是否像虎妈那样对孩子还有其他规定,比如说门门功课要的“优”?虎妈蔡教授本人知识渊博,写书涉及法律、历史、政治、教育等多元领域。狼爸妈呢,不会自己都没听说过上甘岭吧?有人说朗朗是喝“狼奶”长大的,我觉得不必那么政治上纲。其实他只是“狼爸”严教下长大的儿郎,虎狼般的家教难免偏颇,或许能培养出技法一流的钢琴家,但是不是真正的好音乐家、有种儿没种儿、具备不具备人文历史等全面知识、肯不肯下功夫钻研演奏的每个曲目的背景、是不是聪明到能找出合适的理由解释……就另说了。2011新年伊始,“虎妈”和“狼郎”,成为涉及美中的两个热门话题。学生们的议论兴致未尽,咱当老师的不做归纳总结或导向指引,完全的Open End,由年轻人发挥。讨论还会继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